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锐绍:港府处理清真寺案丑陋百出 处理陈同佳案更笨(视频)

2019-10-28 16:05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关于港府处理水炮车射中清真寺案与陈同佳案,香港时事评论员刘锐绍发表他的看法。
关于港府处理水炮车射中清真寺案与陈同佳案,香港时事评论员刘锐绍发表他的看法。(图片来源 : youtube视频截图)

【看中国2019年10月28日讯】关于港府处理水炮车射中清真寺案与陈同佳案,香港时事评论员刘锐绍发表他的看法,如下:

今天呢,单刀直入同大家讲两个问题,第一个呢就是水炮车,那些蓝色水灾射向尖沙咀清真寺,跟着引发出来连串,大家你看一下港府的处理里边说明什么问题。

另一个是陈同佳,陈同佳星期三就恢复自由了,未来那个发展呢很牵动港台,香港同台湾已至两岸关系。因为大家都知道港台关系不是特区政府自己能处理的,一定是北京怎么样用那个角色。

刘锐绍:港府处理水炮车射中清真寺丑陋百出

这样好了,先讲第一个清真寺的问题。大家可以看到那天那个情况,无论是路面上面的视频还是高空所影到视频,真是无需要喷那个蓝色的水灾的。

第一次你说是有人呢要赶呢人走啦那样,当是你按那个指引来讲,在行人路那里不算一个非法集会,那你说这样都赶呢,首先你要看看警察是没有按照指引来做事的

但是第二样就是第二次再喷水的时候,喷那个蓝色水灾的水灾,根本就没人的,那时直接射入落里,如果警察说为了保护清真寺,以喷射蓝色水灾呢讲不过去。

如果你讲一时错手,那换句话讲是不是你在失控情况之下,以至心理状态失行的情况之下去做呢?

我觉得这东西大家要问了警方高层呢,你都要去处理了。好了,这里带出来一个问题就是,后来呢警方高层当晚就去带着一些人去做清洁的,不过几分钟就走人呢。

都到第二日林郑月娥和警务处长一哥陆伟聪亲自去清真寺亲自道谢的喔,啊那大家都话了,为什么这么需做矜贵呢?是不是有的什么特别原因是令到他们不去做不行,以至带出其它的后果呢?

那这样东西无论港府尊重这个宗教自由,无论他解释的这个需要道谢的,我们理应下次无论怎么样解释都掩盖不了背后的各种可能性。

那大家可以看到林郑她不至于负荆请罪,但是那种放下身段以她高傲的性格来讲,还是很少做到这样的。

好了来探讨一下什么原因,那我觉得第一个很可能香港的伊斯兰群体或者是穆斯林等等,他们会不会在港府如果你不道歉之下,他们对港府的有信会改变呢?

你警方喷做人家的宗教圣地也不道歉的话呢,会不会本地的穆斯林态度会转移呢? 那大家总记得其中一些其它宗教的团体或者地方,天主教基督教一些教堂是曾经让示威者进去休息的。

假如穆斯林的朋友清真寺也好,看到你港府宁枉不灵还是那么高傲,他们会不会掉转头也都会让示威者抗争者进去休息呢?

另外还一样东西更加重要的,假如港府在这方面亦然是很高傲的处事法,跟着会不会有人去就这件事,出于他宗教的热忱,出于他那个对崇拜者,他们那个真主的奉献,更话有没有的人士去炒作认为这个是侮辱宗教的一个行动?

无论你的原意是什么,有人炒作的时候,境外会不会有一点伊斯兰的群体因为这件事感到被冒犯?

大家记不记得曾经有一个丹麦的画家,他画过一幅漫画,这幅漫画是被伊斯兰的世界认为他是冒犯的,结果后来是轩然大波,是全球追杀令是不是?

