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是归队美国还是幻想跟中国发大财(图)

2019-12-08 08:40 作者:卢斯达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中国不能给台湾自由(图:台湾台北自由广场/pixabay)

【看中国2019年12月8日讯】据说台湾有“亡国感”之争,但人类在大多数时候,都是“绝不亡国感”过盛,也就是大安旨意,低估日常的危机。安逸和危机感都不是意识形态凭空降临,而是由历史经验养成。英国在1997年将香港主权移交中国,80年代开始就已经有前途问题的讨论和焦虑,最后的结果是英国在谈判桌败阵,中国强势进占。

当然有很多人忧虑政权易手之后的生活,有能力的大多数都移民,所以香港在上世纪有过很大的移民潮,很多行业的中流砥柱走光了,于是就变成一些没有能力的人进占高位,本土社会的能量从内部里开始空洞化。留下来的也不是没有“亡国感”,只是现实迫人,走不了就只能自我说服“明天会更好”,寄望中国会信守“一国两制港人治港”、生活可以马照跑舞照跳,并不是香港人普遍上真是如此乐观,而是现实无法改变之下的集体心理扭曲。

末代港督彭定康表示,自己离港前曾在一家精神病院和病人聊天,其中一个病人质问,为什么号称是世界上最古老民主国家的英国 ,既不征求市民意见、又不给他们留下民主前景以捍卫自己未来,就把香港交给政治体制非常不同的中国?彭表示自己感到惊讶,一个精神病人竟然提出了香港最清醒的问题。但其实精神病院外的人也清醒,只是他们没有精神病院和精神病的“保护”,只能直面现实,面对残酷的现实就只能变得痴愚,制造一种“不亡国感”来安慰自己,使日常的日子过得下去。

加上香港在以前是难民社会,这些大部份来自中国的难民和移民,都是一穷二白地挨过来,贫富悬殊是一定的,这是双十暴动和六七暴动的社会背景,还有别具风情的九龙城寨四处是公开白粉档的回忆,但到了七十年代,“不知为何”香港就经济起飞了,不知哪来的港督麦理浩开始大刀阔斧改革,香港变好了,而这好却是大部份人“不知为何”出现的。

天生具有“不亡国感”

因此大部份那个年代出来的人,都是天生具有“不亡国感”,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自豪香港人“适应力强”,没什么好担心的。台湾的不亡国感养成过程,都是实际历史经历。虽然悠久的抗争传统是有的,但对大部份人来说就是国民党不知为何就解严,开始民主化,之后反对党还成功上台执政,台湾突然成为“全球华人的民主灯塔”,之后连外国方兴未艾的性小众平权也大踏步上场,成为高雄或者台北经常出现的大游行风景。

但这一切其实都是国际大气候之下的结果,国民党的专制统治获得美国祝福和加护,这是冷战的结果,而这个国家的存在,不是因为中华民国本身的生命力,而是因为美国需要第一岛链;后来国民党后期侵害人权也许令美国也受不了,七十年代开始美国已经跟中国结盟,对台湾绝对控制需求已经下降,冷战即将终结,反而让台湾放任自流。这就是民主成功背后的冷酷异境。

这个经验是近代台湾“不亡国感”的根源。中国对台湾的渗透是最深的,例如外国的研究指中国的“假新闻”进攻地,台湾是第一严重;介入各级选举当然是理所当然,就算没有叛谍王立强大家都知道。只是不少台湾人,不分蓝绿都会打出“民主必胜论”:民主优于专制,民主不会那么容易被颠覆。这就成为价值的玄谈而不是具体的国政。蓝营人面对王立强案,为了避重就轻也会说,中华民国是主权国家,没那么容易被渗透。但这不代表渗透就不存在,而且渗透管道有很大部份都是经过亲中政党;威玛共和也是主权国家而且是民主的,但一下就被改造成纳粹德国。

迷信民主有魔法

至于自由派,则是迷信民主有魔法,同样对防守国家的问题不甚了了,有“亡国感”是因为有选举需要,但不用选举的时候还是“不亡国感”,一些“民主人士”在日夜想侵略自己的国家旁边,拥抱多元主义甚至左统的世界主义,用西方人的“不要歧视”、大爱、“和平真好”来假装自己是一个西方现代国家,这都是基于以前的历史经验,认为事情放着就好,不会那么容易亡国的。但亡国也可以是无形而快速,不需要改国号,改变了就改变了。务实正常人都不会认为1996年之的中华民国跟两蒋年代的是同一个,那么中国在无形中占据中华民国也不是那么难想像的事。

谈到王立强叛谍案,北京和台湾的亲中派批评他是骗子是罪犯,但其实我们不必看王立强自己,只需要看到他是如何出来的,就可以了解问题从来不在王立强本身的可信性。王安强叛逃到澳洲,澳洲当然不会胡乱就背书,王立强爆料是在安排之下爆料,在安排之前澳洲肯定查证过,参与过。爆料内容涉及香港的特务头子,也有很多中方资助台湾政客的内容,不论真假,澳洲、美国都必然有参与。澳纽英美加这五个英语系国家背后是“五眼联盟”这个情报体系,王立强背后是澳洲,澳洲背后是美国。

澳洲情报界本身就非常反中,他们嘴上不说,但从他们几年前切断华为建案开始,真身已经浮上水面。上次台湾地区选举的网军和支援有很多来自中国,已经是公开秘密,在王立强之前已经有网民在PTT上实证过。如果说韩寒国曾经(现在)得到中方的祝福,那么王立强就是世界体系在台湾对这种干预的回应。

王立强案在总统大选固然有其位置,犹如美军空投步兵到诺曼第,西方判断,台湾靠自己是不行的,这就值得反省,台湾社会究竟是亡国感过重,还是亡国感不足呢?当国际对中国的封锁线已经成形,究竟是“归队”回到美国的封锁线后,还是继续幻想能跟自身难保的中国发大财呢?

中国不能给你自由,至于钱,中国经济学家高善文在安信证券2020年度投资策略会上,预测中国来年经济增长不太可能高于5%,一些因素如果处理不好,可能跌至4%。中国经济不景,中共可以收缩而生存,但对于周边的政治共同体,只要做好压抑清剿亲中派的本份,一个媲美冷机末期的战略机会是会来的。

(原标题:卢斯达:台湾是“归队”美国封锁线还是继续幻想跟中国发大财)

(本文为《上报》独家授权《看中国》,请勿任意转载、抄袭。原文连结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