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教师:一群正被毁掉的乡村孩子​(图)

2019-10-21 08:54 作者:李田田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湘西教师因发批评文章被教育局领导谈话(George Wenn/维基百科)

【看中国2019年10月21日讯】编辑注:日前发表在乡村教师李田田在她个人微信公众号“山花诗田”上发表了《一群正被毁掉的乡村孩子​》,文章当天就被删除,李田田本人被当地教育局领导连夜要求进城谈话。据报道,李田田现在任教课程减半,外出需要向领导汇报。

 

写下这篇文章时,内心是痛苦的。我已多年不写杂文,致力于诗歌、童话小说的创作。然而最近的诸多事,促使我不得不奋笔疾书。当然,毫无权势的我也只能用文字发发牢骚,终究是一个文人的可悲之举。

而我,只想为那群乡村孩子说些话,只想挽留身为教师的一丝尊严,只想在这个浮华的时代,保留最后的理想情怀。长话短说,愿我的我真诚发言,不会把我推向黑夜;愿我明天醒来,还能看见光明。

2016年9月,我被县教育局分到这所山村学校教书。工作几年,让我见识到了乡村学校的落后与不堪,体制的虚伪与浮夸之风。不止是我所在的学校,同县的乡村学校皆是如此。

学校极缺老师,每个人的工作量都很大,比如我教两个班的语文兼班主任工作,抽空还得帮学校写通讯稿。学校也无音乐或美术老师,课程单一,不及我童年。最令我痛心而无奈的是:身为老师,我们教导学生要品行端正、诚实守信,自己却不敢说真话,不能说真话。我们个个接受过高等教育,可我们却成了被奴役的知识分子,小心翼翼地活着。即使心有不甘,也只能默默忍受,因为我扪的身后是一层层的上级领导,他扪谁都有权力让一个乡村老师丢了饭碗。

你问我说真话,会怕吗?我也怕。有同事好心提醒我,要政治觉悟高,忍忍算了吧。可我拿着国家的工资,享受国家给予的优惠政策,面对那一群群信任我的学生,无法再装模作样地快乐工作。我读的书,我接受的文化熏陶,使我没法继续当一个哑巴。

哎,反正人都是会死的,都会化为灰烬,生命何其短暂,与其忍受精神痛苦,不如痛快地活—回。

什么是政治觉悟高?随波逐流、迎合领导、成为形式主义的帮凶,就是觉悟高吗?如果是,那我承认自己的平庸和目光短浅。

开学以来,学校几乎每周都有检查,隔两天,我们就要带学生大扫除。停课扫地是常有的事,我的语文课已停滞不前。有时甚至得提前两三天扫地,扫来扫去,治标不治本,检查一过,学生的行为习惯仍是老样子。另外,老师还得走访扶贫,我身上就有五户贫困户,得时常与他们联系。这不,本周末老师们又要下队走访,算老百姓收入,搜集整理信息,填写各种资料。有几次,检查应急,我们老师不得不停课去政府加班,让教室空堂。

我们把那400多个学生置于何地?把教育置于何地?大晚上开紧急会议,不是探讨孩子教育,竟是商量如何扫地,通过检查。说实话,学校天天扫,真有那么脏吗?自开学来干旱缺水,最后得出的办法一一让学生用抹布一点点擦地板。学生扫地劳动,没错,可一天三四次,真的有必要吗?为什么反复扫,卫生质量依旧不高,就没有去思考过问题症结吗?可笑的是,还让班主任没事就去清洁区、垃圾桶多转转!

为什么要把那么多时间耗费在扫地上?因为你们要来光顾学校——所谓的上级领导。区检、县检、州检、省检、国检接踵而来,班主任大清早带学生扫地,其他老师忙着准备迎检资料,或要完成上级布置的各类表册。你们来了,就真的看见真实了吗?资料造得好,就是脱贫、就是教育搞得好?

基层老师苦不堪言,加班至深夜两三点,还有多少精力奉献给学生?若我们不服从,若扶贫出了纰漏,没及时记住贫困户的收入信息,就要处分我们。可是,我们老师真的错了吗?我们是教书育人的知识分子,肩负着祖国的未来,为何要沦落成杈势的工具?为何不能让我们安心地教育、施展各自的所学专长?

