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这些人在朱德被灭口之后离奇暴毙(图)

2019-10-08 00:45 桌面版 正體 5
    小字

1956年6月,朱德和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在中南海怀仁堂。
1956年6月,朱德和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在中南海怀仁堂。(网络图片)

朱德死因外界流传有“意外感冒和“投毒灭口”等不同的版本。朱德唯一儿子朱琦的夫人曾于2012年口述历史,证实朱德“意外”感冒情节,并表示随后的医疗组治疗时,“打这个针可能不利,可能越打越坏”,但医疗组拒绝换药。朱德在“意外感冒十余天后不治身亡。随着朱德的“意外”死亡,还有一些人也突然暴毙。

中共高层也被监听

据赵力平口述,1969年10月,以“加强战备、疏散人口”为由,80多岁的朱德离开北京,他被指派到广东从化,康克清随行,所有消息被封锁,不得离开住所。这样的状况直到1970年7月才结束,朱德和康克清回到了北京,住在北京万寿路的“新六所”,再也没有回中南海的住处。朱德身边的秘书全部被赶走或打倒,重新安排了工作人员。

赵力平和朱琦第一次到“新六所”看望他们,带上了几张大字报给他们看,刚张口说:“你们在广东的时候,听说……”话还没说完,康克清连忙用手示意不要讲下去,指指桌子底下,附在赵力平耳边说:“别说了,说多了不好。”赵才明白她担心家里安了窃听器。

意外”感冒 病历神秘调走 医生暴毙

1976年6月21日,这天的日程安排朱德会见澳大利亚联邦总理马尔科姆・弗雷泽。朱德按时来到人民大会堂。时间到了,但外宾还没到,外交部也没来消息,他只好在休息室等候。工作人员急得四处打听,最后才被告知,会见时间推迟了,但之前竟没人通知。朱德一直等到外宾来,坚持到会见结束才回家。他独自在冷气开放的大会堂待了近1个小时。回到家中不久,便感到身体不适。

当时中共中央专门为朱德成立了医疗组,组长是中央军委副秘书长苏振华,副组长是李素文。成员有姚连蔚、吴桂贤、刘湘屏等。刘湘屏是当时的卫生部部长、谢富治的老婆,同江青关系密切。她在三楼住,每天都要来看朱德一次。康克清对赵说:“她的态度和神情,都使我感到她对朱老总缺少真诚的关心。有一次,我听见她问负责朱老总医疗的主管医生:‘还能拖多久?’大夫说反正现在正在抢救,情况不太好。”刘湘屏和江青去看望朱德。江青说:“总司令好!”朱德没吭气也没抬手,没反应。

赵力平的女儿是医生,跟奶奶康克清提出来,说朱德打这个针可能不利,可能越打越坏。康克清就跟医生说这个药是不是换换,他们不听,说是专家组织的意见。1976年7月6日,朱德去世,终年90岁。

赵力平表示,其实,朱德平时身体很好,不吸烟也不喝酒,喜欢运动,每天还做自编的体操,自己吹着口哨掌握节奏。谁也没有料到,会因为这次接见外宾的“意外”引起感冒而去世。

据学者陈破空在《中南海厚黑学》一书中披露,会见外宾当晚,朱德突发重病,紧急送医就诊。按照惯例,当班医生需从中央保健局调到朱德病历,然而,情形如此紧迫,却竟然调不到病历。原来,两天前,朱德的病历已经被人神秘调走。朱德病情日重一日,十余天后不治身亡。事后,朱家觉得事有蹊跷,要求查证,却得知那位给朱德治病的当班医生,已经突然死亡。

朱德遭“投毒灭口”?皮定钧违反规定撞机身亡

有港媒报导了另一个惊悚而广为流传的版本是“投毒灭口”之说:据说在朱德追悼会上有一个规定,任何人不得揭开盖尸体的党旗。当时所有人包括朱德的亲友都遵守这条“铁的纪律”,唯独福州军区司令员、中将皮定钧违反了规定。结果,露出来的朱德尸体,面容焦黑,连裸露的双手也是焦黑焦黑的,呈现出经典的中毒征兆。

次日,皮定钧急乘专机返闽,飞机到达福州上空时飞机撞山,机上7人都被烧成了焦炭。登机人中有2人是毛的卫戍军8341部队的人员,由于查出其中6人的手枪有开火的痕迹,所以不少人推测,飞机上可能发生了灭口与反灭口枪战。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