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高官们为何喜欢海内外的黑社会?(图)

2019-01-11 12:13 作者:郑义 桌面版 正體 10
    小字

邓小平公开对外说,黑社会也有爱国者。(网络图片)
邓小平公开对外说,黑社会也有爱国者。(网络图片)

中共建党之初就与黑帮人物多有交往,并互为利用。所以邓小平、陶驷驹之流公开声称:“黑社会也有爱国者”。这句话曾经使香港安分守己的小民百姓大吃一惊。

六四屠城之后,北京设立了一个从事海外统战的超国界机构,居然聘请香港的黑社会头子担任要职。这一切,对于全力打击黑社会的香港警方来说,无异是当头一棒。

黑社会奉行“狡兔三窟”

人们知道中共建政初期大肆捕杀大陆上的黑社会成员,但“镇反”运动和“清匪反霸”并未伤害中国大陆最大的黑社会头子黄金荣。这是因为帮会头子曾经掩护过中共地下党员。

早在一九二九年,杜月笙就经帮会份子张尧卿的介绍,邀请中共秘密党员杨度为幕宾,并专门将上海薛华立路一五五弄十三号(今建国中路瑞金二路附近)一幛洋房送给他,另支月俸五百大洋。

杨度是一九一五年筹安会首脑,拥袁称帝的罪魁。他在身败名裂之际,由李大钊介绍加入了中共,那是一九二六年的事。此人擅于周旋于各种色彩的官僚政客之间,他虽在政治上变幻无常,却为草莽时期的中共领导人所赏识。杨度这样一个具有多方面关系的人物,作为共产党的外围是很有用的。他公开运用自己的旧关系营救狱中的李大钊、邵飘萍、林白水等人,以后又在上海加入中共外围组织“自由大同盟”、“中国社会科学家联盟”、“中国人权保障同盟”等。他表示要出售薛华立路的房产捐献给共党,又在那座豪宅长期向中共地下党负责人潘汉年、沈端先(夏衍)提供情报,且窝藏被通缉的中共地下党员。

杨度同中共的关系,六十年前上海报纸就有所揭露,精明的杜月笙之流不可能不知道。保况,杨度曾多次当面规劝杜月笙别再助国民政府。因此,杜月笙礼待杨度,很明显是帮会头子留一手,作为对中共的一种友善姿态与感情投资。

周狗死前两个月,特意派秘书去找故宫博物馆馆长王冶秋,要他通知大型工具书《辞海》的编辑:莫遗漏了“杨度”这一词目,且须记下杨的真实政治身份。一九八六年六月廿八日杨度墓重建于上海西郊宋庆龄陵墓后右侧,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周谷城出席了新墓落成仪式。会上,杨度长孙杨友龙宣读了夏衍的诔词,称他“心安理得地为人民做了许多有益的工作。”

金山是杜月笙关山门徒弟

抗战爆发后,杜月笙在上海杜公馆召开上海抗敌后援会主席团会议,通过八路军驻上海办事处主任潘汉年向中共无偿援助了一千具荷兰进口的防毒面具。据老报人徐铸成在《杜月笙正传》一书中所述,杜月笙向潘汉年表示:绝不使部下妨碍中共在上海的活动;民革中央主席朱学范在《上海工人运动与帮会二三事》一书中提及,杜月笙曾掩护过周狗的堂弟周恩霪。抗战胜利后,国民党为了整肃纲纪,曾扫荡帮会势力,上海海关扣留了杜月笙的一批走私物资。杜月笙在无可奈何之下,乃请中共地下党员帮忙疏通,促使海关放行。这一件事使杜月笙看到了中共地下党渗透政府部门的能力,益发不敢小看中共。

一九四七年,杜月笙投桃报李,应中共地下党要求收金山为徒。金山原名赵默,一九一一年生于江苏吴县。十八岁到上海闯荡,由黑社会小头目、亲哥赵班斧介绍加入中共。三十年代他在上海从事影剧工作,系左翼戏剧家联盟中坚份子。他主演的《夜半歌声》、《狂欢之夜》等剧,极尽煽情之能事。抗战爆发后,他奉周狗指示率救亡剧团赴南洋各地演出募捐。抗战胜利后,他代表国民党中宣部接收东北“满影”,改名“长春电影制片厂”。为了便于联络工商、金融、军政要人,他奉中共中央之命只身赴沪与杜月笙联系,被杜收为“关山门徒弟”。在帮会中,“开山门”徒弟与“关山门”徒弟的地位最为特殊,通常被视为老头子最得意的门生。以杜月笙之耳目众多,断不至于不晓得金山的政治身份,他与金山结为师徒,无疑是向中共抛媚眼。