乡下校长也是无奈的,而今又有几个校长,能有时间关心学校的教育发展?卫生搞好了,资料完善了,扶贫到位了,年终学校等级不落后,就是皆大欢喜了。

可那么多孩子,多是留守儿童,他们的教育还停留在十几年前,他们已输在了起跑线上!一级级的领导马不停蹄地光顾学校,你们的到来,真的有益于学校吗?你们来了,以高姿态提点意见,无非是加重了基层的形式主义工作。你们所谓的检査,又真的有效吗?你们的光临,反而害了孩子,让他们学会了在权势面前低头、要弄虚作假。

我认为需要反思的不是我们基层老师,我们兢兢战战地工作,像保姆一样守着这群留守孩子。需要反思的是你们上级领导,不如多为学校做些实事吧!

如果你们是觉者,我尊敬你们,向你们学习;如果你们是魔鬼,我将鉴别你们,弃你们而去。

此刻,窗外下着暴雨,乡村的夜晚漆黑一片。希望一位普通的乡村老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今夜没有得罪任何人。

明天,我们又要为下周的检查做准备。明天,我们哪怕停课,也要大扫除、清理卫生死角。明天,哪怕我们心有不甘,也要下队走访,清算老百姓的收入,填写扶贫资料。明天,谁来真正关心那群孩子的教育?

但愿我们这样活着,不是浪费生命,亵渎灵魂,是有意义的!但愿我,不会因为社会的现实,而变得麻木不仁!

 

附:发批评文章的女教师李田田:任教课程减半、外出需向领导汇报

近日,25岁湘西女教师因发批评文章备受社会关注。

10月16日下午,李田田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湘西州委领导已来学校约谈,并承诺会整顿永顺乡村教育现状,少些形式检查。

18日下午5时,湖南永顺县沙坝镇,桃子溪小学大门紧闭,学生们已放学回家。透过门卫处,可以看到校道尽头还有不少男生在篮球场上打球,四周矗立着教学楼、教师宿舍和学生宿舍。

校门外,红星新闻记者见到了长发及腰,穿着一身纱裙的乡村教师李田田。她耳尖挂着湘西土家族特色耳饰,脸蛋红扑扑。继10月中旬批评文章发表后,她所任教的课程减半,外出行程需向领导汇报。她说,她怎么也没想到,这段时间竟成了她目前教学生涯里最轻松又倍感压力的一段时间。

在与这位25岁姑娘的交谈中,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她出生在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永顺县的一个偏僻小寨,父亲在她4岁时过世,家里的重担便落在母亲一人身上。由于家境贫困,加上弟弟也要继续学业,她在初中毕业后选择去了湖南第一师范学院读定向免费师范生,2016年毕业后被分配至桃子溪小学任教至今。

在问及三年的教学生涯是否辛苦时,她答道:“我喜欢教书,所以不觉得辛苦,辛苦的是其他的,是那些没用的检查。”

据李田田此前发表的文章内容,教学期间频繁有上级前来检查卫生,严重影响教学进度。她表示,自开学以来,学校几乎每周都有检查,“隔两天,我们就要带学生大扫除。停课扫地是常有的事,我的语文课已停滞不前。”

文章发表后,李田田表示没想到会引起如此大的轰动,心情十分复杂、难以平息,也给她原本的生活带来不小压力。她讲述,近几日,校领导规定,凡来校的朋友须在门卫处登记,她的外出行程也被要求向校领导如实汇报。“我见朋友只能在校外见,不能带进学校,我去哪个地方干什么也要告诉他们,现在我的压力真的很大。”

除了生活上的改变,李田田的教学任务也由原来两个班的语文教学兼一个班的班主任变成了现在一个班的语文教学兼班主任,“文章发出来后,我的任教课程减半,这是我目前课最少的阶段。”

红星新闻记者随后询问了李田田的一位学生。这位学生表示,李田田曾在天热的时候给全班51位学生买饮料;曾为学生添置几十本课外读物。“最开心的是和田田老师一起在晚上看月亮和星星,同学们一起玩丢手绢,我不喜欢语文,但是我喜欢田田老师上的语文课。”

李田田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确实给孩子们买了书,多为哈利波特、恐龙科普等,总共花了两千多元。

有学生家长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李田田的文章也被家长转发至家长群,不少家长给予支持态度:“感谢老师,孩子们和家长都支持你”“敢直言的老师应该得到尊重”。

李田田在听到学生、家长对她的喜爱和鼓励后,表示很感动。她一开始觉得自己被孤立,虽然同事没有为难,学校没有处分,但感觉大家有疏远。现在看到网友、家长和学生都在帮助和支持她,她真的很谢谢他们。

对于现在是不是后悔当初发那篇文章,李田田说:“不后悔,发了就没什么后悔的。”

对于现在最大的期望,李田田称,现在压力有点大,只想回归正常人的生活。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李田田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