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恩义 张狂气盛 自作孽 死有余辜(图)

2019-10-26 03:21 作者:程实整理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明代万历年间,徽州祁县,有一老秀才,名叫黄舆,为人慈善,品性端方,言行不苟,是个淳厚长者。另有童生汪费,想参加府考,但童生考试,要廪生做担保,才许入场。汪费甚贫,人们见他给的银子少,无人肯保。

黄舆怜他穷困,分文未要,甘心为他具结,只是汪费才学不够,发榜时,却无姓名,未考取。此后,汪费与黄舆,时常往来。黄舆给他指点文章作法,且常资助他些柴钱米资。年余后科考、黄、汪二人,到了南京,汪费中了举人,黄舆无名。当时徽州财主,见汪费中举,无不奉承,汪费高贵了,就不把黄舆放在眼中,反而人前人后,贬抑黄舆,并且说黄舆五十余岁才出学门,领了文书进京北监考试,考不中,即可选一小小官员。到了京城,依然不中。至吏部,一个贡生候选,哪里轮得着他!一天,黄舆闲行到城南寺中,见一白头老人,独坐那里,与他攀谈,甚是投机。老者问明黄舆的境况,次日文选司周老爷,差人来请。原来那老者,是吏部尚书,他嘱选司:尽快为黄舆选官:周老爷见黄舆文字火候已到,劝他由正途,中进士入官。

再说:汪费在家乡,倚着举人声势,无所不为。等到下次科考,便带几个家人,兴致勃勃地进京会试。一路上用强使势,呼五喝六,行为张狂。一日到山东地方,汪费一群人,拥到一座庄里投宿,却在主人面前,大摆举人威风,哪料庄主,却是考科给事中(官职名),守制在家。他服满进京,分房监考,将汪费黜落。汪费气得目瞪口呆,只好到处钻营,谋得了江西德安知县。汪费在德安为官三年,声名狼籍。带许多银子,进京打点。到雄县撞见黄舆。黄舆此时,已中进士,圣旨点为九江分司,汪费深悔以前待他太薄(实乃恩将仇报),立即贿他金银。黄舆坚辞不受。

汪费到了京师,有银子上前开路,汪费果然畅行无阻。吏部许他道:“只消新按院有个荐本,便好替你维持。”汪费与家人,连夜出京,去安排行贿活动。。到了南京,雇船上江西。船家因价钱少,不肯去,汪费的衙役人等,乘势将船家痛打。旁边一个人,头戴一顶高方巾,身穿一领布直裰,过来说:“你们也不要打船家,船家也不要哭,我也要往江西,你在后稍,顺便带我去,我帮贴你一两眼子。”船家答应了。汪费在舱中无聊,又得知搭船人是相面先生,就叫他来相面。相面先生说:“你(汪费)目下,气色滞晦,早晚有人参论,或许还有牢狱之灾。”汪费大怒,道:“你这就胡说了!新按院又未入境;就是到那时,我拚着几个银子送他,他难道是不要的?除他,再有谁人敢来参劾我?”汪费喝令船家,立刻拢岸。让众人把相面先生,推下船去。到了县里,汪费依然横行胡为。过不数日,新按院入境。汪费忙会同各县去接,随众走到阶前一看,心头不觉一凉,按院竟是他推下船的相面先生!新按院早访知汪费贪酷残暴,于是,立刻拿下汪费。百姓闻汪费被拿下,迅即有上千状子,来告他。经刑部审明,汪费有错付确据的赃银,就有五万余两。黄舆听说汪费在狱中,日日受敲打,亲去按院,代他求情;因此,汪费被释放回家。但此人一生,寡恩义,张狂气盛;自作孽,死有余辜!终因无颜见人,大病痛死而去。

黄舆不计较汪费对自己的不妥言行。他官清似水,商、民颂德,转升为湖广按察副使。

(事据明末风月主人着《人中画》)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