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前国难即将来临 危急存亡之秋(三)(图)

2019-09-28 14:25 作者:蒋经国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共党对李宗仁提出的和谈意见,态度冷淡。但李宗仁仍于今日决派所谓“人民代表”颜惠庆等前往北平求和。
共党对李宗仁提出的和谈意见,态度冷淡。但李宗仁仍于今日决派所谓“人民代表”颜惠庆等前往北平求和。(网络图片)

接上文:70年前国难即将来临 危急存亡之秋(二)

1949年

一月二十四日

敌人正逐步施展各种诈术,而李宗仁却兴高采烈,于本日中央纪念周会上表示:“决促进和平实现。”又令饬孙科行政院长,办理其所谓“七大和平措施”,取消全国戒严令。此敞开“和平”之门欤?抑为共党敞开其阴谋活动和乘机渗透之门欤?

但此“七大和平措施”,仍未能厌足共党的愿望,其发言人表示:“(一)与南京政府谈判,并非承认南京政府,乃因其尚控制若干军队。(二)谈判地点俟北平‘解放’后,在北平举行。(三)反对彭昭贤为南京政府代表。(四)战犯必须惩治,李宗仁亦不能免。”此时共方正在石家庄举行所谓“新政协会议”,而我军却从苏北各据点主动撤退。

父亲以北平国军形势危急万状,傅作义已被共党胁制,如非彼本人企图出卖国军,则彼亦必为其左右所出卖,故思由空军警告共军,必须遵约,任国军空运南撤,勿再阻挠。

二十七日

共党在军事上和政治上双管齐下,向我政府步步进逼和勒索;李宗仁不但未能采取对共党决绝的态度,反而亲电毛泽东,促其迅速指定和谈代表与谈判地点。并谓:“政府业已承认,以共方所提的‘八项条件’作为和谈的基础。”

午携儿孝武,随父攀登武岭山巅。极目远眺,群山环拱,武岭俨然其中心也。父亲俯仰徘徊,不忍遽去。盖以此次下野,得返溪口故乡,重享家园天伦之乐,足为平生快事;而在战尘弥漫之中,更觉难得。

二十八日

李宗仁自代理总统职权以来,对共党已极尽献媚之能事,但其所得到的,并不是“和平”,而是共方的冷嘲热讽。共方在接到李氏昨日去电之后,本日由新华社广播一个中共发言人的长篇声明:

“南京的先生们要求和平谈判,那样紧张热烈,慇勤迫切。而感到中共方面接受你们的愿望,则是那样不紧张、不慇勤、不迫切,若不停止战争行动,便是拖延时间,‘延长战祸’。我们老实告诉南京的先生们,你们是战争罪犯,你们是要受审判的人们,你们口中所谓‘和平’,‘停战’,我们是不相信的!……你们必须动手继续逮捕一批内战罪犯,首先逮捕去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中共声明中所提的四十三个‘战犯’。你们务必迅速逮捕,勿使逃匿;否则,以纵匪论,绝不姑宽。”

共党在此广播声明中,不但把他们自己所发动的“和平”攻势推得一干二净,反而讥讽本党及政府向他们“迫切求和”。不但不承认我们的中央政府,而称之为“南京的先生们”,并且要“迅速”“逮捕一批内战罪犯”。那些在父亲引退之初,踌躇满志的妄人,以为只要共党所称为“第一号战犯”“下野”即可换取“和平”,且可以弹冠相庆。不料毛泽东决不留情,竟直从李氏头上浇了一大盆冷水,连他自己及其亲信左右,都要“迅速逮捕勿使逃匿”,这倒是给那些幻想“和平”,热中“和谈”的人士,上了最有教训意义的一课!

