中国各省抗疫自保 等待巨变前夜(图)

2020-01-30 12:17 作者:颜纯钩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2020年1月26日,山东省滕州市公路检查站的医务人员和警察。
2020年1月26日,山东省滕州市公路检查站的医务人员和警察。(图片来源:STR/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1月30日讯】武汉疫症继续发酵,河南、湖南封了与湖北交界的公路,陕西、江西也封了湖北出口的路;汕头先是宣布禁止外来车辆进入,后来大概受到上级的压力,又取消了封城的决定;就连北京天津,也中断了与外地的交通。与此同时,很多乡镇的百姓,自发堵路,不准外地车辆与人员进入。

各省对湖北疫症的最新决策,一个显著的特点都是为了自保。武汉封城,是禁止自己的人外出,那是保护别省的措施,其他省份对湖北的封禁,却是为求自保不惜与湖北分割。

最极端的是汕头,甚至准备对外来的车辆一概封禁,那是把所有不是汕头居民者,都视为可能的传染源。要是全国各大城市都照此办理,那全中国就成了地方割据的状态。

这种对湖北包围式的封锁,显示不单止武汉问题严重,整个湖北省都已经沦陷。否则,封了武汉已经足够,不必扩大封锁范围。封销范围扩大,对当地的生活和经济都会产生深远的破坏,除非事非得已,否则不会轻易采取这种极端的措施。

如果这是中央的统一部署,那证明问题已相当严重,如果不是,那更糟糕,那证明中央对地方已部份失控,政令不出中南海。

各地乡镇的百姓自发堵路,这种情况若普遍起来也相当严重。大面积的交通割裂,使行政区碎片化,一县之内,不同乡镇之间互不往来,外地人即是可疑病人,正常的社会生活就难以为继,彼此以邻为壑,都没有安全感,这样的日子如何过下去?

事件继续恶化,像汕头那样自己决定对外封城的一定会陆续出现。不管怎么说,地方政府都以保境安民为首要任务,地方防疫失控,地方官对上对下都无法交代,自己孭了重责不说,可能连自己的亲友都保不住。这种恶劣的情况下,中央说什么都不可能一言九鼎了,因为地方官会将中央的指令视为中央对地方问题的失察。中央焦头烂额顾不上地方,地方为求自保,等不及中央指令,自己作主救急,那是无可厚非的事。

古语有云: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意思是将军在外打仗,可以无视皇帝的意旨,因为山高皇帝远,皇上日理万机,怎么管得过来亿万人的事?地方官照皇上的圣旨办事,把事情办坏了,皇帝一样会追责;相反的,地方官不听皇帝的话,把事情办好了,皇帝也没有理由追责,可能还要给予奖赏。

全中国只有林郑最听话,甚至汕头市委市长,都敢于表达地方的意愿,只是在压力下才被迫取消。唯独林郑,比共产党员更坚定、更忠于习近平,拿香港人的性命换取习近平的好感,难怪本来对她口气颇不善的今上,如今也深庆得人了。

香港对内地实行封城,本是体现一国两制的区别,香港本来就与内地区隔,应该极力维护国际金融中心的安定与正常运作。香港变成疫区,工商业活动瘫痪,大陆政府寄予厚望的为国企集资,拯救奄奄一息的经济,这个大局就保不住。究竟林郑明不明白事情的轻重?把香港保护好,才是她对习近平最好的交代,听任香港沦为疫区,她就是在习近平伤口上撒盐。究竟她是共产党员,还是英国殖民者留下的奸细?

一只看不见的病毒,化作一只黑天鹅,眼看大陆社会仿佛有种不祥之兆,一个百年未遇的乱世,在遥远的地平线上若隐若现。香港人要打醒十二分精神,关注大陆的变化,赶紧自保。我们很大可能站在一个旧时代的终点前,同时也站在另一个新时代的起点。我们不幸承受了深重的苦难,但我们也有幸参与了历史的进程。再往后,或许五大诉求已经不是这场反送中运动的终极目标,甚至一国两制也不能满足我们,我们可以看得更远一些,期望更高一些。

至于林郑,我们总会有机会收拾她的。到了香港人可以自己作主的时候,即使她跑到天涯海角,我们都要将她追回来,用香港人另立的法律来审判她。

(文章授权转载自香港中文大学facebook颜纯钩作者专页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