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选战的“票房毒药”(图)

2020-01-18 09:43 作者:文渊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蔡英文和赖清德登记成为选举候选人(图片来源:陈可仁/看中国)

【看中国2020年1月18日讯】四年一度的台湾总统大选拉下了帷幕,国民党候选人韩国瑜以两百多万票的差距惨败告终,败得心服口服,只得认输,国民党的败选乃是其咎由自取,也是历史的必然。在台湾这样的民主社会,任何享有选举、被选举权的政党、公民,都有权参加竞选,自由竞争,支持率高、得民心者胜选当政,这就是民主社会的政治法则,也是其体制魅力的所在。这也与中共一党专政独裁,政权世袭罔替的大陆形成了鲜明对比。

一年前,国民党及其候选人韩国瑜牛气冲天,“韩流”席卷全岛,挟中期选战大胜和一举拿下民进党大本营高雄之余威,借蔡英文执政乏善可陈,经济下滑,民生凋敝,社会撕裂带来的机遇,碾压民进党和在任的蔡英文。按当时的势态,没有人会怀疑登上大宝的将是韩国瑜。不料“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转眼间就物是人非,乾坤反转,称其命也,运也似无不妥,其实更是天道难违。

胜败乃兵家常事,政党轮流,你方唱罢我登场,时而我上你下,时而你上我下的大选,在民主国家原是家常便饭,民众早也习以为常。胜者,勤政为民,兑现竞选时的承诺,以政绩取悦选民,报效国家,以图连任;败者,卧薪尝胆,重新梳妆打扮,广集民心,以图东山再起。在这次大选中,国民党何以会惨败如此,一手好牌何以会被打得稀巴烂,输得一塌糊涂,实值得其认真检讨、反省,也值得关注台湾前途的人士深刻剖析和思考。

在民主国家,输了大选,其原因不外乎:所举候选人不当,施政纲要脱离多数选民的意愿,竞选策略欠佳,竞选团队不力,宣传不到位等,国民党的败选自然也跑不出这些共性和特点。但台湾社会与欧美西方国家不同,甚至与紧邻东亚、罩在美国核保护伞下的日本、韩国也不同。这些国家的大选基本或主要取决于国内因素,甚少或几乎没有外力的威胁和干扰。

而众所周知,一个体量巨无霸的中共极权就横在海峡对岸,虎视眈眈、时刻要想用武力威胁来并吞台湾,将民主自由的台湾置于极权独裁的魔爪下。他们杀气腾腾地威胁“24小时、72小时攻陷台湾”,实施“斩首行动”、“留岛不留人”,让岛上弥漫着窒息的恐怖气氛,从而造成了台湾特殊的政治环境。因而台湾的大选不仅取决于岛内的因素,也与两岸对峙的政治大气候密切关联。从台湾开始走向政治民主化道路,1996的第一次总统大选起,每一次都受到中共无休止的骚扰、干涉、颠覆、武力恐吓,他们妄图以此来改变台湾民主选举的走向,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台湾民众。最著名的要数1996年选举间发生的台湾海峡飞弹危机和武力攻台的军事演习,中共进行了赤裸裸的武力威胁,企图阻止李登辉的连任。

近年来,因着西方国家的绥靖政策,经济和军事力量不断增强的中共,更是有恃无恐、变本加厉。他们一手拿着胡萝卜“颁布惠台措施”利诱,为台湾社会许下了如镜中花的锦绣前景,一手挥舞着大棒威胁,并收买无良政客,派遣间谍,大肆渗透台湾政治、经济、军事、文教领域,雇佣帮凶造谣生事,直接破坏、干涉大选。他们的卑劣行径激起了台湾民众的强烈反弹和抵制,他们的极限施压适得其反,公然把自己放到与台湾民众为敌的位置,使得台湾民众,特别是青年一代与大陆渐行渐远,上世纪八十年代好不容易在两岸间建立起的一点民族认同感逐渐耗尽,乃至几乎荡然无存。

“人权大于主权,普世价值并无国界。……有谁愿意从民主社会再倒退回到极权独裁社会?有谁愿意从民选社会倒退到封建世袭社会?有谁愿意从一个清明廉洁的社会倒退到无官不贪,贪腐渗透到社会每个细胞的社会。台湾民众当然会担心被统一后反右、大跃进、文革、六四那样的灾难随时降临到自己头上。没有一只自由飞翔的鸟愿意再飞进笼子里,即便是里边有吃有喝,何况里边的吃喝并不咋的。”(《武统台湾》,文渊,《华夏文摘》,2018年2月24日)。

因而台湾的大选胜败,不仅依赖候选人的执政能力和施政纲领,更看重、甚至取决于其对中共极权独裁者的态度。台湾的大选史已以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明,中共就是台湾选战最大的“票房毒药”和丧门星,谁沾着谁倒霉,中共又是猪头队长率队的“猪队友”,给谁助选谁必败。中共鼓吹的所谓“一国两制”就是欺骗、吞并台湾的陷阱,也是检验台湾各种政治力量的试金石。凡对“一国两制”暧昧、不敢旗帜鲜明地表态反对者,凡卖身投靠、与中共眉来眼去、勾勾搭搭、鼓吹统一者,凡暗中做“第五纵队”者,甚至只要沾上边者,无一不以失败告终。他们理所当然地被民众视为“卖台”,是对岸的帮凶,是台湾的汪精卫,而被日益孤立,必然走向衰亡。谁个劣,谁个不劣,台湾民众自有评判,这次大选的结果向世界表明,台湾民意已明确向中共的“一国两制”说不!

