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的一场手术 让我真正明白中美医疗的差异!”(图)

2018-10-21 09:28 桌面版 正體 19
    小字


美国医生(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18年10月21日讯】近日,一名中国大陆的心脏病患者在《美国华裔联盟》发表文章“在美国的一场手术 让我明白中美医疗的差异”,引发网民关注。

据作者介绍,他患有一种常见的心律失常病——房颤,总是心悸,气短,胸闷,不敢剧烈活动。对于好动的他,是个十分痛苦的事。

四年前,他在国内经历了一次痛苦的冷冻消融术,而这次在美国,他经过多次与家庭医生和心脏科医生沟通后,决定在美国再做一次心脏医生建议的射频消融术,他寄希望于医生说的有效率80%,“盼望能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

美国手术

作者写道:美国的看病程序比较繁琐,首先是家庭医生推荐心脏科医生,然后心脏医生在经过一系列检查后,建议我手术,确定后,开始预约手术医院和医生。

我的医保公司是Kaiser,最后约的医院是霍普金斯医院,9月5日上午11点半手术。心脏科医生一直嘱托千万不要迟到,所以我10点钟就到了医院。

随后,前台登记,因为系统里已经有了我的资料,所以很顺利,签了几个字,出示了ID和医保卡,就拿着登记表去了手术等候区。

竟然不用交押金!哈哈,也不怕我做完手术跑了。

11点钟,护士小姐出来叫了我的名字,我告诉她,俺英文不好,需要中文普通话翻译,她说没问题,稍后会安排人过来,随后带我到了一个隔离的空间,床上放着手术服和一双防滑袜,按照她的要求全身脱光换上手术服。

躺在床上接受了护士小姐的抽血,心电图,血压,体温等一系列术前检查,必须赞一下护士妹妹,人长得漂亮,说话温柔,对病人就像对襁褓里的婴儿,轻言轻语,轻手轻脚,那灿烂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

会中文的医生过来了,非常亲切的女医生,姓苏,做术前例行询问,耐心详细的解答了我的所有问题,并告诉我一会儿会有麻醉师过来。

因为之前做过一次,国内这个手术不麻醉的啊,只是腹股沟进针的时候做一点皮下麻醉,整个进针过程和消融过程我一清二楚,当时那两个小时简直比两年还长,而且非常难受。

在这里,苏医生告诉我,美国的所有技术都是为病人着想的,不会有痛苦,睡一觉就结束了。听了这些,一颗心放到了肚子里,竟然有些期待了。

麻醉师是一位大胡子帅哥,很干净,也是满面笑容的进行了一些例行询问,有没有药物过敏啊,睡觉会不会呼吸暂停啊等等。最后,很温柔的跟我说,没有问题的,一会儿就好,不用担心。

最后过来的是手术医生,中年白人,彬彬有礼的做了自我介绍,简单说了几句客套话,告诉我手术1点半开始,整个过程要看情况,大概2-3个小时。

还有术后注意事项等,最后笑着安慰我,你很快就会康复的,像个正常人一样。

一点半左右,医护助理准时来把我推进了手术室,坐到手术床上,身上被贴了无数连着线的胶片,三个人围着我准备着,我在猜测,打麻药会不会疼,怎么打的时候,看到麻醉师往我埋好的针头连了什么,随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醒了的时候,已经被推到外面临时观察室了。

身上连着好多线,大概是心率检测之类的,我扭头看了看,怎么没给我输液打吊瓶?腹股沟位置怎么没给压上沙袋止血?

伤口一点感觉都没有,我十分怀疑我这是做了一个假手术!

遵照医生的嘱咐,在这里观察一个小时后,就转到了病房,四个小时后可以下地活动,观察一夜后,第二天就可以出院了,四五天之内不能做重体力劳动和高强度锻炼,过后就像一个正常人了。

必须表扬一下美国的病床,下面的床垫竟然是充气的,身体的每个部位都被托着,而且定时充气泄气让各部位得到调整,平躺着的五个小时,并没有让我感觉到任何腰酸腿疼不舒服。

所有的控制都在手边,几乎不用任何护理人员。

这种设备,真心甩国内无数条街啊。

躺在床上舒舒服服的睡了一夜,当然,每隔四个小时的生命体征监护必不可少,但是好在血压心率体温等一切正常。

第二天一早,护理送来了昨天就点好的早餐,吃完后,下床活动了一下,已经基本恢复正常了,伤口一点感觉都没有,愈合的非常好。

昨天的苏医生又来了,关切的问了我的所有情况,并检查了伤口,说是没啥问题了,然后叫来护士小姐又做了一下检查,告诉我可以出院了,并把出院后的注意事项交代清楚,签字走人。

护士小姐一直把我送到楼下,送出医院大门口,一番道别祝福后,我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这就做完了?可以走了?这是不是真的啊?一分钱没掏啊,当然我知道后续会有账单寄回家,但是医院根本就没人跟你谈钱的事啊。

作为一个第一次体验美国医疗的新移民,真心不适应呢。

国内手术

对比国内和美国的两次同样的手术,感慨颇多。

首先,国内同样的手术,需要住院5天时间,术前2天术后3天。

美国只需要住一夜观察一下,没有问题就可以出院了,时间成本很低。

其次,手术中美国全程无痛苦,国内不麻醉,导丝进到哪里都可以感觉的到,在心脏里处理的时候非常难受,心里火烧火燎的感觉。

再者,伤口处理方面,国内还需要加强,美国的技术更胜一筹,根本没有疼痛的感觉,而且愈合很快,很奇怪为什么不像国内那样用沙袋压迫止血,而且伤口附近没有淤血。

术后美国四个小时就可以下地活动了,而在国内记得我当时术后在床上躺了十几个小时,才可以下地。

最后,吐槽一下国内的费用问题,我当时在国内住院是需要先交押金的(不知道现在还要吗)。

在我手术那天,被推进手术室好久才开始手术,当时很奇怪,等术后推出来才知道,等候在门外我的朋友被通知我账上的押金不够了,没有办法拿到导丝,让我朋友立马到窗口现补交了几万块押金,手术才又得以进行。

当时听了这个事,心里飘过了一万个“草泥马”,这是手术啊!怎么可以这样?

我不怪医护人员,因为他们只能听从于制度,中国的医疗体系问题,不是简单几点就能说明和解决的,细节才是最能体现制度的优劣。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