这类的事件我都不觉得,这样就辐射了伊斯兰的组织是暴力的,一定要具体的事件。

好了,现在如果这件事港府不妥善处理的话,大家记住在中国境内官方很担心疆独,在新疆里面的暴力事件,新疆官方他是显著三大势力 : 第一个就是极端宗教的势力,第二个就是分裂主义的势力,第三个就是暴力恐怖主义的势力。

但官方采取的方法是什么,官方不但是以暴抑暴,总还用高压压制他们信仰宗教言论的自由,这些才是掉回转头激起伊斯兰的世界,尤其是新疆那个地方里边的整体反应以及反击

如果同样在中国的范围里边,这样的事件你说会不会慢慢流传到内地去到新疆,也跟著有人炒作的时候香港政府你那个处理不善,无端端的将境外可能恐怖活动真的带来香港的喔,这一些呢我不知都港府有没有收到什么情报

但是一联想到这个问题,你自己不好好处理的时候,自己就要做蠢了。所以林郑啊有去呀这也都算按照人家的一些宗教形式,虽然没做到足,那么这个只能说她对宗教仪式不是很熟,也都反应出她身边的智囊教的又不教的,这些也就反应出他们的政治低能了。

好了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又引申出其它问题,如果觉得做错了你去道歉,但是你有没发现官方对其它宗教团体去保护示威者,那些官方建制又怎样说啊? 他说是庇护示威者,如果是这样,大家有没发现在同样的尖沙咀、同样的弥敦道,有其它的宗教教堂是被蓝色水灾喷雾的喔。

官方有没有去道歉呢没有,那么你不是双重标准,再放宽一点来看,警方在整个行动从六月到现在,你误伤到多少人?你误报作或者是黑衣滥捕多少人?

到最后很简单转过弯那个黄大仙,后来你都证实做那个人下来街,无端端的街坊都被打,他都站出来了,后来都慢慢组织作一些个妇孺,是无辜的妇孺,警方、林郑有没向他们做过半句的道歉呢?没有嘛,那你是多重标准喔。

大家会看到你说是政府林郑政治技巧了,我不会用技巧这个字去形容,因为他们毫无技巧而言,只会将有些东西搞的越来越糟糕。

刘锐绍:港府处理陈同佳案更笨

跟着我讲的就是陈同佳案了,大家可以看到陈同佳的事,是去年的发生的嘛。但港府的态度怎么样呢?初初的时候是吊高来卖,根本是爱理不理,到林郑后来利用陈同佳案搞出这个逃犯移交条例,就是这个送中条例。

跟着搞的越来越大头,到陈同佳是要获释了,到了这个时候港府突然话他是自由人了。如果他愿意的话呢,可以回台湾自首或者类同那些东西了。你看港府做法其实是前后不一的,之前觉得可以利用这东西让台湾出丑,当时台湾已透过不同的管道要求港府理应该在香港利用单独管道和台湾有个司法的互作。

港府为了不想透过这些行动间接认同作台湾是一个政治实体,所以港府爱理不理了。那么港府后来解释曾经透过香港与台湾的协进会促进会呀两岸的海基会海协会,大家透过一些管道交往。

后来大家再去问,这些是公文上的交往吗?是没有授权的喔。即使说港府连平时建立起来的民间管道,在这关键时都不用。之后被人感觉你帮手又不帮手,跟着人家再追的时候回应什么都没有,连一个屁都没放。

那这样拖到现在,突然间把陈同佳给台湾喔,人家怎么会相信你的“诚意”呢? 这个诚意一定要用引号的啊。

好了到了这个情况时候,大家也都会想那个处理了,现在台湾觉得本来是可以透过司法互作,过去也曾经都试过,在台湾发生过很大的车祸,香港的官员怎么样,入境处官员是直接去到台湾那里,帮助事主回香港的。当时台湾也都是用了一个弹性的处理,那你港府其实也都是间接性的承认作台湾是一个政治实体的嘛。

好了再看一下,现在你去台湾呢都要有入台证的,那个入台证里边都有中华民国的字眼啦,国内入台湾的人士同样是在证件上面印着中华民国国旗中华民国的字眼,那你行动上边呢已经是接受了,现在又要搞小动作了是不是?

我只能够讲用小动作来形容了那这样的情况之下,大家可以看到,台湾当年是有坚持的啦。坚持呢就是说不给港府借势压倒,但是港府贪得无厌,他原本借陈同佳的这单案来通过那个逃犯条例。

但是现在开始港府想,我如果这个时候将陈同佳送回台湾,这样眼前因陈同佳案整出来的头疼事,就是整个社会的抗争运动是不是降温了?

