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红冰:2019香港大反抗启示和自由台湾崛起(下)(图)

2019-09-20 17:02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前北京大学教授、作家、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发起人袁红冰近日在温哥华进行专题演讲。
前北京大学教授、作家、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发起人袁红冰近日在温哥华进行专题演讲。(图片来源:看中国)

【看中国2019年9月20日讯】(看中国温哥华记者报道)前北京大学教授、作家、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发起人袁红冰,近日在温哥华进行“2019香港大反抗的启示和自由台湾的觉醒”专题演讲,他呼吁国际社会关注支持香港反送中”运动。

在演讲中,袁红冰认为,香港“反送中”运动所提出的5大诉求是香港人对现实认知的一种深刻反映,抗议“香港法治恶法化”,争取自由民主。这次运动也已将香港与自由台湾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了一起,连结成了一个命运共同体。

袁红冰呼吁国际社会关注支持香港“反送中”运动,从政治经济等方面向北京当局施加压力,避免1989年“六四”学运历史悲剧重演。

以下是袁红冰演讲主要部分听打纪录。

*****************************************************

街上期

中共喉舌又开始说香港民生为什么凋零,年轻人为什么没有房子住啊,那是因为压制他们、把地都讨没了,所以民生就艰难了。我不知道李嘉诚做了什么,但我知道香港民生的凋零、经济的衰退,根本原因就是在中共暴政。在中联办这些狗官的视野中,香港只是千万中共贪官污吏和依附于他们的奸商用他们腐烂权力崛起的资金,以香港为中转站转移到海外的过程,香港就是他们为中共狗官所设立的洗钱中心。他们哪有心思关心香港普通民众的人生,他们哪有心思关心香港的经济繁荣,他们哪在乎香港民众想做自由人的信念,他们哪管你香港人有没有民主权利。

但是他们现在把香港民生凋零想赖到李嘉诚的身上,为什么?就因为李嘉诚这次说了几句,坦率的讲了不疼不痒的支持示威者的话而已,所以第一种情况是我们反抗运动,所有支持反抗运动的朋友一定要注意的一点是:中共的第一个想要消灭这次反抗运动的方法是挑拨离间、分化瓦解、收买利诱,甚至有可能将来搞几个德国希特勒式的纵火案,然后诬陷到反抗运动的头上等。这是一种情况,就是这次运动逐步的消亡,但我不相信情况会是这样。这只是种可能性,但它不是现实的可能性,因为我感到这次香港的反抗运动,特别是那些年轻人的反抗精神,包含着这样的试验,他们是在为保护自己的家园而奋斗,他们是在为保护自己的城邦而奋斗,他们后面再也没有退路;退一步他们就像中国十四亿人一样,沦为中共暴政的政治奴隶。他们只有英勇的抗争,才能保住他们做为自由人的权利和尊严,所以,我不相信这种可能性会成为现实。

那么第二种可能性就是:整个反抗运动不断地持续下去。那么持续下去就会有两种可能性,一种可能性就是香港人民取得胜利,五项要求共产党不得不接受,但是这种可能性也比较小,至少在目前来看比较小,为什么?因为对于习近平而言,如果他接受了这五项要求,特别是接受了双普选的要求,那么他和他的帮派在政治上将立刻陷于灭顶之灾。大家都知道,中共内部权力斗争的残酷性,自从习近平上台后,他假藉“反贪腐”的权力实行大清洗,你看遭受他清洗的官员可以说是祸连十族呀!在封建社会是祸连九族,现在习近平是祸连十族,第十族就是秘书组,那些狗官的秘书也会受到牵连,所以他们知道这种残酷性。如果他们失去政权的优势,他们将死无葬身之地,所以我说他不会轻易地做出让步。

那另一种情况就是中共利用国家恐怖主义暴力进行镇压,就像当年血洗“六四”那样。当然情况不会完全相同,他们这次会用大量的军人换上警察的衣服进入香港,这种可能性也是一种现实的危险。有的人想问他们为什么还不做?他们那么强大,那么多警察,前几天不是还在边境上摆出了警察应对示威游行演习(进行)威吓,那么他们为什么没有(对香港实行戒严)?为什么不敢?因为他们希望把香港“一国两制”做为一种骗局,来实现他们征服自由台湾的大战略。他们对自由台湾有个基本战略,就是要全面的操控2020年1月的台湾大选,通过这种全面操控,以“一国两制”为诱饵,扶植他们的政治代理人成为台湾总统。然后,经由这种选任的方式完成他们征服自由胎湾的战略。那么,如果它在香港进行全面的镇压,对于台湾的战略便会立刻破产。

