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斧頭幫」到底「解放」了誰?(圖)

2019-09-03 14:35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斧頭幫」到底「解放」了誰?
「斧頭幫」到底「解放」了誰?(網絡圖片)

每年,紅色帝國為了紀念「斧頭幫」建幫誕日,舉國上下,唱左打右,大張旗鼓,人獸共舞,神州處處妖魔鬼怪,群魔亂舞。真可謂是歷史空前,千古絕唱。說什麼「斧頭幫」的四大歷史功績,說什麼「斧頭幫」是中國人民的「大救星」……等等,華夏人真幸福,能夠與「斧頭幫」權貴團夥一道手舞足蹈,奴主狂歡,狼羊紛飛,歷史畸形荒誕,世界獨此一國。

是什麼「神靈」讓這個紅色帝國人民如此著魔,是什麼力量令這個紅色帝國人民如此興奮。「斧頭幫」到底是什麼東西,它使一個國家舉國狂歡,歌功頌德,顛鸞倒鳳。帶著這些疑難,我鬱悶不已,我百思不解,六十餘載,人類巨變,然在世界的東方這個古老文明大國,卻依然是個奴隸國家,依舊是個黑幫社會。

「權力黑化,匪幫治國」是這個紅色帝國一大特色和真實寫照,因為這個國家完全被一個「斧頭幫」統治,流氓專橫,恃強凌弱、邪惡透頂,無法無天。這個赤匪起家曾經打著「解放全人類」口號的共產黑幫,到處流竄、顛覆世界、作亂人類,在人人痛恨、個個喊打和唾沫拋棄的絕境中,卻倉皇逃難九州,竟然頑固扎根東方國家,開花結果,根深葉茂,實在令人不可思議,讓人嘆為觀止。

「斧頭幫」到底有什麼魔法令這個紅色帝國人民著魔中邪,讓這麼一個腦殘和奴懦的十幾億奴隸這麼瘋癲狂歡,這麼痴心妄想,「斧頭幫」又到底「解放」了誰?這是一個值得人們思考的深刻性問題,其實這個深刻問題早就有人想解開,只是,在一個與牛對話、與狼共舞的豬牛羊圈內,那些有心有志、不想當奴隸的勇者們無數次冒著生命安危奮鬥抗爭,衝破枷鎖,無奈力量弱小,寡不敵眾,只有在奴狗的嘲笑和羊群的冷血中被惡狼本性的「斧頭幫」吞噬。所以,悲劇不斷,代代為奴。這是懦奴社會的必然定律,這就是命運,歷史的命運。

然,生命法則,正邪之戰是生命共同主題,尤其人類,正義必將戰勝邪惡,這是不容置疑。要打破宿命,必須覺醒,全力抗爭!所以,改變命運,必須認清邪惡的本性面目,只有從歷史的自省反思和發展眼光中才能打破這個宿命。歷史照亮人前行,也只有歷史才能讓人識別真偽,真實的歷史喚醒了一個國家和人民,歷史具有召喚良知和正義的意義,歷史點亮生命,引領人民挺身前行,歷史就是真理!

在世界東方的泱泱大國,一個自稱「解放全人類」共產黑幫——「斧頭幫」,它擁有一支帶有欺騙性並由羊奴和狼狗組成「人民匪軍」,它保家衛國的宗旨是「對外可以高度克忍,對內堅決絕不手軟」。聽起來,這是一支鬥志昂揚戰無不勝的威武之師,從名字來看,這支軍隊應該是以「解放」這個國家人民為己任的。那麼,在「斧頭幫」精心顛覆、竊國盜名和吸血壯大中,這個偉大、光榮和正確的新國家,人民有沒有得到真正的「解放」呢?

讓我們從歷史和現實中對比起來找答案:

一、工人得到「解放」了嗎?

「解放」前,工人可以自由組建工會、自由組黨和加入不同政黨,可以依靠自己的工會維護自己的權益,一個工人的薪金往往可以養一大家子人。「解放」前,這個萬惡的舊社會人民卻活著這麼實在,這麼勞有所得,這麼自由自在。

「解放」後,工人沒有組建工會的權利,只能被迫面對流氓暴政一手操控的偽工會,沒有任何實質的參與權,更不用提組建政黨和自由入黨了。工人不但受到殘酷的剝削和壓榨,並且沒有任何實質的維權渠道。工人的薪金遠低於世界平均水平,根本無法養家糊口。在21世紀的今天,在這個專制流氓暴政邪惡的「斧頭幫」統治下,就連「知名的外資」也這樣都頻頻被暴虐待工人,其他國有和民營的大小企業更不用提了。敢於反抗的工人,要麼被老闆威脅甚至毆打,要麼被這個流氓邪惡血腥殘忍的「斧頭幫」「維穩」、監控甚至抓捕、判刑,最輕的也是被患有「精神病」了。

二、農民得到「解放」了嗎?