如果就这样降温呢港府形象就好了,我依法办事的,那么掩盖着他的政治低能,那跟着建制在区议会的选举或者明年的立法会选举会不会有一些小小的利益呢?这个是第一个盘算

但是港府的那个政治意图是非常明显外露,反而衬出政治呢任何人都有他的政治目的的,台湾这次也都希望透过这件事确立台湾的政治实体既定事实,他都有盘算的。但是关键呢,你不要外露嘛。你越外露呢人家看到,噢,原来你是不讲法律的,是一个政治图谋来的,那人家对你就更加讨厌了。所以特区政府我说他政治低就是这意思啦。

好了第二个,如果特区政府来强硬的或者游说陈同佳,或者陈同佳自愿返回台湾去自首也好投案也好,这样的话特区政府盘算就得逞了。就是将这样一个的那个的案例变成事实了,就是说即使没有任何的引渡协议和逃犯条例,已经在某法律基础之下将陈同佳送到台湾了。

这个案例建立之后不是等于以后即使逃犯条例没有通过,都可以将香港或者经香港的外国人是有在政治需要之下送回大陆啊?是不是这一点呢更加你说是明显的借晒,但是藉的非常之暴露,所以这一点呢台湾不想给你过第二洞了。

好了那第三洞是怎么样,特区政府你这样继续,假如成功的话,你是不是特区政府所做的东西到了最后依然将台湾贬低,依然将台湾视为一个非正式的政治团体。

你这样的时候从台湾角度,它会不会甘心情愿给你过三洞呢,你过三洞的时候你自己得益,同时你也踩人。

我经常讲政治是要讲高明的政治技巧,在关键的时候做出不失立场的互利妥协,不是样样你都赢完,不是样样你都算到尽。大陆对台湾呢,他都知道不可以强硬来。

而台湾的老百姓越来越不相信一国两制,台湾在2013年我去采访的时候,我都听到有些人就是香港人过去的,今日香港明日台湾。台湾要警惕,当时台湾人都没感觉的,因为他们觉得香港就是香港,台湾就是台湾。

再到2016年我再去采访时发现周子瑜事件,就是台湾的歌手,在韩国不是台湾呢为了宣传呢,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一个业务宣传,拿着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就让大陆的人骂她搞台独,那这个事件就令到台湾人感觉到,原来2013年对今日香港明日台湾没有感觉,原来是自己骗自己。

台湾人的反应是什么,警惕今日香港,避免明日台湾。后来蔡英文用回这句说话,她就说今日台湾明日香港,就是说今日的台湾慢慢走上一人一票,直选总统,那第二日香港会不会呢?她想用回台湾一种价值观民主自由,讲出台湾的价值,回到原来的这样的位。

我就说港府你是不是总恶死去一边呢,你不要想着样样东西都是自己厉害,玩完样样东西第一,你越这样的时候,你的这个政治图谋越令到你自己变成丑八怪。

再去看一下现在有的人就说了,陈同佳放的出来,台湾不给签证,他都可以买机票上飞机去台湾。如果港府让他们就这样去,那换句话说是港府自己本身打破来这个规矩,因为你在香港没有入台证,你根本上不到。

机航空公司也都没权,他们也都有责任不给你上机的嘛。如果港府说算了将这个人跑出去算了,那你自己进一步出丑的。

好了有个方案就是,可不可以劝陈同佳飞作第三地,之后由第三地和同台湾有落地签证的,然后再飞去?那这次祸就不是你港府你背什么了,我只是想讲一句,不论用什么花招,只会告诉人家你完全是政治考虑,是高于这一切法律。

那当然了我头先讲到台湾,也是透过这样的事例,巩固他做为一个政治实体,既然台湾都有他一半的专家,但是台湾他自己可以引用前例,引用前例就是两地同台湾也都试过用司法互作来处理一些问题。

SARS期间就是了,这个香港的卫生人员都去过台湾的嘛,那么这些做法,我尝试从港府的做法得出一个怪论,其实都不怪的,就是说这个世界是被笨拙的政客搞乱搞坏的,我强调啊是笨拙的政客,高明的政客不这样的。

所以未来怎么样发展我不知,但是我觉得现在港府不要左顾右言他,你既然在清真寺被污染这个问题上,懂得去道歉,谢谢你。在处理陈同佳这件事里面你本身就要务实了。

我们始终都是与人为善,那个建议呢还是可以慢慢讨论的,但是关键建议出作来。有权力有权势的人听不听这个才是关键所在,好这次就和大家谈到这里,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同大家分享,再见。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