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放生 可能比杀生更残忍!(组图)

2019-11-19 08:12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放生 动物
如此“放生”不会积德 也许真的“放过”才会(网络图片 下同)

【看中国2019年11月19日讯】2016年4月,有十多人抬着几大箩筐鱼在北京河北交界的潮白河边祈福,甚至还有人给活鱼“爱”的亲吻,人鱼吻别,整个场面犹如童话故事一样唯美,但是很快就真的成了生离死别。

随着仪式结束,这些人将鱼全部泼进河水里,当时的河水连颜色都是黑的,散发出恶臭。那些被祈福的鱼儿,没有足够的福气熬过河水的折磨,很多鱼一下水就翻肚皮了。

放生瞬间成了杀生。


2012年9月2日,北京什刹海前海水面上出现了一片翻白的死鲇鱼。据了解这批鲇鱼是前天上午放生的。

这也并不是放生者们闹出的第一出闹剧。

很多人对放生拥有一种强烈的执着信念,而且还觉得放生的动物越凶猛,就越有灵性,放生行为也就越有功德。打开放生贴吧,你会看到一个全新的世界。

每天各种放生戏码轮番上演,放生的动物也是五花八门,从鱼籽到草鱼,从泥鳅到草龟,从毒蛇到食人鱼。世界万物,皆可放生。

为什么中国人这么喜欢放生?本届放生者们究竟有多野呢?

世上没有什么是不可以放生的

这年头放生物种可谓越来越野。

不久之前,河北井陉县南张井村村民在山坡上发现多条1米多长的蛇,荒山野岭,众蛇出没,这么多设可把村民吓坏了。当地林业部门接到报案之后迅速上山搜铺并且展开调查,最后抓回十多条身长1到2米的菜花蛇,估计是人为放生的。

2016年6月1日,四川成都,许多放生的蛇被村民打死。数百条放生蛇爬进小村,村民无奈每天打蛇。

更早一点,8月11日,北京昌平一男子在河沟旁钓鱼时发现一条2个月大的小鳄鱼。经鉴定为东南亚的暹罗鳄,该鳄鱼成年后可达2米,生性凶猛,疑似违法放生。可能放生党们没有想到这条鳄鱼还是个潜力股吧。

除了放生物种越来越野,放生形式也跟着推陈出新,以往固定地点放生,现在还有人打“放生游击战”。


2016年02月22日,山东省济南市,众多市民来到大明湖南岸,以每斤4.5元的价格购买鲤鱼和鲫鱼,集体将鱼儿放生到大明湖

今年,有两个小哥相信放生毒蛇可以带来福报,于是流窜至云南西双版纳和江西井冈山放生毒蛇。这两人的这趟放生之旅横跨多个省份,游走超过1500公里,真可谓无比虔诚。可惜最后没带来福报,反而带来了罚单。9月29日林区森林公安局依法对这俩违法当事人做出林业行政处罚,同时这俩人还得面临民事诉讼。

除了放生各种刷新人们认知上限的生猛动物以外,放生界的创意和脑洞从未停止。当放生猛兽已经不足以让放生组织者在竞争激烈放生江湖当中立足,部分放生者就另辟蹊径。

最有创意的恐怕就是下面这家,他们放生的不是猛兽,而是矿泉水。请注意,可不是什么水都可以得到放生的待遇,被放生的水可是已经“修道成仙”的。被放生之水,要经过焚香,礼佛,还有念词,再诵大悲咒21遍,最后再礼佛三叩首才算完,经过这么些工序,这水就不少普通的水了,而是大悲咒水了。组织者鼓吹一碗水有四万八千虫,仔细想想,放生一次就几十上百上千,放生一次抵得上百次。真是高效率放生。


2017年4月29日清晨,四川南充,在嘉陵江南充段,来了一群放生者,他们用车拉来七八袋鱼在江边放生,还跟鱼说话

放生者自有一套“神化”理论,他们把自己放生的动物都在心底里供奉为“仙”。每当自己放生的动物,例如乌龟或者鳖下水之后转身游回来,放生者们便会立刻掏出手机拍照发微博和朋友圈。

