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袁紅冰:2019香港大反抗啟示和自由台灣崛起(上)(圖)

2019-09-19 01:37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前北京大學教授、作家、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發起人袁紅冰近日在溫哥華進行專題演講。
前北京大學教授、作家、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發起人袁紅冰近日在溫哥華進行專題演講。(圖片來源:看中國)

【看中国2019年9月19日讯】(看中國溫哥華記者報道)前北京大學教授、作家、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發起人袁紅冰,近日在溫哥華進行「2019香港大反抗的啟示和自由台灣的覺醒」專題演講,他呼籲國際社會關注支持香港反送中」運動。

在演講中,袁紅冰認為,香港「反送中」運動所提出的5大訴求是香港人對現實認知的一種深刻反映,抗議「香港法治惡法化」,爭取自由民主。這次運動也已將香港與自由台灣的命運緊緊聯繫在了一起,連結成了一個命運共同體。

袁紅冰呼籲國際社會關注支持香港「反送中」運動,從政治經濟等方面向北京當局施加壓力,避免1989年「六四」學運歷史悲劇重演。

以下是袁紅冰演講主要部分聽打紀錄。

**********************************************************************

朋友們,大家好!

今天我們聚集在這裡,無論你是來自大陸、來自香港,還是來自台灣,我覺得我們都屬於一個共同的族群,那就是自由人。

所以,由於這個演講的時間比較長,我就坐下來希望大家能夠原諒,謝謝大家。

今天演講的題目叫做《2019香港大反抗的啟示和自由台灣的崛起》。我們說夏天是一個屬於暴風雨的季節,可是今天2019年最為壯烈雷雨雲不在自然界,而是在人文歷史的地平線升起。這團雷雨雲,從6月開始夾著驚雷激電迅速的湧入時代中心,湧入國際社會關注的中心,這就是2019香港的大反抗運動。

那麼為甚麼把香港的大反抗運動和自由台灣的命運聯繫在一起做這個講座呢?那是因為香港這次大反抗運動過程中,中共暴政在香港所實施的國家恐怖主義的罪刑,對於自由的台灣是一個強而有力的警鐘,香港的這次大反抗運動已經是香港的命運和自由台灣命運聯繫在了一起,連結成了一個命運的共同體,我們如果從一個更廣闊的視角來看,這次香港的大反抗運動不僅和自由台灣的命運聯繫在一起,它也和東亞大陸的自由民主化的進程聯繫在一起。

香港反抗,它和整個人類社會當前的國際社會反制中共集權主義全球擴張的事業聯繫在了一起,一個很明顯的事實就是:如果我們這次任由中共強權踐踏了香港,我們如果任由香港人民在孤獨中反抗,如果我們任由香港再一次被中國暴政的國家恐怖主義就像他們三十年前曾經做過的那樣,那麼被荼毒的不僅是香港,東亞大陸的民主化進程將由於人類社會的冷漠,而更加遙遠。同時反制中共集權主義全球擴張的國際和平事業也會遭受重大的挫敗,這就是我們今天為甚麼一定要在這裡關注香港大反抗運動的根本原因。

那麼這次香港的大反抗它究竟是由何而起,我們大家都知道,林鄭月娥,香港官辦的、共產黨封的特首,她不過是個魁儡,真正在操作香港政權的是中聯辦和國台辦。那麼中共統治香港以來,香港逐漸由一個自由的社會逐漸向一個集權專制的社會轉化。因為在中聯辦合這些狗官的視野中,他們毫不關心香港的民生、香港人民的民主或者自由。從他們統治香港人民以來,已經有將近一百萬人移民香港。在中共的批准之下,這些人絕大部分是甚麼人呢?一部份是中共的線人,中共貪官污吏家族的成員,或者他們的白手套,或者依附於他們的奸商,這百萬人群湧入香港以後在做一件事,在為中共貪官污吏設立一個洗錢的中轉站,這才是香港危機的最重要的根源。

我們簡單的一句話就是香港這次大反抗的原因在哪裡?就在於香港法治的全面中共專制惡法化,我再說一遍香港法治的全面的中共專制惡法化,是這次香港反抗的基本原因。

剛才有一位香港朋友跟我講,她的丈夫和兒子昨天晚上都參加了一次香港遊行活動還是示威活動,而且這次活動呢,他們沒有向香港警察申請,因為香港警察現在已經開始用他們警察權踐踏香港人的遊行示威抗議的權利了,他們不批准。那麼不向他們申請就去遊行示威抗議到底對不對?亞力士多德就做過一個對法律的基本區分,那就是法律有良法和惡法的區別。良法才是法,良法才需要遵守,遵守良法才是一個人應該具有的基本道德。惡法非法,惡法不僅不應當遵守,而且只有攻破惡法的羅網才能真正實現良法的精神。那麼現在香港施行的不允許人們遊行示威的這種警察法,它就是專制惡法,所以香港人民只有攻破專制惡法的羅網,才有可能贏得屬於自己的自由。

