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有报 天子雷霆真理现 邪帮恶党吓掉魂 

2019-10-30 10:08 作者:程实整理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湖北麻城县人涂如松,娶妻杨氏,夫妻不和睦,杨氏回娘家,迟迟不归,涂如松不满,而未发作。不久涂母病,杨氏又要回娘家,涂如松殴打她,她逃跑了,不知所往。两家诉讼于官。杨氏弟杨五荣,怀疑涂如松杀了他姐,到九口塘去查访。有个人叫赵当儿,信口答道:“好像听说你姐被杀。”这不过和杨五荣开玩笑,可杨五荣当了真,拉赵当儿为证,到县里,控告涂如松和好友陈文等,共同杀妻。

知县汤应求,审讯后,觉得无根据。赵当儿的父亲说,他儿子是胡说八道。汤知县查访出挑唆杨五荣的,是秀才杨同范,此人凶狠如虎。汤上报申请革去杨同范秀才,缉拿杨氏。杨氏早先当过王祖儿养媳,曾与其侄冯大,通奸。涂如松殴打杨氏,杨藏匿冯大家月余,冯大母怕惹祸,欲报官。冯大告诉五荣,五荣告诉同范,同范秀才看上了杨氏,说:“我是秀才,藏了她,谁敢来搜查!”于是藏杨氏于同范家的夹壁中。并且继续告涂如松的状。

过了一年,河滩上,狗扒出一个乡民的僮仆的尸首,同范和五荣计谋,伪称是杨氏尸首。于是贿赂仵作李荣,叫他验尸时,报是女尸。李荣拒绝。汤知县去验尸,尸已腐烂不可辨,收殓了。同范、五荣率领几十人,哄闹于验尸的场所。于是总督迈柱,派高仁杰,重新验尸,高仁杰是候补官,企图顶汤的实缺,就想害汤,而他所用的仵作薛某,又受同范贿赂,竟报这是女尸、并肋骨有重伤。于是五荣等人,就以此诬告:涂如松杀妻,汤知县受贿,刑书李献宗,舞文弄墨,仵作李荣妄报。

于是,总督妄信,弹劾应求,委派高仁杰审讯。高仁杰严刑逼供,李荣死于杖下,如松等人,皆被屈打成招,在涂如松乱供之下,麻城无主之墓,发掘者以百数,但始终无法得一女尸验证。不久,山洪暴发,冲没原尸,无法再验。于是,总督以涂如松杀妻,官吏受贿,而定案,奏明朝廷后,拟对犯人施斩、绞刑。麻城人皆知其冤,但不得杨氏,无法揭露真相。

有一天,同范妻,突然早产,其婢女,请邻家一老妪助产,因难产,需多人掐腰,才能产下。产妇在这危急之时,叫唤:夹壁中杨氏来救!杨氏出,被邻家老妪见了,只得跪在地下,乞求老妪勿泄密,同范拿出十两黄金,给老妪。老妪令其子,以十两黄金为证,向县上告发。

县令陈鼎,向巡抚吴应荣报告。巡抚吴应荣向总督迈柱报告,迈柱无可奈何,叫捕杨氏。陈鼎怕坏人把杨氏转匿他处,或杀人灭口,乃以访查同范家,蓄娼之名,直入其家,拿得杨氏。公堂之上,夫妻相见,抱头痛哭。但迈柱还想护自己之短,杨同范揣知其意,于是诱杨氏称自己就是娼妓,杨同范认窝娼罪。

天子得知此案复杂,另派户部尚书,去湖广,再次会同审讯,彻底弄清了真相。把那些做伪诈骗、欺唬闹事的一干邪恶之徒,统通绳之以法。吏民欢呼,大悦!

正是:

是非面前需严正,

不可营私存侥幸。

山高休想挡日月,

云暗岂可遮鹞鹰?

岭曲水浑疑无路,

柳舞花飞迎明君。

天子雷霆真理现,

邪帮恶党吓掉魂!

(事据清代袁枚《小仓山房文集》)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