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銳紹:港府處理清真寺案醜陋百出 處理陳同佳案更笨(視頻)

2019-10-28 16:05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關於港府處理水炮車射中清真寺案與陳同佳案,香港時事評論員劉銳紹發表他的看法。
關於港府處理水炮車射中清真寺案與陳同佳案,香港時事評論員劉銳紹發表他的看法。(圖片來源 : youtube視頻截圖)

【看中國2019年10月28日訊】關於港府處理水炮車射中清真寺案與陳同佳案,香港時事評論員劉銳紹發表他的看法,如下:

今天呢,單刀直入同大家講兩個問題,第一個呢就是水炮車,那些藍色水災射向尖沙咀清真寺,跟著引發出來連串,大家你看一下港府的處理裡邊說明什麼問題。

另一個是陳同佳,陳同佳星期三就恢復自由了,未來那個發展呢很牽動港臺,香港同臺灣已至兩岸關係。因為大家都知道港臺關係不是特區政府自己能處理的,一定是北京怎麼樣用那個角色。

劉銳紹:港府處理水炮車射中清真寺醜陋百出

這樣好了,先講第一個清真寺的問題。大家可以看到那天那個情況,無論是路面上面的視頻還是高空所影到視頻,真是無需要噴那個藍色的水災的。

第一次你說是有人呢要趕呢人走啦那樣,當是你按那個指引來講,在行人路那裡不算一個非法集會,那你說這樣都趕呢,首先你要看看警察是沒有按照指引來做事的

但是第二樣就是第二次再噴水的時候,噴那個藍色水災的水災,根本就沒人的,那時直接射入落裡,如果警察說為了保護清真寺,以噴射藍色水災呢講不過去。

如果你講一時錯手,那換句話講是不是你在失控情況之下,以至心理狀態失行的情況之下去做呢?

我覺得這東西大家要問了警方高層呢,你都要去處理了。好了,這裡帶出來一個問題就是,後來呢警方高層當晚就去帶著一些人去做清潔的,不過幾分鐘就走人呢。

都到第二日林鄭月娥和警務處長一哥陸偉聰親自去清真寺親自道謝的喔,啊那大家都話了,為什麽這麼需做矜貴呢?是不是有的什麼特別原因是令到他們不去做不行,以至帶出其它的後果呢?

那這樣東西無論港府尊重這個宗教自由,無論他解釋的這個需要道謝的,我們理應下次無論怎麼樣解釋都掩蓋不了背後的各種可能性。

那大家可以看到林鄭她不至於負荊請罪,但是那種放下身段以她高傲的性格來講,還是很少做到這樣的。

好了來探討一下什麼原因,那我覺得第一個很可能香港的伊斯蘭群體或者是穆斯林等等,他們會不會在港府如果你不道歉之下,他們對港府的有信會改變呢?

你警方噴做人家的宗教聖地也不道歉的話呢,會不會本地的穆斯林態度會轉移呢? 那大家總記得其中一些其它宗教的團體或者地方,天主教基督教一些教堂是曾經讓示威者進去休息的。

假如穆斯林的朋友清真寺也好,看到你港府寧枉不靈還是那麼高傲,他們會不會掉轉頭也都會讓示威者抗爭者進去休息呢?

另外還一樣東西更加重要的,假如港府在這方面亦然是很高傲的處事法,跟著會不會有人去就這件事,出於他宗教的熱忱,出於他那個對崇拜者,他們那個真主的奉獻,更話有沒有的人士去炒作認為這個是侮辱宗教的一個行動?

無論你的原意是什麼,有人炒作的時候,境外會不會有一點伊斯蘭的群體因為這件事感到被冒犯?

大家記不記得曾經有一個丹麥的畫家,他畫過一幅漫畫,這幅漫畫是被伊斯蘭的世界認為他是冒犯的,結果後來是軒然大波,是全球追殺令是不是?