為甚麼這次反抗會如此之激烈呢?那麼在我的觀察中,因為香港人民意識到,他們已經在也沒有退路了。如果任由香港法治的專制惡法化這個趨勢繼續發展下去,香港人將陷入中國大陸的十四億人一樣(的處境),逐步淪為中共專制惡法的政治奴隸,他們將失去屬於自由人的全部權利和驕傲,這是香港人這次奮起反抗的一個根本原因。有的人把香港人,污衊香港人是什麼經濟動物,但是通過這次香港的大反抗,我們可以看到香港人是一個自由的族群。

前幾天,我看過一個香港朋友寫的一篇文章。那個文章的原文我記不太清了,記不太準確了,但他的意思就是說,香港人不是經濟動物,金錢對於香港人來說不是最高的價值,自由的活著和死去才是最重要的,做一個自由人才是最重要的。那麼,我們這次看香港的大反抗啊,他會給我們中國人什麼啟示呢?我想至少有這麼幾個啟示,第一個啟示,這是一次為了自由的理想而進行的抗爭。我這麼講有甚麼根據呢?請大家看一下香港人的五項訴求,這五項訴求裡有哪一項是所謂的經濟訴求呢?全部訴求都是政治性的、都是法律性的,這說明了甚麼?說明了向港人對現實狀況的認知到了一個極其深刻的程度!他們知道香港現在所有民生的艱難和經濟的凋敝根本原因,就在於中共暴政所推行香港法治的專制惡法化,這種專制惡法化的那些具體的表現我們就沒有時間去一一地羅列了。所以香港人這次提出的所有訴求都是政治性的,他們提到了一個問題的根本,就是中國暴政的政治鐵手正在扼住香港自由的咽喉,如果不把這支鐵手打碎,香港的民生凋敝、經濟衰退的狀況不可能從根本上得到改變。所以,他們要雙普選。中國現在有一些人說香港人不要要求雙普選了,他們不知道雙普選是這五個訴求的靈魂。

「時代革命,光復香港」是什麼意思?就是把香港的主導權奪回,從中國狗官的手裡奪回到香港人民手中。時代革命是甚麼?就是對於中共暴政不抱任何幻想,當代的民主革命。在當代的政治背景下,我們如何應該理解民主革命的內涵?就是用人類理性和良知所允許一切方式、方法摧毀中共暴政,實現憲政民主。

有的人現在在污衊我們香港勇敢的年輕人,說勇武派年輕人是在使用暴力,這是一種政治陰謀。我們回顧一下,前蘇聯和東歐地區的全民起義和人民反抗,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東歐地區的人民反抗,我們看到了甚麼現象呢?一個現象就是:由於當時前蘇聯共產黨領導人沒有強力動用國家暴力來鎮壓人民,所以在前蘇聯那次民主轉向是相對和平的方式進行的,沒有很多生命的代價。但是在另一個國家羅馬尼亞,齊奧賽斯庫使用國家暴力來鎮壓人民的反抗,於是,人民就用更加激烈的方式摧毀了齊奧賽斯庫的獨裁統治。這個現象說明了甚麼?說明了人民反抗的激烈程度不是由人民決定的,是由獨裁者所決定的。他們鎮壓的力度越大,人民反抗的激烈程度就越大。這次香港的現實是不是如此?那些勇武派年輕人他們不是暴力,大家一定要注意,把他們說成暴力是中共的一個十分陰險的政治陰謀,我們不能夠跟著它們起舞,也說我們的年輕人是甚麼暴力。在香港只有暴政沒有暴民。在香港乃至整個東亞大陸,在當代這個時代只有一種暴力,那就是中共強權的國家恐怖主義暴力。香港青年的勇武派他們的抗爭,在幾百年前偉大的盧梭就指出人民在暴政前擁有起義的權利。那麼我們也同時必須承認,在中共暴政的暴力鎮壓國家恐怖主義暴力鎮壓面前,人民有正當防衛的權力。所以香港勇武派的青年們,他們的行為並不是甚麼暴力,而是合法的政治強制力,符合自然法的政治強制力,自然法的效力高於人令法。共匪的這個專制法律是不應當被遵守的專制惡法,所以在這點上,我們一定要對香港年輕的勇武派的戰士們,表達我們的敬意。

