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祖父请回一个化了浓妆的仆人(图)

2018-12-06 07:04 作者:夏闻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那一年,一位“仆人”进了家门。(图片来源:公用领域)

【看中国2018年12月6日讯】那一年是1949年,这个大家族的祖父从农贸用人市场,请回了一个有点看不清面目的仆人。这位仆人脸上化了浓妆,还用纱巾半盖着,举止虽然有点土气,但努力显出一副温柔和体贴人意的样子。

据祖父当时说,此人在市场里举着一张纸条,上面自称比美国的自由女神还温柔美丽,并且自幼喝的是德国马克思生产的洋墨水。

作为老实人的祖父是有些疑惑的,他本来就有点搞不清自由女神和马克思并不是一回事。但家族中不少成员老是吵吵,5000年的家族文化已经不行了,现在就是得引进外人,沉珂需猛药,越外来越好,越激进越好。

此人当时也满脸堆笑,跟祖父热切的讲:我和之前所有其他仆人都不同,我是全心全意服务的,你看隔壁苏联那家人,请的是我大婶,现在多风光!我是能跳出你家不断换仆人的周期律的。

就这样,此人跟着祖父回到了家,这个家族的梦魇就此开始,超出了祖父所有可能的想象。

仅仅几年之后,这位仆人彻底拿掉了面纱和温柔模样,再不要去奢望什么自由女神的温柔了,这是一位地球上前所未有的恶煞。它真的是想跳出周期律的,但却不是靠什么全心全意服务,它靠的手段有两个,一曰吃脑,二曰吃人。

它是吃人的,在反右,大饥荒,文革,六四,镇压信仰团体等各种各样的运动中,吞噬掉主人家的子弟数超过了人类两次世界大战中的死亡人数。

它更是吃脑的,它重写了历史、砸烂了5000年文化中的精髓,它让主人家的孩子称它为母亲,声称自己用“甘甜的乳汁”把孩子们喂养大;直到今天,它仍然在尽全力封网,以求捂住人们的眼睛,堵住人们的耳朵。在对内、对外各种宣传工具的运用中,力求让吃脑更精致化……。

吃人和吃脑互相辅助,已经进行了近70年。

别人家的仆人是要定期接受主人家评估的,工作干不好就换人,天经地义。水那边的美国每4年选一次总统,每2年换一届国会。仆人就是有仆人的待遇,仆人的失误,主人能说也能看,难怪那一家的子弟,总是信心满满、一副做主人的样子。

隔壁那家人请的苏联大婶,虽然它用尽了同样手段,但也毕竟没逃出周期律,早已被主人家打发到不知道哪里去了。人家把马克思打碎,因为发现还是自家的文化和传统好。

但在这家里,马克思还是人类的“千年思想家”,当年被恶煞骗到的祖父已经在痛悔中逝去。但快70年了,它仍然在厚着脸皮对一代代的中国人说,我是你们选择的。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