「解放」前,農民如果有自己的土地,可以自由耕地,也可以租給別人,自己當「地主」。如果沒有自己的土地,可以租種別家的土地謀生。如果上述情況都不適合自己,可以去當工人。農民只是一種職業,不是一種身份的標誌,也沒有所謂的戶籍制度,想遷徙到城市或別的地方,都是自然而然,十分簡單的。

「解放」後,有地的農民被流氓「斧頭幫」以「公有制」的名義把土地給搶走了,所謂的「改革開放」後,農民雖然「分」到了土地,但所有權居然不是自己的,自己不過是「承包」而已,說白了就是:土地是「斧頭幫」流氓所有,農民只能從這個「斧頭幫」流氓手裡租地來種。農民有時候連想種什麼都不是自由的,「斧頭幫」專制流氓政府命令你種什麼就得種什麼,但虧錢了他們卻不負任何責任。所有的農民都被這個「斧頭幫」專制流氓暴政邪惡費盡心思弄出來的戶籍制度綁在土地上,無法自由遷徙,「農民」成了身份的標誌,成了下等人,去哪裡都要看所謂幹部和城裡人的眼色。

三、知識份子得到「解放」了嗎?

「解放」前,知識份子享有充分的輿論自由、新聞出版自由,可以自由創辦各種報刊、雜誌,可以自由發表各種文章,可以自由組黨、結社等等。知識份子德高望重,是人民的表率,是最受重的人群之一,知識份子的收入在社會中也處於上層,享有優越的物質生活條件。

「解放」後,知識份子先是被「斧頭幫」專制流氓的暴政羅織各種罪名進行屠殺和迫害,而後剝奪自由創作、自由出版、自己辦報、自由發表的權利,沒有任何實質的政治自由,舉手投足都要看這個流氓邪惡的「斧頭幫」臉色,絕大部分知識份子的收入處於社會中下層,難以養家餬口。大部分知識份子失去了靈魂,有的成了「犬儒」,有的成了「叫獸」,甚至有的成了「五毛」……知識份子被人民唾沫,得不到社會的尊重。

四、商人得到「解放」了嗎?

「解放」前,商人為國也好、為民也好、為己也好,興辦實業、走南闖北、自由交易、經營家業……一切都安然自在,辛辛苦苦積攢的財產也得到充分的保護,可以安安然然的世代繼承、擁有和享受,也可以自由舉辦慈善事業,扶殘濟困。

「解放」後,商人財產被迫「充分」(實際上落入「斧頭幫」紅色和權貴流氓的口袋),商人被禁止經商做生意,商人的地位處於社會最底層。所謂「改革開放」之後,雖然可以經商了,但能賺錢的行業都被「斧頭幫」這個流氓邪惡幾百家族壟斷,商人只能去幹最苦、最累、利潤最微薄的行業。而且還要被這個「流氓邪惡」榨取重稅,商人被壓得喘不過氣來。而辛辛苦苦積累的財產也得不到保護,隨時存在被「斧頭幫」暴政邪惡強行「徵收」,甚至羅織罪名「沒收」的風險。在21世紀的今天,尤其是人類信息文明的今天,一些著名的影星的「基金會」居然只能掛靠在這個專制流氓「斧頭幫」的所謂官方慈善機構下面才能運作,並且還有簽約期限,出現慈善義舉可能無法繼續進行的荒唐局面。雖然,在社會壓力下,「基金會」得以「破例」成立,但仍然受到種種或明或暗的限制。

「斧頭幫」到底「解放」了誰?以上的鮮明對比,足以擦亮人民眼睛,識別匪幫的真面目,歷史明證真偽!

歷史證明,「斧頭幫」是一個徹頭徹尾流氓邪惡的團夥,是與普世價值背道而馳的,它的一切行為都是與人民為敵的,而且赤祼祼的沾滿了人民血腥的嗜血黑幫,所以,「斧頭幫」實行獨裁專制,刃民禍國,暴政無遺,是反人類、反人性、反人道和反人民的!

由此可見,在「斧頭幫」政權統治下的國家,包括北韓、古巴、伊朗等四大天王的獨裁專制國家所謂的「人民解放軍」也好,「人民革命軍」也罷,其實都是一群帶著「斧頭幫」本質的黑幫匪徒,趁火打劫,無惡不作,說白了都是帶有狼狡猾吃人本性的一種變相的欺騙性,在他們的心目中根本不存在「人民」兩個字,「人民軍隊」只不過是未經人民同意、擅自盜用「人民」名號的一個土匪軍隊。他們不是人民的軍隊,不是國家的軍隊,而是聽命於「斧頭幫」的專制流氓獨裁暴政集團的私家軍、黨衛軍。他們「解放」的不是工人、農民,也不是知識份子、商人,他們「解放」的僅僅是「斧頭幫」他們的主人:殺人成性、荒淫無度、專制戀權、貪污墮落的專制獨裁暴政集團成員及其子女。人民不單沒有得到「解放」,反而被奴役了。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