這類的事件我都不覺得,這樣就輻射了伊斯蘭的組織是暴力的,一定要具體的事件。

好了,現在如果這件事港府不妥善處理的話,大家記住在中國境內官方很擔心疆獨,在新疆裡面的暴力事件,新疆官方他是顯著三大勢力 : 第一個就是極端宗教的勢力,第二個就是分裂主義的勢力,第三個就是暴力恐怖主義的勢力。

但官方採取的方法是什麼,官方不但是以暴抑暴,總還用高壓壓制他們信仰宗教言論的自由,這些才是掉回轉頭激起伊斯蘭的世界,尤其是新疆那個地方裡邊的整體反應以及反擊

如果同樣在中國的範圍裡邊,這樣的事件你說會不會慢慢流傳到內地去到新疆,也跟著有人炒作的時候香港政府你那個處理不善,無端端的將境外可能恐怖活動真的帶來香港的喔,這一些呢我不知都港府有沒有收到什麼情報

但是一聯想到這個問題,你自己不好好處理的時候,自己就要做蠢了。所以林鄭啊有去呀這也都算按照人家的一些宗教形式,雖然沒做到足,那麼這個只能說她對宗教儀式不是很熟,也都反應出她身邊的智囊教的又不教的,這些也就反應出他們的政治低能了。

好了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又引申出其它問題,如果覺得做錯了你去道歉,但是你有沒發現官方對其它宗教團體去保護示威者,那些官方建制又怎樣說啊? 他說是庇護示威者,如果是這樣,大家有沒發現在同樣的尖沙咀、同樣的彌敦道,有其它的宗教教堂是被藍色水災噴霧的喔。

官方有沒有去道歉呢沒有,那麼你不是雙重標準,再放寬一點來看,警方在整個行動從六月到現在,你誤傷到多少人?你誤報作或者是黑衣濫捕多少人?

到最後很簡單轉過彎那個黃大仙,後來你都證實做那個人下來街,無端端的街坊都被打,他都站出來了,後來都慢慢組織作一些個婦孺,是無辜的婦孺,警方、林鄭有沒向他們做過半句的道歉呢?沒有嘛,那你是多重標準喔。

大家會看到你說是政府林鄭政治技巧了,我不會用技巧這個字去形容,因為他們毫無技巧而言,只會將有些東西搞的越來越糟糕。

劉銳紹:港府處理陳同佳案更笨

跟著我講的就是陳同佳案了,大家可以看到陳同佳的事,是去年的發生的嘛。但港府的態度怎麼樣呢?初初的時候是吊高來賣,根本是愛理不理,到林鄭後來利用陳同佳案搞出這個逃犯移交條例,就是這個送中條例。

跟著搞的越來越大頭,到陳同佳是要獲釋了,到了這個時候港府突然話他是自由人了。如果他願意的話呢,可以回臺灣自首或者類同那些東西了。你看港府做法其實是前後不一的,之前覺得可以利用這東西讓臺灣出醜,當時臺灣已透過不同的管道要求港府理應該在香港利用單獨管道和臺灣有個司法的互作。

港府為了不想透過這些行動間接認同作臺灣是一個政治實體,所以港府愛理不理了。那麼港府後來解釋曾經透過香港與臺灣的協進會促進會呀兩岸的海基會海協會,大家透過一些管道交往。

後來大家再去問,這些是公文上的交往嗎?是沒有授權的喔。即使說港府連平時建立起來的民間管道,在這關鍵時都不用。之後被人感覺你幫手又不幫手,跟著人家再追的時候回應什麼都沒有,連一個屁都沒放。

那這樣拖到現在,突然間把陳同佳給臺灣喔,人家怎麼會相信你的「誠意」呢? 這個誠意一定要用引號的啊。

好了到了這個情況時候,大家也都會想那個處理了,現在臺灣覺得本來是可以透過司法互作,過去也曾經都試過,在臺灣發生過很大的車禍,香港的官員怎麼樣,入境處官員是直接去到臺灣那裡,幫助事主回香港的。當時臺灣也都是用了一個彈性的處理,那你港府其實也都是間接性的承認作臺灣是一個政治實體的嘛。

好了再看一下,現在你去臺灣呢都要有入臺證的,那個入臺證裡邊都有中華民國的字眼啦,國內入臺灣的人士同樣是在證件上面印著中華民國國旗中華民國的字眼,那你行動上邊呢已經是接受了,現在又要搞小動作了是不是?

我只能夠講用小動作來形容了那這樣的情況之下,大家可以看到,臺灣當年是有堅持的啦。堅持呢就是說不給港府借勢壓倒,但是港府貪得無厭,他原本借陳同佳的這單案來通過那個逃犯條例。

但是現在開始港府想,我如果這個時候將陳同佳送回臺灣,這樣眼前因陳同佳案整出來的頭疼事,就是整個社會的抗爭運動是不是降溫了?