它们现在还不敢这样做,另外一个原因就是真正统治香港的,不是林郑月娥,而是中联办,是港澳办,林郑月娥只不是傀儡。但是,林郑月娥这傀儡有时也不甘心完全被中联办操控,她不愿承担镇压人民的责任。所以,前几天“送中”条例的撤回,我们得到的信息是林郑月娥没有跟(中共)中央政府报告,我相信这条信息的真实性。也就是说,当然林正月娥是中共的走狗,但这狗要反咬主人了,这也是造中共暂时不进行打压的原因。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整个国际社会的形势。从川普总统上任以来,整个国际社会已经走出了持续半个世纪对中共姑息养奸的绥靖主义阴影。国际社会已经意识到共产主义的扩张,包含经济、文化、军事的扩张,已经直接威胁到了整个人类的民主事业。所谓的中美贸易战,只是国际反中共集权主义的象征而已,在这样一个大的国际背景下,也使中共暴政在国家恐怖主义暴力进行镇压而举棋不定。所以,现在这个情势很可能就这样持续下去,持续到一个阶段。

那么面对这种情况我们应该么办?我说的我们只能指是中国大陆的人。我刚才已经讲过了,我们亏欠香港人民太多了,从八九“六四”以后,香港人多少次支持中国大陆民主化进程,每年的“六四”,说起来惭愧呀!我们澳大利亚当年因为“六四”留下的留学生有几万人,我想美国也是如此,欧洲也是如此。可是现在每到“六四”的时候,这几万人就像鬼魂一样消失了。但是每年的“六四”,在香港悼念“六四”的蜡烛像夏日的满天繁星呀!每到那种时刻,我心里就充满了对香港人的感恩之情。

可是现在面临着这次香港大反抗,我们能做什么?三十年来,海外民运不断的枯萎化、边缘化,很遗憾的就是还有一些所谓的民运人士,对这样悲惨的处境,他不去反思,不去思考我们为什么三十年之后完全丧失像香港人这样发动震撼世界的反抗运动能量。有的人反而沾沾自喜,互相推讬,什么几把交易,什么做了很多事情,还自我吹嘘,我真为这些人脸红。

这次面临香港大反抗我们究竟能做什么?我们只能隔岸观火喊些口号吗?现在,我想世界上所有正义的人们要立刻行动起来,形成支援香港大反抗的国际同盟。这种国际同盟可以是极其松散的组织,也可以像香港这次反抗一样,没有领袖,就是大家理念的结合。那形成同盟后要做什么?我觉得我们要集中所有的能量在一点上,就是要用各种经济、舆论的威慑,使中共不敢使用国家恐怖主义暴力来镇压香港人民,这是我们现在急需去做的事情。我曾经讲过我们没有资格要求或怂恿香港人民去反抗,我们没有资格要求或怂恿香港人民去坚守、去流血。但是当香港人民去反抗、去坚持,甚至直接跟共产党暴政流血了,在这种时刻,我们要义无反顾利用我们全部可能的政治能量去支持他们。

那我会怎么办?我已经和一些台湾朋友、商人朋友商议,我们要组建支持香港大反抗运动的国际支援军。在十月份,我去台湾,希望在十一月份把这件事做成。组织这支支援军的目的是什么?如果中共胆敢利用国家恐怖主义暴力象镇压“六四”那样镇压香港大反抗,我们这支国际支援军将立刻用各种可能的方式进入香港,我们的血会和香港勇武派年轻人流在一起,这就是我们能做的。那么多年都过去了,我们过分长久忍受了中共暴政,我们终于找到一次可以跟中共暴政决战的时刻,这将是我们想做的事情。总之一句话,香港大反抗不是香港一个城市的事情,香港已成为整个人类命运关注的中心。再说一遍,如果我们任由中共暴政践踏了自由香港,践踏了香港人民,那不只自由财产会受到威胁,不只东亚大陆的民主化遥遥无期,反制中共集权主义扩张的事业会受到重大威胁。我帮助香港就是在帮我们自己,我们支持香港,就是在支持人类的自由民主事业。

