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惡有報 天子雷霆真理現 邪幫惡黨嚇掉魂 

2019-10-30 10:08 作者:程實整理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湖北麻城縣人塗如松,娶妻楊氏,夫妻不和睦,楊氏回娘家,遲遲不歸,塗如松不滿,而未發作。不久塗母病,楊氏又要回娘家,塗如松毆打她,她逃跑了,不知所往。兩家訴訟於官。楊氏弟楊五榮,懷疑塗如松殺了他姐,到九口塘去查訪。有個人叫趙當兒,信口答道:「好像聽說你姐被殺。」這不過和楊五榮開玩笑,可楊五榮當了真,拉趙當兒為證,到縣裡,控告塗如松和好友陳文等,共同殺妻。

知縣湯應求,審訊後,覺得無根據。趙當兒的父親說,他兒子是胡說八道。湯知縣查訪出挑唆楊五榮的,是秀才楊同範,此人凶狠如虎。湯上報申請革去楊同範秀才,緝拿楊氏。楊氏早先當過王祖兒養媳,曾與其侄馮大,通姦。塗如松毆打楊氏,楊藏匿馮大家月餘,馮大母怕惹禍,欲報官。馮大告訴五榮,五榮告訴同範,同範秀才看上了楊氏,說:「我是秀才,藏了她,誰敢來搜查!」於是藏楊氏於同范家的夾壁中。並且繼續告塗如松的狀。

過了一年,河灘上,狗扒出一個鄉民的僮僕的屍首,同範和五榮計謀,偽稱是楊氏屍首。於是賄賂仵作李榮,叫他驗屍時,報是女屍。李榮拒絕。湯知縣去驗屍,屍已腐爛不可辨,收殮了。同範、五榮率領幾十人,哄鬧於驗屍的場所。於是總督邁柱,派高仁傑,重新驗屍,高仁傑是候補官,企圖頂湯的實缺,就想害湯,而他所用的仵作薛某,又受同範賄賂,竟報這是女屍、並肋骨有重傷。於是五榮等人,就以此誣告:塗如松殺妻,湯知縣受賄,刑書李獻宗,舞文弄墨,仵作李榮妄報。

於是,總督妄信,彈劾應求,委派高仁傑審訊。高仁傑嚴刑逼供,李榮死於杖下,如松等人,皆被屈打成招,在塗如松亂供之下,麻城無主之墓,發掘者以百數,但始終無法得一女屍驗證。不久,山洪暴發,沖沒原屍,無法再驗。於是,總督以塗如松殺妻,官吏受賄,而定案,奏明朝廷後,擬對犯人施斬、絞刑。麻城人皆知其冤,但不得楊氏,無法揭露真相。

有一天,同範妻,突然早產,其婢女,請鄰家一老嫗助產,因難產,需多人掐腰,才能產下。產婦在這危急之時,叫喚:夾壁中楊氏來救!楊氏出,被鄰家老嫗見了,只得跪在地下,乞求老嫗勿泄密,同範拿出十兩黃金,給老嫗。老嫗令其子,以十兩黃金為證,向縣上告發。

縣令陳鼎,向巡撫吳應榮報告。巡撫吳應榮向總督邁柱報告,邁柱無可奈何,叫捕楊氏。陳鼎怕壞人把楊氏轉匿他處,或殺人滅口,乃以訪查同范家,蓄娼之名,直入其家,拿得楊氏。公堂之上,夫妻相見,抱頭痛哭。但邁柱還想護自己之短,楊同範揣知其意,於是誘楊氏稱自己就是娼妓,楊同範認窩娼罪。

天子得知此案複雜,另派戶部尚書,去湖廣,再次會同審訊,徹底弄清了真相。把那些做偽詐騙、欺唬鬧事的一干邪惡之徒,統通繩之以法。吏民歡呼,大悅!

正是:

是非面前需嚴正,

不可營私存僥倖。

山高休想擋日月,

雲暗豈可遮鷂鷹?

嶺曲水渾疑無路,

柳舞花飛迎明君。

天子雷霆真理現,

邪幫惡黨嚇掉魂!

(事據清代袁枚《小倉山房文集》)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