“看!小乌龟小王八会感恩会报恩啊!”事实上真的是龟仙回来报恩吗?想多了吧。人家龟“仙人”游回来纯粹只是想活着。龟鳖类动物分陆栖类,半水栖龟鳖类和水栖龟鳖类等。只有水栖类龟鳖可以生活在深水当中,但是水栖类龟鳖就喜欢温暖,喜欢游回来晒晒太阳,没惦记着放生者。


2016年11月13日,福建某地放生池,池中游走乌龟的背上写着放生者的名字

其余大多数种类的龟鳖要么只能生活在水位不能超过自身背甲高度的浅水中,要么生活在陆地。2013年有人在常州青山公园放生,最终600只甲鱼全部暴毙。真是逃过菜市场,也逃不过放生的修罗场,那些“甲鱼仙们”心里应该有很多句话要讲吧。

放生便宜了谁

龟“仙”和鱼“仙”一放生就直接归西的闹剧,始终无法阻止非法放生者们自嗨。跟着嗨的还有被放生者们养肥的人,例如各种为放生活动供货的养殖户们。

2018年1月,一些海口的放生组织在微信群上组织放生活动,放生的动物种类众多,其中不乏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玳瑁和各种海龟。

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组织放生活动,从2007年8年开始,他们的放生生意从没断过。各种放生动物明码标价,放生一只中海龟单价可达3500元,每日因放生所获金额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价格虽贵,但是掏钱的人还真不少。一些放生组织的QQ群里,只是为了“救助大蛇”,每人都掏了几百块,甚至掏几千。这些人看来真是已经有钱任性,连动物的影子都没看到,就凭着群里几张照片就慷慨地掏出十万八万。

另外,很多做放生生意的组织也充分考虑到部分放生者想积累功德,但是又懒得去或者没有时间去放生的需求,分分钟上线“代放生”需求。

放生者没空?没事!只要出钱,不需要亲自到场也会有人代替放生,还录视频为证,让放生者宅在家就可以看着自己亲手买下的动物放生。但是顾客花了钱,那些动物就真的被放归自然了吗?


2016年03月09日,济南,在放生点的下游100米处,村民身穿连体防水服,带着渔具站在齐腰深的黄河水中,散网捕捞刚刚放生的鱼儿

不一定,根据一些媒体的报道,放生动物并没有回归大自然,而是被循环利用。很多放生活动结束之后,都有人把放生的动物再抓回来,等着下次放生卖个好价钱。说好的让鱼“仙”回归天地,怎么偷偷又把鱼仙“请”回来了?

放生才是杀生

放生者总以为自己拯救了生命,积累了功德,却想不到放生可能杀死更多生命。放生带来的第一个问题,是外来物种入侵,很多动物在家里养养可以,放到野外就是其他生物的灾难,最典型的案例就是柳州食人鲳事件。


2015年3月28日,在山东省无棣古城举办的津冀鲁三地联合大型放生现场

2012年,柳州市民张先生在给狗洗澡时,突遭三条凶猛鱼类攻击,以至于手部被咬下一块肉。经鉴定,该凶猛鱼类为食人鱼种类当中的桑氏锯脂鲤,具有很强攻击性。原产自南美洲的食人鱼之所以能够出现在地球另外一侧的柳州,当然也是拜放生者所赐。许多放生者不顾对自然环境的影响,就直接将生物放归自然。

放生的动物哪怕死了也会对生态环境产生影响。特别是对水质的影响就是比较直观的。2016年,研究者针对存在放生现象的北运河水系进行调研,发现放生现象与水质恶化之间存在显著影响。

 


2006年11月13日,南京乌龙潭公园里饲养的乌龟。由于放生进池的乌龟太多,池塘的水质堪忧。

这主要是因为放生的鱼类通常到了新的水域很难存活,这些鱼翻肚皮之后,还成为污染水体的污染源,造成水面死鱼丛生。

另外,放生者们似乎不清楚,这种盲目放生可能涉嫌违法。根据《野生动物保护法》等有关法律规定,放生必须办理相关手续,取得合法资格,否则,都是非法放生。上文当中提到的云南澜沧江边“放生”蛇事件,当事人被立案调查。

这么看来,放生矿泉水还真是最功德无量的放生,至少它人畜无害啊。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