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现场:针对香港年轻人的屠杀(图)

2019-06-14 07:29 作者:卢斯达 桌面版 正體 9
    小字

香港
 相互安慰的香港年轻人(DALE DE LA REY/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6月14日讯】一切可以从2016年说起,旺角警民冲突之后,除了一批示威者被罗织“暴动”罪名之外,接下来还名正言顺“回收”香港人一直享有的人权,例如参选权,很多本土派乃至较中间的自决派参选人,在2016年的大选前被取消参选资格,理由是他们的“政见”不符合《基本法》。

大选完结之后,一些得到选民授权的议员,也被剥夺议席,例如梁颂恒、游蕙祯、罗冠聪等等。这些人的政见、立场、议政风格,南辕北辙,但大致上的共通点,就是年轻。年轻不是一个政见,但在中殖的香港,却是一个备受打压的政治属性。

中共在2016至2017年,雷厉风行打击了一整个世代的政治权利,将他们进入体制改革香港的希望掐碎。也许是因为他们大多数都只认同自己是香港人,而不是中国人或“中国香港人”,这些身份认同的变化,令中国十分不安。选举主任和“中国人大”列出的候选人“不符规定”之处,千奇百趣,但说到底,就是中共可以容忍老一辈的政客,但对于新一代的从政者,一个也不容许进入体制。

没有年轻人的参与,香港进入“政治低潮”。所谓鲇鱼效应(Catfish Effect),就是在一个群体引入积极的少数,令被动者变得主动。因而,年轻人杀光之后,好不容易有了些微波澜的香港政治,又仿佛重回过渡期的超稳定结构。

中共和香港特区政府借一宗台湾杀人案,不顾社会各界强烈反对,强行修订“逃犯条例”,试图令香港和中国之间失去法制防火墙,令两制变成一制,激起波澜壮阔的街头反对运动。

在6月9日的百万人大游行之后,特区政府拒绝让步,表示会继续修例,很多年轻人没有放弃,积极组织街头运动,包围并希望攻入立法会,与警方正面冲突。6月10日凌晨,他们组织了一次不成功的包围。亲身观察,有八成以上都是30岁以下的年轻人,大学生很多,他们几乎没有任何装备,一腔热血,当晚就有十多人被拘捕。

6月11日晚,群众又发起翌日在金钟政府总部一带示威,当晚警方大举出动,特别针对年轻人,例如在金钟港铁站刻意截查年轻途人,有一批年轻男子一字排开被搜身。相片拍下,引起众怒。

一些平时养尊处优的泛民议员,也赶到港铁站与警员理论,警方完全没有好好解释为何专门搜查年轻人,他们的搜查有什么客观准则?这一切是否为了阻吓香港人行使他们的集会自由?现场警员应付了议员,稍作收敛,之后又故态复萌。他们在邻近金钟示威区的港铁站,不断以截查方式阻吓市民增援,港岛北部俨然戒严。

虽然如此,6月12日早上,政府总部附近仍然聚集了近四万人,与警方展开对峙和零声冲击。警方在前线出动橡胶子弹,有示威者被打中倒地、流血;警方在中午发射催泪弹,笔者被波及了三四轮,但当日早上,抗争者早已准备了进场物资,包括舒缓催泪弹效应的生理盐水,还有大量雨伞、食物、食水、药物……这一切,令金钟完全变回占领运动的情况,分别是一切在一夜之间完成,物流链建立得更快,2014年的物资消耗以日计算,现在变成以小时计算;虽然警方的武力升级,但民众的游击能力也没有原地踏步。

笔者在现场多次听到其他市民说,前线警方杀红了眼。而事实上也有记者被警察威吓、阻碍工作。前线警员也毫不掩盖自己对示威者的仇恨。

中午,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接受电视台访问,试图为事件降温。在访问中,林郑不断贩卖眼泪,表示自己为了香港牺牲了很多,又说自己亦为人母,为了管教子女,不会完全迁就,否则子女将越走越错。这种说法只是说明,林郑的权力逻辑完全是北京式的家长政治,身为公仆,却自视为大家长,将人民视为需要管教的子女。事实上政府和人民的关系并不是家庭关系。人民理应是老板,但因为北京的淫威,反而成了被家暴的小孩。

林郑在英国殖民时代已经是第一线的政务官,因缘际会成了北京管治香港的工具,但香港没有民主选举,林郑不是向香港人负责,所以可以随意矮化人民作为主权本体的本质。

但即使林郑信奉“亚洲价值观”和“北京共识”的家长式管治,她也是胡说八道。因为事实上自2014年以来,香港特区政府就在有系统地迫害年轻人。父母会存心迫害自己的子女吗?这些年来,不少年轻人因为政治社会气氛的绝望,轻生自杀,成为一个社会和学界问题;2016年旺角警民冲突,政府将事件定性为“暴动”,以侵害人权的恶毒条例控告,令示威者官非缠身,要入狱3至7年不等,当中有很多都是大学生;去到现在,警方的阻吓对象,都是指向年轻人,这是一个将杀子国粹发挥到极致的社会。

我的不少朋友有志从政,但被取消资格,选到了,议席又被剥夺,这根本是一个有系统地杀害下一代的社会。中国推出大湾区、一带一路这些倡议,除了强迫香港参加,亲中人士也不时主张香港年轻人如果觉得在香港生活压力大,不如去大湾区“另寻生路”。这是一个不照顾下一代的社会,还主动想你离开的吃人社会。林郑月娥痛惜年轻人,只是假惺惺,实际上她的子女是英国籍,不在香港生活和受教育,不感觉到香港的水深火热。

这一切,都是从回归中国开始。上一代半推半就,在强权之下接受了回归,虽然之后香港不断变坏,但上一代好丑也经历过黄金年代,经历过经济奇迹,也享受过香港由混乱变得有秩序,政府变得廉洁、高效、社会有希望的年代。《引渡条例》除了侵害香港人不受恐惧的自由,也极可能改变国际对香港的处理,即影响香港的经济格局,这些都触发了一般阶层的年轻人的强烈焦虑,他们还要在香港渡过漫漫长夜,这是他们的切身问题。处决香港的人,都是林郑月娥那种年纪,他们享受过了,断送了香港之后,之后的年轻人靠什么?

这一切,都是由中国开始。一个以廉洁高效、尊重市民的政府,在二十年之间急速腐化成今日的模样,中国就是如此可怕的怪物。台湾的朋友们,在有得选择的时候,请好好选择。香港在沸腾、在燃烧,我们不一定能寻到光明,但我们若果燃烧自己,能照出我们旁边的黑暗,你们要看清楚,那黑暗的本体,也一样在入侵其他还未臣服于帝国的地方。

原文链接:香港现场:香港正经历一次有效率的世代清洗

本文为《上报》独家授权《看中国》,请勿任意转载、抄袭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