台湾,现在中国一个很敏感的话题,那更是两岸关系中最为敏感的话题。所以,我们在谈论台湾敏感话题前,我们首先谈论、讨论一下统独的问题。在我看来,现在海峡两岸所谓统独,根本就是伪概念,是虚假的概念,海峡两岸间现在不存在统一的政治基础。为什么这么讲?请大家思考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统一或什么叫做符合现代法精神的统一呢?符合现代法精神统一就是必须是自由人民的自愿结合,只有这样方式下的统一才是合法的。可是现在海峡两岸,台湾人民经过几十年艰苦的奋斗已经赢得了属于自己的民主和自由。在很多次的美国自由之家的年度评选中,台湾的自由度都名列世界前茅的,是世界上最自由的国家,有的时候,在有的年度,甚至比日本都自由。

那么对岸也就是在中国人民的真实身分就是中共暴政的政治奴隶,他们被剥夺了属于自由人的几乎全部权力。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能统一,自由民主和集权专制水火不容,冰火不能共存,海峡两岸根本就不存在统一的政治基础。所以,我说在当前的背景下,统一就是个伪概念,在这种情况下的统一只能意味政治的悲剧,那就是自由台湾被中共强权所征服,所谓的统一只有这样一种涵义。而这样一种涵义的统一,显然是违背整个人类的自由民主事业的基本价值,是我们绝对不能接受和同意的。

从中国大陆或东亚大陆民主主义的角度讲,如果我们任由中共暴政征服自由的台湾,那东亚大陆将更为长久的处于集权专制黑暗大陆的状态。因为中共大陆征服自由台湾必然产生客观效应,会极大的推迟中国民主化的进程。有的人还讲什么台湾前途不能由台湾人民决定,要由海峡两岸的14亿人共同决定,那更是种荒唐至极的说词。

为什么这么讲?请问中国14亿人你们决定自己的命运吗?你们能决定自己国家的命运吗?你们连自己的命运都决定不了,你们自己的命运都完全操控在那1000万贪官污吏的手中,你们是政治奴隶,你们怎么有资格和能力去决定2300万自由台湾人命运和前途?政治奴隶没有权力决定自由人的命运。我们中国人如果还有起码的血性、良知、做人尊严的话,我们首先应该想的不是去决定别人的命运,而是如何从中共暴政手里夺回属于我们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力,这就是我对海峡两岸所谓统独问题的基本看法。

我们今天讲的自由台湾的觉醒是什么?我从2009年出版一本关于“台湾叫做中华民国”有关的书,撰写了十多本。会出版只是为了一个目的,那就是提醒台湾社会他们所面临的主权、国家危机,也就是中共的盟台战略,每时每刻都没也停过。那么这样一种提醒,我个人还是感到台湾政治权力范畴内的觉醒,觉醒什么呢?就是中共暴政对自由台湾迫在眉睫、严峻的危机有足够的警觉性,而这种觉醒在相当程度上是香港的大反抗所引发的。大家都知道2019的元旦习近平发表了文章,这个文章里提到习近平明确提出要用“一国两制”方式来解决台湾问题,而且把解决台湾问题强调到一个极其警惕的程度。

所谓“一国两制”就是个骗局,要以(中共)中央政府的民意凌驾于自由台湾之上,而台湾被矮化回中共之下的行政特区,这就是所谓的“一国两制”,表面上看来一个国家两种制度,实际上完全处于(中共)中央权威之下。习近平在元旦提出的“一国两制”,用各种方式强化对台湾的步步进逼,其实中共有很明确的台湾战略,就是在2020年全面操控ˊ这次大选,让他们的政治代理人通过选举,就像当年希特勒一样,通过表面的民主选举掌握台湾最高的行政权力,然后达到征服自由台湾的目的。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迟迟不敢动用恐怖主义暴力进行镇压的根本原因。

当然如果扶植代理人没有成功的话,他们将在2021年7月中共建党100周年之前,动用他们全部的能量,包含军事能量,来征服自由台湾,把台湾变成庆祝建党100周年的献福礼。习近平为巩固共产皇帝的集权专制统治来提供政治要素,这就是整个中共谋台战略的要点。所以依我说自由台湾的自由危机是迫在眉睫的,但是在长期以来,台湾国家权力的意志中,缺乏对国家危机警觉性,这次香港的大反抗,彻底揭发了中共“一国两制”的骗局。

所以台湾社会开始觉醒了,台湾国家权力范畴、意志也开始觉醒了,他们意识到了中共迫在眉睫的威胁。有人常会用一种很莫名其妙的思维来否认中共的威胁,有的部队惨绝人寰,它们为什么不把自己士兵生命当作一回事?因为它们就是要消灭这些人。

(完)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