顾竹轩深受周恩来赏识

国共和谈时,国府的渔业代表金山是中共党员,以致于毛泽东摸清了南京李宗仁政府的底牌,所以共方态度极为强硬,国民党竟被蒙在鼓里,岂有不败之理?一九五○年中国青年艺术剧院院长廖承志聘请金山为副手时当众说:“我向大家介绍一位名闻全国的共产党特务──金山,担任我院的副院长。”金山混迹国民党内多年,从未遭遇不测,当归功于杜月笙的庇护。

金山是中国四十年代的话剧皇帝,他前后娶了五任妻子:易果岭、王莹、张瑞芳、孙维世、孙新世。文革期间,金山被监禁七年,王莹、孙维世均死于江青之毒手。

国共战争后期,国民军露出败象,上海的帮会头目纷纷向中共靠拢。苏北大亨顾竹轩早在大革命时期就曾营救过中共上海工运大队长姜维新,受到周恩来的赞扬。抗战时期,顾还掩护中共人员由沪去延安,或匿藏在沪养病。抗战胜利后,顾公开与中共上海地下党的“帮会工作委员会”合作,并动员其徒子徒孙帮助中共党员顾叔平当选为副区长。红帮五圣山山主向海潜也应共产党的要求,联络了黑社会的部分首领,在去台湾前相约不为国民政府所用(事见于张执一所着《在敌人的心脏里》,载于《革命史资料》第五集,文史资料出版社一九八一年版)。为了打通上海与“解放区”的联络,中共上海局曾利用黑社会建立了数条地下水陆交通线,并保持其有效畅通。黄金荣还接受了中共的建议,留在上海,迎接共产党的到来。为了向中共效忠,黄金荣向中共地下党交出了帮会头目的名单,并掩护了一批中共地下党员。陈毅主沪后,果然没有杀他。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马

一九四七年,杜月笙见国民党大张旗鼓整顿金融,曾来香港避了一阵。那时他在香港与潘汉年秘密讲数,保证中共接管上海时,黑社会不出来捣乱,也请共产党予以宽大处理(事见何晓鲁所着《从沙场走向十洋场》第一六九页,解放军文艺出版社一九八六年版)。当解放军兵临江南时,杜月笙曾与黄炎培、钱新之、章士钊、盛丕华、沙千里、史良、张澜等人频繁接触,杜月笙舍不得他在上海的众多产业,但又害怕中共同他清算汪寿华那条血债。一九四九年四月十日,蒋介石召见杜,要他随政府去台湾,杜走了中间路线──既不留沪又不赴台,而是迁居香港。

在韩战期间,中共巧妙地动用了香港的黑社会组织,把汽油、轮胎等禁运物资海运到大陆,此案的主谋人物霍英东青云直上,官至全国政协副主席,在北京高干医院病死,尸体覆盖了五星旗,“享”此“党国”“哀荣”。“有功”人员还当上了全国人大代表。此外,六七年左派大暴动的核心力量也是香港的黑道人物。

一九七九年一月,邓小平应美国总统卡特之邀访美,其所到之处都遭遇亲台人士的抗议呼声。

为了确保邓小平访美安全,公安部联络了美国侨社中的黑帮三合会,出动了“八百壮士”严密监视亲台人士,所以那几千个文绉绉的台湾留学生始终成不了气候。访美圆满成功后,邓小平对海外的黑社会人士产生了好感。

八十年代初期,中英两国就香港九七前途展开谈判时,中共港澳工委将香港三合会的组织、活动情况报告了中央。一九八四年六月二十二日,邓小平会见香港工商界名人唐翔千、倪少杰时表示:“香港黑社会力量很大,可能比其他地方都大些,黑社会不都是黑的,好人也不少。”同年十月三日,他又谈到黑社会问题:“我几次讲过,黑社会并不都黑,爱国(小编注:其实是爱党)的还是很多……。我们在这方面也要做工作。据了解,他们多数人表现的态度是好的。当然其中一部分是要做工作,劝他们不要乱动手脚。我们总的看法是黑社会并不都是黑的,多数人是好的,但他们的行动要有节制,要他们自己节制。”邓小平对黑社会的良好印象,当始自一九七九年访美期间受三合会保护一事。

时隔多年,中国大陆的黑社会已经成了气候,官匪一家,天经地义。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