如果就這樣降溫呢港府形象就好了,我依法辦事的,那麼掩蓋著他的政治低能,那跟著建制在區議會的選舉或者明年的立法會選舉會不會有一些小小的利益呢?這個是第一個盤算

但是港府的那個政治意圖是非常明顯外露,反而襯出政治呢任何人都有他的政治目的的,臺灣這次也都希望透過這件事確立臺灣的政治實體既定事實,他都有盤算的。但是關鍵呢,你不要外露嘛。你越外露呢人家看到,噢,原來你是不講法律的,是一個政治圖謀來的,那人家對你就更加討厭了。所以特區政府我說他政治低就是這意思啦。

好了第二個,如果特區政府來強硬的或者遊說陳同佳,或者陳同佳自願返回臺灣去自首也好投案也好,這樣的話特區政府盤算就得逞了。就是將這樣一個的那個的案例變成事實了,就是說即使沒有任何的引渡協議和逃犯條例,已經在某法律基礎之下將陳同佳送到臺灣了。

這個案例建立之後不是等於以後即使逃犯條例沒有通過,都可以將香港或者經香港的外國人是有在政治需要之下送回大陸啊?是不是這一點呢更加你說是明顯的借曬,但是藉的非常之暴露,所以這一點呢臺灣不想給你過第二洞了。

好了那第三洞是怎麼樣,特區政府你這樣繼續,假如成功的話,你是不是特區政府所做的東西到了最後依然將臺灣貶低,依然將臺灣視為一個非正式的政治團體。

你這樣的時候從臺灣角度,它會不會甘心情願給你過三洞呢,你過三洞的時候你自己得益,同時你也踩人。

我經常講政治是要講高明的政治技巧,在關鍵的時候做出不失立場的互利妥協,不是樣樣你都贏完,不是樣樣你都算到盡。大陸對臺灣呢,他都知道不可以強硬來。

而臺灣的老百姓越來越不相信一國兩制,臺灣在2013年我去採訪的時候,我都聽到有些人就是香港人過去的,今日香港明日臺灣。臺灣要警惕,當時臺灣人都沒感覺的,因為他們覺得香港就是香港,臺灣就是臺灣。

再到2016年我再去採訪時發現周子瑜事件,就是臺灣的歌手,在南韓不是臺灣呢為了宣傳呢,其實是一個很簡單的一個業務宣傳,拿著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就讓大陸的人罵她搞台獨,那這個事件就令到臺灣人感覺到,原來2013年對今日香港明日臺灣沒有感覺,原來是自己騙自己。

臺灣人的反應是什麼,警惕今日香港,避免明日臺灣。後來蔡英文用回這句說話,她就說今日臺灣明日香港,就是說今日的臺灣慢慢走上一人一票,直選總統,那第二日香港會不會呢?她想用回臺灣一種價值觀民主自由,講出臺灣的價值,回到原來的這樣的位。

我就說港府你是不是總惡死去一邊呢,你不要想著樣樣東西都是自己厲害,玩完樣樣東西第一,你越這樣的時候,你的這個政治圖謀越令到你自己變成醜八怪。

再去看一下現在有的人就說了,陳同佳放的出來,臺灣不給簽證,他都可以買機票上飛機去臺灣。如果港府讓他們就這樣去,那換句話說是港府自己本身打破來這個規矩,因為你在香港沒有入臺證,你根本上不到。

機航空公司也都沒權,他們也都有責任不給你上機的嘛。如果港府說算了將這個人跑出去算了,那你自己進一步出醜的。

好了有個方案就是,可不可以勸陳同佳飛作第三地,之後由第三地和同臺灣有落地簽證的,然後再飛去?那這次禍就不是你港府你背什麼了,我只是想講一句,不論用什麼花招,只會告訴人家你完全是政治考慮,是高於這一切法律。

那當然了我頭先講到臺灣,也是透過這樣的事例,鞏固他做為一個政治實體,既然臺灣都有他一半的專家,但是臺灣他自己可以引用前例,引用前例就是兩地同臺灣也都試過用司法互作來處理一些問題。

SARS期間就是了,這個香港的衛生人員都去過臺灣的嘛,那麼這些做法,我嘗試從港府的做法得出一個怪論,其實都不怪的,就是說這個世界是被笨拙的政客搞亂搞壞的,我強調啊是笨拙的政客,高明的政客不這樣的。

所以未來怎麼樣發展我不知,但是我覺得現在港府不要左顧右言他,你既然在清真寺被污染這個問題上,懂得去道歉,謝謝你。在處理陳同佳這件事裡面你本身就要務實了。

我們始終都是與人為善,那個建議呢還是可以慢慢討論的,但是關鍵建議出作來。有權力有權勢的人聽不聽這個才是關鍵所在,好這次就和大家談到這裡,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同大家分享,再見。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