今为农历除夕,全家在报本堂(丰镐房)团聚度岁,饮屠苏酒,吃辞年饭,犹有古风。自民国二年以来,三十六年间,父亲在家度岁,此为第一次。父亲为国事奔走,国尔忘家。我们能于此良辰佳节,得庆团圆之乐,殊为难得!同来溪口度岁者,有张岳军、陈立夫、郑彦三先生。

二十九日

农历元旦,黎明即起,在溪岸四望山景。念一年又过,来年如何,实难想像;更不知有多少人在痛苦和忧愁中度此年节。目前整个社会,充满了血和泪,我纵欲新年言吉语,但事实如此,又如之何!

三十日

父亲接见黄少谷先生,决将中央党部先行迁粤,就现况加以整顿,再图根本改革。父亲认为:“本党非彻底再造,断不能从事复兴革命工作。”

下午突接报告,谓“陈仪与共方勾结,准备叛变,而且证据确凿”。此人反复无常,又企图于时局严重关头,出卖国家了!

三十一日

北平将领李文、石觉等,直至本日始得离开北平,到达青岛。傅逆总部亦迁西郊,共军已入驻北平城内,并与傅部成立十三项协定;傅本人则飞返绥远,而其覆父亲之信,则尚称“为大局打算”也。前拟空运部队离平计划,至此已成泡影。

北平既失,父亲认为青岛形势,孤悬北方,补给困难,防守不易,主张依原定计划,迅速放弃。

今日与少谷先生促膝长谈,并在旧宅摄影留念。少谷先生语重心长,甚受感动。

林蔚文先生自南京来溪口。

父亲认为此次引退,心安理得,无论党国与个人,均为从新奋斗之关键,得此良果,实出于理想之上也。

二月一日

本党中央党部迁往广州办公。

共党对李宗仁提出的和谈意见,态度冷淡。但李宗仁仍于今日决派所谓“人民代表”颜惠庆等前往北平求和。颜惠庆虽经接受而尚未成行,共方即已表示拒绝“南京的和平代表团”前往。李宗仁虽欲求和,却不得其门而入!

三日

共党拒绝李宗仁所派出的和平代表团后,正在讨价勒索。

下午随父亲到任宋后,再到洁昌寺后之北岭坑下。过培凤表弟新坟,复入寺,谒姑母竺夫人墓。我昨日得好友俞季虞全家罹难之消息。念培风死于空中,季虞今又葬身鱼腹,亲朋零落,悲从中来。而季虞为人忠厚,奔波一生,历尽苦难,如此下场,更觉凄恻。

五日

行政院迁广州正式开始办公,李宗仁私人代表甘介侯,组织李氏之私人代表团,由颜惠庆、章土钊、江庸、凌宪扬、欧元怀、侯德榜六人为代表,准备赴平,试探和谈。惟共党广播:“不承认李所代表之南京政府”,益觉李之所为,愚而可笑。

六日

行政院长孙科本日在广州招待中外记者,强调贯彻和平主张,政府迁地办公,决非放弃和平。

七日

下午,李弥将军来寓,父亲约彼餐叙。李报告陈官庄突围经过及其归途情形,不胜唏嘘。父亲勉其不必灰心,务必从头做起。

八日

李宗仁私人代表颜惠庆、章士钊、江庸等,原定今日飞往北平,临行突又为共军所阻。

九日

共党一面公开拒绝李宗仁的要求,一面又在东南各省继续不断的强奸民意,制造和平空气。本日所谓湘、桂、赣、皖、豫、闽、鄂、汉等八省市“人民和平促进联合会”,在汉口开始为期三日的会议。只放“和平”空气,却不让对方商谈和平。这真是共党打垮本党和政府的锦囊妙计。

李宗仁一筹莫展,和战失据之余,自称“共党压迫我完全脱离美国,为唯一条件”。李氏此言亦可信,盖共党受命俄帝,非迫美国撤销其在华关系不止也。惟李之所以挺身而出,主张“和谈”者,无非欲以“和平”为饵,争取美国对彼个人的支持,以巩固其政治的地位;而不料共党所为,竟出其意想之外。他如果脱离了美国支持,则他葫芦中的“和平”草药,更卖不出什么代价了。事与愿违,良苦良苦!

(未完待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