下了大本钱在这场大选中的中共,始终密切关注着这场博弈,对于民进党蔡英文的大胜,中共难于自掩暴怒和苦涩。先是不知所措地静默,随即便歇斯底里地大加中伤诋毁。从来都不知道什么是选举的御用流氓文人胡锡进首先发难,诬称“蔡英文赢了‘肮脏’选举”。紧接着,中共喉舌《人民日报》也酸溜溜地不惜发六千言的长文《台湾大势不会因一场选举而改变国民党短视之殇》,将蔡氏的全胜归咎于是因“凭借执政资源,穷尽一切手段追求胜选。政策性买票,利用党、政、军、特、宪等机器打击对手,收养网军抹黑栽赃等等”。当然,不会忘了他们的拿手好戏,怪罪于外来势力,“美国和西方的一些反华势力,公然介入选举。特别是美国,为了‘直接帮助台湾来强化应对能力’,推出一系列涉台法案,纵容民进党对抗大陆。”,他们总能找到替他们背锅的替罪羊。台湾大选虽是韩蔡争雄,但实际上也是民主的台湾和极权的中共的白刃角力,所以国际媒体一致认为这次大选是“蔡英文赢了,中共输了”,真是一语中的。

不可否认,在民主国家的选举中,对手互相抹黑、攻轩几乎是常态,这是由人性决定的,其实无关乎民主本身。对此马克吐温在他1870年发表的《竞选州长》中早就做了淋漓尽致、入木三分的刻画,这也是民主制度的短板和诟病。所以民主不是最好的制度,但却是最不坏的制度。

作为在位者,蔡英文“利用党、政、军、特、宪等机器打击对手,收养网军抹黑栽赃等等”也完全可能,但这绝不是蔡氏的独家秘笈,更不是其大胜的根本原因。韩国瑜和国民党在这方面应与其不分伯仲,彼此彼此而已。一年前,国民党和韩国瑜气势如牛时,蔡英文也是在位,也有这些能力,为何不能压制住“韩流”?从去年开始一直延续至今的香港民众“反送中”运动,才绝对是一个巨大、不可忽视的关键性政治转折因素。

正是香港民众的“反送中”运动这又一个试金石,使游离于韩蔡之间犹豫不定的台湾民众幡然醒悟,并读懂了国民党和韩国瑜。香港民众声势浩大、持久不断的“反送中”运动遭到了中共及其傀儡的残酷野蛮镇压,怵目惊心。血淋林的事实,让台湾民众再一次看清了中共的凶残、丑恶嘴脸,也见识了“一国两制”的真面目,若上了中共“一国两制”的贼船,香港的今天就是台湾的明天,台湾民众将会流更多的血,台湾社会所拥有的的民主、自由、法制、人权将会荡然无存。

面对香港民众的“反送中”抗争运动,全世界坚持民主自由的民众都予以密切的关注和热情的声援支持。而作为同宗、同种的国民党和韩国瑜,却漠视、冷血地置身事外。在香港数百万民众涌向街头抗争,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香港时,韩国瑜竟声称对香港的事件“不清楚、不知道”。国民党上层在回答外媒“国民党是否会清楚表态支持香港示威民众”的问题时,更是避开“Yes或No”,支支吾吾,模棱两可地说什么“密切关注,尊重香港民众对民主自由的追求”。

他们断然与香港民主运动生生切割,唯恐被连累而得罪了中共独裁者,充分暴露了他们畏惧中共独裁者,卑躬屈膝的丑恶嘴脸。这也让处于中间带摇摆不定,甚至原来支持他们的选民大所失望,毅然决然的和他们“再见”,有了新的选择。这与及时地抓住了这一不可多得的机遇,大张旗鼓、旗帜鲜明地支持香港民众正义斗争的民进党和蔡英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民意不可辱,于是两者的力量不可避免地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此消彼长,最终为蔡英文的胜选奠定了基础。形象地说民进党和蔡英文从香港“反送中”中“捡到枪”也未尝不可。

无可奈何花落去,国民党和韩国瑜输掉了台湾的大选,中共的如意算盘落空了,气急败坏的中共竟迁怒于祝贺蔡氏当选的外国政要。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耿爽霸道地称“台湾地区选举是中国的一个地方事务,向蔡英文祝贺的国家违反一个中国原则,中方对此表示强烈的不满和坚决的反对”,露出了一副流氓嘴脸。

中共并不甘心他们的失败,在攻击、污蔑这次大选的同时,还精心为国民党的败选号脉、诊断,呵护有加。大谈什么国民党“从执政党到议会民主党的转型之痛”和其中的经验教训。以中共一党独裁的角度和立场出发,罗列了“竞争与党内利益冲突”、“基层组织的瓦解”、“党产的萎缩与金钱政治的影响增大”、失去所有宣传机器后的“文宣功能的转变”、“干部培训选拔机制严重弱化”、“政党利益和国家利益的冲突和调和”等六个方面的问题。其拳拳“舐犊”之心不言而喻,渴望国民党能咸鱼翻身,东山再起的奢望也跃然于纸面。遗憾的是他们忘了这些在极权独裁社会畅通无阻的经验和教训,在台湾这个民主社会里“此路不通”,更重要的是竟然忘了他们正是国民党和韩国瑜惨败的源头。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历史留给国民党的时间和机会都不多了,为避免不齿于台湾民众,被历史无情地抛弃,作为百年老店的国民党,作为台湾最大的政党,应该从日前的惨败中悟出一些教训。只有洗心革面,幡然悔悟,挺直腰杆,毅然丢弃奴颜婢膝、恐共、亲共、媚共的策略,壮士断腕,彻底与中共切割,理直气壮地对中共说不,对“一国两制”说不,才有可能重整旗鼓,被台湾民众重新接纳、认可,将来有所作为。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