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流:亡命天涯 故乡呵你在何方?(图)

反右斗争六十年祭

2019-10-11 10:00 作者:铁流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铁流和妻子合影。
铁流和妻子合影。(图片来源:铁流提供)

亡命天涯

(1962年1月~1963年3月)

在筑路支队“戒严”大抓捕前,我立誓反抗,早已远逃西北流浪,时间长达一年。这组诗写于逃亡之中,故名《亡命天涯》。

一、逋潜

“摘帽”成梦“解教”难,打击批斗倍摧残。

劳累凌辱饥煎迫,恩怨交织怒涛翻。

慢杀不如求快死,砸铐碎镣越篱樊。

茫茫天涯何是路?蜀中风紧西北寒。

二、流浪吟

风吹孤帆出海口,水共云天茫茫流,

摇船汉子苦着脸,常望乡月心发愁,

哪里能生哪里往?何处能存何处游?

问君为何不返里?眼眶潮湿摆摆头。

偷视

1962年5月的一个晚上,在逃亡中我冒着极大的危险深夜窥妻。此时我们中断通讯已近两年。她怨我不争取“改造”,使她难抬头做人……

雨打船篷水推沙,孤心一颗在天涯。

刀破绿竹裂痕在,火烧茅棚总是家。

尚思缱绻红烛事,未忘春容醉里霞。

怀情偷把断香看,已非海棠是梨花。

省视

1962年8月西北贩茶回故里,思妻日炽,终鼓足勇气破门归家。妻大惊,而后抱头痛哭,并相交相爱一夜。这时她还不知我已是亡命天涯的囚徒。而此次相见相欢,却又留下一个受苦受难的“黑五类”崽崽,使其一生不幸。唉,罪过啊!

覆巢卵破惊弓鸟,纵是命悬也恋家;

破门视妻相对视,枕衾全是眼泪花。

不尽离后辛酸事,几次归梦在天涯。

风刀难阻人间爱,终生留恨愧对她。

答友人

1962年9月浪迹新疆乌鲁木齐,时值“伊犁事件”发生前后。一友邀我去苏联,并完善一切越境准备,我写此诗作答。

民族事大遭逢轻,岂为荣辱留骂名。

宁将朽骨弃桑梓,耻为异国锦衣臣。

它邦悬爵千金赏,安能背祖卖灵魂。

我辈奋斗心怀志,决非一生是“贱民”。

西安情怀

行迹天涯,浪迹西安,眼见百姓饥饿,官者作乐,心中大存不满。

金碧辉煌古长安,岁月悠悠渭水寒。

几家欢笑几家哭?朱门冻骨又眼前。

写在西安火车站广场

车站广场盲流如蚁,多是逃荒要饭之人,为强化治安,车站民警日日搜捕浪人,喝叱抽鞭凶如恶狗,而他们却全然不知这些所谓“盗贼”皆为“三面红旗”之故。

民警同志何必凶,你家饿饭肚也空。

盗贼蜂起缘何故?“三面红旗”始东风。

黄河谣

黄水奔腾黄水浑,滔滔黄水万里行。

何人能使黄水沏,自是历史第一君。

咸阳论古

历史千秋一雄城,秦王驭宇建功勋。

焚书坑儒天下怨,不是贤君是罪人。

谒高炉

大炼钢铁,气壮山河,百里炉火,千里歌声,可留下的是焦土一片,哀鸿遍野,饿殍盈道,异子而食。

当年炉台春草鲜,烟囱倾坍炉墙残。

坑灰虽冷怨言在,几家缺锅没火钳。

遥望

逃亡中常怀锦城,一步一盼,三步回首,涕泪纵横,真是有家难奔,有国难投!故乡啊,你在哪里?

故乡啊故乡!

你莫不使我爱,

你莫不使我想,

条条街道有脚印,

棵棵柳树伴我长,

我爱故乡人和物,

我爱故乡每幢房,

生命故乡给,

智慧故乡养,

故乡呵有我祖先遗骸,

故乡呵有我战斗过的地方!

故乡呵你在哪里?

我无时无刻不把你冥想。

1962年8月兰州

 

往事微痕”供稿

“往事微痕”更多故事请看:
https://m.secretchina.com/taxonomy/17798

铁流更多故事请看:
https://m.secretchina.com/taxonomy/17748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