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至痛”是什么样子?他已经体会了15年(图)

2019-10-03 10:16 作者:文东纪实影像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在马路上公然抢小孩的人贩子。
在马路上公然抢小孩的人贩子。(视频截图)

【看中国2019年10月3日讯】申军良,今年42岁,河南周口人。自从2005年1月4日那天,他未满周岁的儿子,被4名人贩子从出租屋里抢走后,他的人生就被分成了两截。为了寻找儿子,14年里,他踏遍了整个广东省,印制100多万张寻人启事,花光了所有积蓄还欠债50多万,只想能够见上孩子一面。而这其中的心酸、悲愤,是一般人无法想象的。

申军良:2005年1月4日那天,我永远无法忘记妻子撕心裂肺的哭吼:“你快回来,儿子被人抢走了”。那一天,我还差十几天就满周岁的儿子申聪,被“邻居”伙同他人从出租屋里抢走了,至今下落不明。我的生活,也因此被撕扯的千疮百孔。

当天上午10点40分左右,申军良的儿子在卧室里睡觉,妻子正在厨房准备午饭。突然,租住在他们斜对门的“邻居”周容平、陈寿碧夫妇伙同亲戚杨朝平和刘正洪,闯进了他租住的房子里,用药物和胶带控制住了他妻子,并强行带走了他儿子申聪。大约5分钟后,申军良的妻子挣开胶带追出去,早已不见了人贩子和儿子的踪影。

随后,焦急惊恐的妻子打电话给正在开会的申军良。接到妻子的电话后,他感觉天都快要塌下来了。十几个同事和他一起跑出去,四面八方分头去追,可人贩子早已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之中。

周容平、陈寿碧夫妇,在抢走孩子之前,已在申军良居所斜对面租住了20多天。平日里他们和申军良并没有交集,只是偶尔见面申军良的妻子会跟他们打一声招呼,可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邻居竟然是“人贩子”。

周容平4人都是贵州绥阳人,在抱走孩子后,广州警方立刻去了他们老家,可是他们没有回去,听说去了珠海。申军良几乎找遍了整个珠海,后来又听说去了深圳、东莞……,就这样他一步步几乎寻遍了整个广东省,也没有找到他们的踪迹。

儿子被抢以后,申军良的爱人患上了精神分裂症,整天恍恍惚惚,一天到头哭个不停。事发后,他的家人都来到了广州帮忙寻亲,24小时轮流守在派出所门口等消息,一年左右的时间里刮风下雨也不敢离开,生怕漏掉了孩子的消息。

在儿子被抢走以前,申军良是一名企业高管,妻子贤良、儿子可爱,一家人的生活幸福而美满。而将近15年的漫长寻子路,早已将这个男人的命运撕扯的七零八碎、千疮百孔。

15年,他花光了所有积蓄,还欠债50多万。

15年,妻子从温婉贤良变得神志不清。

15年,他踏遍了整个广东省。

15年,他日夜想念申聪,每天都会拿出他的照片看几眼。

15年,他看尽了人性的丑与恶,经历太多的悲伤和空欢喜。

人一辈子有多少个15年?

15年他借遍了所有能借钱的亲戚朋友,有的甚至借了很多次。只要听说哪里有被拐卖的孩子,他立马就会赶过去。没有路费,只能厚着脸皮再向亲朋去借。

为了寻找孩子,他曾被几人围起来,用刀逼进角落。

几人要“借用”他的手机,他哀求,说手机是用来找孩子的,所有的海报都印着自己的手机号,这是他找孩子的希望啊。但几人还是抢走了他手机,和结婚时候的金戒指以及口袋里的600块钱现金。

顾不得周围人诧异的眼光,他蹲坐在地上放声大哭:“为什么,凭什么这一切,都要我来承担!”

可命运就是如此。

压抑久了,就会像山洪一样爆发。那天,他哭了很久。

15年里,只要听说那里有消息,他就会千里迢迢的跑过去,到处发传单,不愿放弃任何一丝线索。然而,每一次都失望而归。在十多年的寻子路上,申军良共计向警方提供了54条被拐儿童信息。

为了寻找孩子,申军良还遭遇过诈骗。对方要2000块钱才提供线索,申军良满怀希望的将钱转过去,却没了回音。

每一次遇到过不去的心坎时,他总是安慰自己,既然知道是谁抢走了自己的孩子,警方又非常负责,肯定会把申聪找回来的,可能只需要多等几天而已。

2016年3月,警方终于传来了“喜讯”。

周容平、陈寿碧等4名人贩落网,同时落网的还有负责输送卖孩子的张维平。

张维平是个惯犯,曾因拐卖儿童入狱。周容平等人得知张维平有卖小孩的“经验”,在抢到申聪后就联系了张维平。次日,张维平将孩子抱走,卖了13000元,所得款项,由周容平、陈寿碧、杨朝平和刘正洪4人分摊。

据张维平交代,其参与拐卖了9名儿童,申聪也在其中。

这让申军良喜极而涕,多年的苦苦追寻,终于有了希望。收拾完情绪后,他让妹妹出去买了衣服、鞋子,所有申聪可能用到的东西一应俱全。并在脑海里无数次反复设想着和申聪见面的场景,该如何跟他说话,该如何处理好他和家人的关系……为此,他还借了一辆车。

然而,一天天过去,却没能等来警方进一步的消息。

实在坐不住了,他再次踏上了去广州的路。

根据人贩张维平的供述,他拐卖的9名儿童,均交给了一个叫“梅姨”的人。对于“梅姨”,无人知道她真实的信息。他还回忆说,申聪是在紫金县汽车站附近的一个饭店交易的,买走他的是紫金县本地一对30多岁的夫妇。

2005年,“梅姨”长期居住在广州市增城区的何屋村,活动于增城区、紫金县、韶关新丰一带,讲粤语和客家话,身高1米5左右,今年65岁上下。上图为“梅姨”的模拟画像,据见过她的人说,相似度90%以上。但,“梅姨”至今未被找到。

根据线索,申军良多次前往紫金县寻找儿子,可始终没有线索。

2018年12月,法院判决,张维平、周容平死刑,杨朝平、刘正洪无期徒刑,陈寿碧有期徒刑十年。

尽管人贩子得到了应有的惩罚,死不足惜。

但是,申军良却担心,张维平是5名人贩中唯一和“梅姨”接触过的人,如果“梅姨”被找到,而张维平已经执行死刑,会死无对证,无法让“梅姨”得到应有的惩罚。

“如今他已经16岁了,也不知道这些年过得好不好”申军良悲伤的说,另外他还祈祷买走他儿子的人,有一天会突发慈悲,让他与申聪见上一面。

有一种痛,比丧子之痛更熬人,或许说的就是“失子”之痛吧。申军良,已经用了近15年的时间去体会这人家的“至痛”。人贩子“梅姨”至今未被找到,与儿子相见又是遥遥无期,申军良只能默默承受这种煎熬。

根据申军良提供的消息,申聪左眼大眼角有一小孔,不仔细看看不出来,左脚大拇指上有一块青色的胎记,右屁股上有一个圆形的红色胎记,右大腿屁股下面也有一个圆形胎记。如果,你在紫金县,或其他地方见过与申聪相似的人,请您大发慈悲私信文东纪实影像。让我们一起为“宝贝回家”助一份力。

如今申聪的范围已经被缩小到了紫金县,那里有85万余人,八层以上地区为山岭、丘陵。虽说地域复杂、人海茫茫,但申军良说,他会一直寻找下去,只求今生还能再看孩子一眼。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