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致光:如果没有单程证 香港人口少74万?(组图)

2018-10-29 13:31 作者:钟灵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罗致光
罗致光。(Wikipedia)

【看中国2018年10月29日讯】(看中国记者钟灵综合报导)劳工及福利局局长罗致光昨日发表网志,主动提及如果没有了单程证,“香港人口就会少74万”,并让香港人自己“想想”、“对香港的社会及经济影响是好是坏”。

罗致光这篇网志在政府网站发表后,各大媒体都转载报导,原因在于,该网志主动提及了香港相当具争议的话题--“单程证”与“人口”。

网志以《夸大数字是恶意,还是创意?》为题,指社会有评论称“单程证每日配额150个,一年便有超过54 000人。回归二十年,香港便多了超过100万人”。他对此表示质疑,并称“2017年较1997年的人口真是多了90万,不过是由于期间自然增长(即出生减死亡)的人数多了48万,外籍佣工多了20万,净移居香港的人口增长只有22万。”

他对此下结论指:“若没有这20年约96万持单程证的新来港人士,今天的香港人口其实会少了74万,今天的劳动人口便会大约少了40多万。”

他又称:“以每年约2万宗跨境婚姻计,若夫妇不能在香港团聚,而要在内地团聚,香港人口更会再少40万人,当中有超过30万名是劳动人口。如此一来,若是少了70多万劳动人口,对香港的社会及经济影响是好是坏,大家可以想想。当然,上述情境不会亦不应发生,亦非任何评论者想见到。”

1. 单程证与香港人口的关系

根据政府统计处资料,香港目前有740多万人口,其中约718万常住居民。香港是香港是世界人口密度最高地方之一,每平方公里为6,690人。

1.1 单程证中大部分人为“其他类别”

俗称的“单程证”是指由内地公安及有关部门批出的《前往港澳通行证》,用来前往港澳地区定居,港府一向称为“家庭团圆政策”,让中港婚姻在内地的一方前往香港定居。香港保安局早前公布,2016年持单程证来港人数为5.7万,较上一年度增加了50%,创16年新高,即平均每日有157人来港,超过港府限定每日150个配额。

数据显示,以10年计算,有45万名内地人持单程证来港,当中以25至34岁女性占最多,达11.2万人,占25%。2016年来港新移民中亦以25至34岁女性占最多、有9370人,其次为35至44岁女性、有8299人;14岁以下人士占17.5%,而45至54岁人士升幅最大、有8889人,比1991年增加了3.5倍。

然而,2016年的5.7万新移民中,有5.3万人被归类为“其他类别”,例如来港与分隔少于10年的配偶团聚及其随行未满18岁的子女、申请者满18岁但未满60岁需来港照顾无其他子女或年满60岁的父母,或是“超龄子女”等。令外界对于有关“家庭团圆政策”的说法产生质疑。

单程证的审批程序完全掌握在内地公安局手中
单程证的审批程序完全掌握在内地公安局手中。图为香港入境处。(Wikipedai)

1.2 香港政府对单程证人士背景几乎一无所知

至2016年,统计处数字显示,中港跨境婚姻占香港总注册婚姻34.7%,2016年共有22926对中港婚姻在香港注册,意味着增加22926名内地人士可申请单程证来香港定居。然而,根据2011年的政府新闻稿,中港婚姻离婚率超过50%。

民间一向流传透过“假结婚”获取香港身分证的说法,然而有关情况难以查截。但从另一角度来看,单程证的批出权完全在内地公安局手中,审批程序透明度低。

香港大学社会工作及社会行政学系教授叶兆辉曾指出,香港政府对持单程证来港人士的教育程度、专业技能或来港目的均不了解,又从未尝试掌握有关人士的资料,连新移民属于“高教育程度人士”还是“低教育程度人士”都无从得知,批评港府无法好好善用新来港人士的劳动力。

既然如此,罗致光局长又何能断言“香港少了70多万劳动人口”、“对香港的社会及经济影响是好是坏”呢?

香港人烟稠密,图为香港上班族在地铁站等候进入月台
香港人烟稠密,图为香港上班族在地铁站等候进入月台。(Douglas Wong/Facebook)

2. 内地曾曝光单程证利益链

香港近年亦不断曝光取得单程证新来港人士犯罪的事件,包括“假结婚”、骗产、来港犯案、滥用港府福利、收钱加入“爱国爱港”组织滋事等丑闻;亦有一部份低学历新移民由于只能从事基层工作,面对昂贵物价与生活开支而过着穷苦的生活,居住在恶劣的环境恶劣的居所。

对此,时事评论员林忌日前撰文提及引起国际社会哗然的北京“低端人口”被强迁事件,形容大陆各地政府为了追逐GDP发展经济成果,相互把责任推卸其他地方,争相输出“低端人口”,而滥发单程证就是其中一个手段。林形容大陆政府“把乡镇眼中的负累送来香港要求特区政府‘关爱’,去轮候本港市民难以得到的福利;而香港人面对中共输出殖民,以及资金‘买起香港’的上下夹击之下,则持续令本地人口出走与移民。于是高层买起香港,低层则接替香港基层与穷人的工作,以解决人口老化。”

一名在香港攻读研究生的内地学生表示,自己计划留在香港,因此前来读书,“但我知道(大陆)有很多方法可以过来香港,不用走读书这条路这么费劲,我听说过能买(单程证)。”

2017年4月,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被调查,牵出其背后出售单程证牟利的产业链,引起香港社会轰动。不过这只是单程证“产业链”的“冰山一角”。

3. 新移民为香港带来的贡献

香港长期面对高人口带来的社会问题,包括医疗系统、教育系统、住房等都长期高负荷。虽然港府多次强调,新移民政策是为了引入劳动人口,鼓励香港经济发展。

但这还需要数字来说话。

《香港01》去年5月刊登分析指出,“若要了解香港人口增长的来源......以2015-2016年为例,有4.67万名单程证持有人移居香港,1.89万名其他香港居民移出,净迁移人数为2.78万人,只有1.32万人口增长来自自然增长。很明显,香港人口增长主要是由移民人数,特别是持单程证来港人士所带动。”

根据2017年度立法会文件显示,从2001年开始,香港新移民的劳动参与率,不足48%。而从事的职业类别中,管理及专业人员不足13%,比香港平均的39%少了3倍,其余均从事基本文书、销售、非技术类工人等行业。

事实上,除了单程证外,香港政府设有“优秀人才入境计划”、“输入内地人才计划”、以及高等教育人才回流安排,这些计划中,年均有30000个大陆新移民定居香港,如果把他们视为香港政府口中真正“需要的劳动人才”,那单程证为香港带来的真正效果,相信局长也要“想想”、“对香港的社会及经济影响是好是坏”。

2017年立法会秘书处资料研究组公布的新移民人口报告,仅能提供至2011年的数据,反映港府对新移民情况的无知
2017年立法会秘书处资料研究组公布的新移民人口报告,仅能提供至2011年的数据,反映港府对新移民情况的不熟悉。(立法会文件截图)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