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斧头帮”到底“解放”了谁?(图)

2019-09-03 14:35 桌面版 正體 4
    小字

“斧头帮”到底“解放”了谁?
“斧头帮”到底“解放”了谁?(网络图片)

每年,红色帝国为了纪念“斧头帮”建帮诞日,举国上下,唱左打右,大张旗鼓,人兽共舞,神州处处妖魔鬼怪,群魔乱舞。真可谓是历史空前,千古绝唱。说什么“斧头帮”的四大历史功绩,说什么“斧头帮”是中国人民的“大救星”……等等,华夏人真幸福,能够与“斧头帮”权贵团伙一道手舞足蹈,奴主狂欢,狼羊纷飞,历史畸形荒诞,世界独此一国。

是什么“神灵”让这个红色帝国人民如此着魔,是什么力量令这个红色帝国人民如此兴奋。“斧头帮”到底是什么东西,它使一个国家举国狂欢,歌功颂德,颠鸾倒凤。带着这些疑难,我郁闷不已,我百思不解,六十余载,人类巨变,然在世界的东方这个古老文明大国,却依然是个奴隶国家,依旧是个黑帮社会。

“权力黑化,匪帮治国”是这个红色帝国一大特色和真实写照,因为这个国家完全被一个“斧头帮”统治,流氓专横,恃强凌弱、邪恶透顶,无法无天。这个赤匪起家曾经打着“解放全人类”口号的共产黑帮,到处流窜、颠覆世界、作乱人类,在人人痛恨、个个喊打和唾沫抛弃的绝境中,却仓皇逃难九州,竟然顽固扎根东方国家,开花结果,根深叶茂,实在令人不可思议,让人叹为观止。

“斧头帮”到底有什么魔法令这个红色帝国人民着魔中邪,让这么一个脑残和奴懦的十几亿奴隶这么疯癫狂欢,这么痴心妄想,“斧头帮”又到底“解放”了谁?这是一个值得人们思考的深刻性问题,其实这个深刻问题早就有人想解开,只是,在一个与牛对话、与狼共舞的猪牛羊圈内,那些有心有志、不想当奴隶的勇者们无数次冒着生命安危奋斗抗争,冲破枷锁,无奈力量弱小,寡不敌众,只有在奴狗的嘲笑和羊群的冷血中被恶狼本性的“斧头帮”吞噬。所以,悲剧不断,代代为奴。这是懦奴社会的必然定律,这就是命运,历史的命运。

然,生命法则,正邪之战是生命共同主题,尤其人类,正义必将战胜邪恶,这是不容置疑。要打破宿命,必须觉醒,全力抗争!所以,改变命运,必须认清邪恶的本性面目,只有从历史的自省反思和发展眼光中才能打破这个宿命。历史照亮人前行,也只有历史才能让人识别真伪,真实的历史唤醒了一个国家和人民,历史具有召唤良知和正义的意义,历史点亮生命,引领人民挺身前行,历史就是真理!

在世界东方的泱泱大国,一个自称“解放全人类”共产黑帮——“斧头帮”,它拥有一支带有欺骗性并由羊奴和狼狗组成“人民匪军”,它保家卫国的宗旨是“对外可以高度克忍,对内坚决绝不手软”。听起来,这是一支斗志昂扬战无不胜的威武之师,从名字来看,这支军队应该是以“解放”这个国家人民为己任的。那么,在“斧头帮”精心颠覆、窃国盗名和吸血壮大中,这个伟大、光荣和正确的新国家,人民有没有得到真正的“解放”呢?

让我们从历史和现实中对比起来找答案:

一、工人得到“解放”了吗?

“解放”前,工人可以自由组建工会、自由组党和加入不同政党,可以依靠自己的工会维护自己的权益,一个工人的薪金往往可以养一大家子人。“解放”前,这个万恶的旧社会人民却活着这么实在,这么劳有所得,这么自由自在。

“解放”后,工人没有组建工会的权利,只能被迫面对流氓暴政一手操控的伪工会,没有任何实质的参与权,更不用提组建政党和自由入党了。工人不但受到残酷的剥削和压榨,并且没有任何实质的维权渠道。工人的薪金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根本无法养家糊口。在21世纪的今天,在这个专制流氓暴政邪恶的“斧头帮”统治下,就连“知名的外资”也这样都频频被暴虐待工人,其他国有和民营的大小企业更不用提了。敢于反抗的工人,要么被老板威胁甚至殴打,要么被这个流氓邪恶血腥残忍的“斧头帮”“维稳”、监控甚至抓捕、判刑,最轻的也是被患有“精神病”了。

二、农民得到“解放”了吗?