那麼這次香港大反抗還有一個啟示,那就是他們沒有領袖,他們好像都是被一種共同的理念所引導,那當然這也是得於我們現代網絡時代、信息時代的這個信息交流的便利性,使他們能夠迅速的在一個共同的理念之下集合起來,他們沒有像傳統反抗那樣有自己的領袖。傳統的反抗運動不斷有各種各樣的領袖,有些領袖他們有可能被收買,他們都可能有自己的侷限性。這個也是亞里斯多德在兩千多年前就講過,他說每個人都有可能是偏私的,有自己的私慾、有弱點的,但是人類有一個優勢就是人類可以抽像有共同的理念,這種理念呢,它可能成為一個純粹真理。這次香港大反抗這些年輕人呢,他們不再接受傳統印象運動中的領袖概念,他們只為心中的信念、心中的理想,只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理想所招喚、所吸引,同時他們也為理想之下的各種具體訴求,譬如五大訴求中的其他幾項訴求都很具體,像雙普選這些訴求都很具體,他們把理想和現實緊密的結合在一起。這種理念在引導他們不斷地進行抗爭,使得共匪就是想要去分化瓦解、去收買他們的領袖都不知道該從何做起。

其實這個問題在八九「六四」學運的時候也是很突出的一個問題,當然我們有很多事情都有待查證,但是有一個基本事實就是:當時中共對很多的學生進行收買,而這些收買呢,在相當程度上使那場全民反抗最後喪失了轉化為人民起義的能量,所以我們「六四」失敗了。而第二年,蘇聯和東歐地區的人民就勝利了,我們喪失了一次歷史的機遇。所以,直到今天我們就必須為自己喪失歷史機遇的錯誤,承受著中共暴政的踐踏和荼毒。這就是香港的第二個啟示。

香港朋友們這次反抗的第三個啟示,就是對中國大陸民主化運動的第三個啟示呢,在我看來就是,不準確的講吧或者是表面上看到「無組織化」,但我認為這種無組織化是一種秋風轉捲落葉,那樣的行動一致有序,整個運動表面上沒有組織,而實際上展現出那麼強大的組織能量,更於無形之中又有堅硬的組織能量,這是中國大陸必須記取的經驗、啟示。具體的講,就是香港實際上這次反共就是在平常生活中,或者在各種方式中形成的很多個小的團隊,無數的一個一個像細胞一樣的反抗細胞的小團隊,通過現代網絡迅速的在短時間內,為共同信念和理念形成了強大的組織化能量,這就是給我們的啟示。

那麼在講完這個啟示後,我想再分析一下,這次香港大反抗的前景。現在不斷的有人在分析,第一種可能的前景,我們只說可能性,在中共的收買、利誘、分化、瓦解等運作之下,反抗運動逐漸的消亡。港澳辦有個副主任叫馮巍,他是我大學的同班同學,曾是第一任駐港部隊的新聞發言人和法治處處長。當年他卸任,十多年前卸任回中國時,在一次朋友聚會中,他說過這樣一句話,他的感覺是香港特務線人比北京還要多,我們都知道北京到處都是被共匪收買的甚麼小腳偵擊隊、一個賣報的有可能是告密者,那都是警察發展的線人。他說香港的這種人比北京還多,那是十多年前啊!那經過這些年的時間,又有多少這種人湧入香港,中共控制香港最惡毒的方法就是,不斷地把它們的社會基礎包含這些告密著、線人、貪官污吏家族成員,他們的大奶、二奶、三奶、四奶、五奶以及依附於他們的奸商,不斷地湧入香港,使香港社會基礎逐漸改變。所以現在這樣的背景下,他們更有一定的社會能量對這次反抗運動進行分化瓦解,這個我們一定要警惕。

前段時間最惡毒分化瓦解的陰謀就是把這次反抗運動的參與者分為兩派,一派叫做「和理非」,另一派叫暴徒。我們說的勇武派的抗爭,被它們稱為暴徒,想用這樣一個方法,從思想上、精神上、價值觀念上撕裂這次反抗運動的隊伍。因此,我們一定要充分的警惕,和理非只是一種反抗的方式。我剛才講了,甚麼叫民主革命?怎麼能改變自己的命運,通過民主革命改變自己的命運。甚麼叫民主革命?就是運用人類理性良知所允許的一切方式和方法來發起反抗運動。而勇武派是整個這次香港和平示威運動一個對中國暴政的正當防衛,當中共暴政用國家恐怖主義能量和力量來鎮壓香港和平抗議的時候,人民就當然取得了正當防衛的自然法的權利,當然就取得了盧梭所認證的在暴政前起義的權利。所以,我們一定要意識到這兩者,和平抗議者和這個勇武派他們是一個整體,他們是血肉相聯的一個整體。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 魯宇仁 来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