“解放”前,农民如果有自己的土地,可以自由耕地,也可以租给别人,自己当“地主”。如果没有自己的土地,可以租种别家的土地谋生。如果上述情况都不适合自己,可以去当工人。农民只是一种职业,不是一种身份的标志,也没有所谓的户籍制度,想迁徙到城市或别的地方,都是自然而然,十分简单的。

“解放”后,有地的农民被流氓“斧头帮”以“公有制”的名义把土地给抢走了,所谓的“改革开放”后,农民虽然“分”到了土地,但所有权居然不是自己的,自己不过是“承包”而已,说白了就是:土地是“斧头帮”流氓所有,农民只能从这个“斧头帮”流氓手里租地来种。农民有时候连想种什么都不是自由的,“斧头帮”专制流氓政府命令你种什么就得种什么,但亏钱了他们却不负任何责任。所有的农民都被这个“斧头帮”专制流氓暴政邪恶费尽心思弄出来的户籍制度绑在土地上,无法自由迁徙,“农民”成了身份的标志,成了下等人,去哪里都要看所谓干部和城里人的眼色。

三、知识份子得到“解放”了吗?

“解放”前,知识份子享有充分的舆论自由、新闻出版自由,可以自由创办各种报刊、杂志,可以自由发表各种文章,可以自由组党、结社等等。知识份子德高望重,是人民的表率,是最受重的人群之一,知识份子的收入在社会中也处于上层,享有优越的物质生活条件。

“解放”后,知识份子先是被“斧头帮”专制流氓的暴政罗织各种罪名进行屠杀和迫害,而后剥夺自由创作、自由出版、自己办报、自由发表的权利,没有任何实质的政治自由,举手投足都要看这个流氓邪恶的“斧头帮”脸色,绝大部分知识份子的收入处于社会中下层,难以养家餬口。大部分知识份子失去了灵魂,有的成了“犬儒”,有的成了“叫兽”,甚至有的成了“五毛”……知识份子被人民唾沫,得不到社会的尊重。

四、商人得到“解放”了吗?

“解放”前,商人为国也好、为民也好、为己也好,兴办实业、走南闯北、自由交易、经营家业……一切都安然自在,辛辛苦苦积攒的财产也得到充分的保护,可以安安然然的世代继承、拥有和享受,也可以自由举办慈善事业,扶残济困。

“解放”后,商人财产被迫“充分”(实际上落入“斧头帮”红色和权贵流氓的口袋),商人被禁止经商做生意,商人的地位处于社会最底层。所谓“改革开放”之后,虽然可以经商了,但能赚钱的行业都被“斧头帮”这个流氓邪恶几百家族垄断,商人只能去干最苦、最累、利润最微薄的行业。而且还要被这个“流氓邪恶”榨取重税,商人被压得喘不过气来。而辛辛苦苦积累的财产也得不到保护,随时存在被“斧头帮”暴政邪恶强行“征收”,甚至罗织罪名“没收”的风险。在21世纪的今天,尤其是人类信息文明的今天,一些著名的影星的“基金会”居然只能挂靠在这个专制流氓“斧头帮”的所谓官方慈善机构下面才能运作,并且还有签约期限,出现慈善义举可能无法继续进行的荒唐局面。虽然,在社会压力下,“基金会”得以“破例”成立,但仍然受到种种或明或暗的限制。

“斧头帮”到底“解放”了谁?以上的鲜明对比,足以擦亮人民眼睛,识别匪帮的真面目,历史明证真伪!

历史证明,“斧头帮”是一个彻头彻尾流氓邪恶的团伙,是与普世价值背道而驰的,它的一切行为都是与人民为敌的,而且赤祼祼的沾满了人民血腥的嗜血黑帮,所以,“斧头帮”实行独裁专制,刃民祸国,暴政无遗,是反人类、反人性、反人道和反人民的!

由此可见,在“斧头帮”政权统治下的国家,包括北韩、古巴、伊朗等四大天王的独裁专制国家所谓的“人民解放军”也好,“人民革命军”也罢,其实都是一群带着“斧头帮”本质的黑帮匪徒,趁火打劫,无恶不作,说白了都是带有狼狡猾吃人本性的一种变相的欺骗性,在他们的心目中根本不存在“人民”两个字,“人民军队”只不过是未经人民同意、擅自盗用“人民”名号的一个土匪军队。他们不是人民的军队,不是国家的军队,而是听命于“斧头帮”的专制流氓独裁暴政集团的私家军、党卫军。他们“解放”的不是工人、农民,也不是知识份子、商人,他们“解放”的仅仅是“斧头帮”他们的主人:杀人成性、荒淫无度、专制恋权、贪污堕落的专制独裁暴政集团成员及其子女。人民不单没有得到“解放”,反而被奴役了。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