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强政治和尚 因奇淫倒台仍僵而不死(组图)

2018-10-28 07:38 作者:李文隆 桌面版 正體 8
    小字

释学诚事件疑水太深,当局急于“止血”,但无下文。
释学诚事件疑水太深,当局急于“止血”,但无下文。(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10月28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中国佛教协会前会长、淫僧释学诚性侵女弟子、大额资金去向不明以及龙泉寺违章等问题今年8月被曝光后引发轩然大波。释学诚在压力下辞去职务被送回老家。但港媒近日走访释学诚的发迹地福建福州、莆田,发现其地位仍非常稳固,仍操控多家庙宇。

淫僧高官释学诚下台在家乡影响力不减 年轻女尼对其深信不疑

据香港《苹果日报》26日报导,第五届世界佛教论坛周日(28日)揭幕,本应由中共佛教协会前会长释学诚主持,但他因为爆出性侵女尼丑闻而被迫请辞,令大会“群僧无首”。

港媒走访福建福州、莆田多地发现,释学诚虽然犯了佛家最不可饶恕的色戒,不过他在家乡的影响力依旧,福建的极乐寺和龙泉寺都被称作是释学诚的家寺,里面的女尼众多,多是20岁出头的小姑娘,这些小姑娘心甘情愿出家,虽然释学诚强迫多名女弟子和他发生关系的丑闻曝光,但这些女尼仍对释学诚深信不疑。


释学诚性侵事件8月曝光引发轩然大波。(网络图片)

根据清华大学两位女博士释贤佳、释贤启此前对释学诚的实名举报信显示,释学诚为了与女弟子发生关系,淫乱宗教。

其中北京龙泉寺是男众寺庙,但却招收了大量女常驻义工,甚至比男义工多出很多。

不过,即使释学诚位高权重,但碍于礼节问题,还是要将这些女义工派回女众寺庙剃度出家,而下放寺庙的最佳选择,莫过于是自家“家庙”:极乐寺。

有投诉指,极乐寺年轻尼姑多为大学生或是职场新鲜人,“年老的根本没有资格进入极乐寺正式名册里,只能当个义工或是居士,或者直接就被拒之门外”。

释学诚在2013年先后将7名在北京龙泉寺的专职女义工,调配到其家乡福建仙游极乐寺,讹报她们已满足出家女众“式叉摩那六法”中学戒二年的规定,让她们成为“冒牌比丘尼”。这明显是违背戒律的,但女众却认可。

紧接着释学诚收下第一批女弟子,2014年约有30名女弟子受戒;2015年有47人;2016年有78人;2017年有100人,“龙泉系”尼姑日益壮大。

举报释学诚的文章指出,这些极速出家的女弟子,约有一半被陆续派到国内外近20个分院,出家女弟子亦成了释学诚所谓弘法的主力。而举报文件中所指的6名受不同程度性骚扰的尼姑,都在国外弘法,都是释学诚严选出来的。

其实龙泉系弟子中不乏男众,释学诚却不选派遣资深男弟子开辟海外道场,他说:“男众不稳定,很容易乱跑;女众比较稳定,不会乱跑。”这当然是因为女弟子被释学诚用情欲短信进行精神控制,而男弟子自然不在释学诚的控制范围内。

中共第一和尚善于“唱红” 大力配合“一带一路”

释学诚作为中共佛教协会会长,号称中共第一和尚,不仅善于利用网络炒作“网红和尚”,他的所谓政治敏感度也很高,懂得掌握和配合中共政策,甚至把佛教文化与中共“一带一路”挂上“战略关系”,他连任了多届全国政协常务委员。在担任3年多的佛教协会会长期间,释学诚成为中国大陆最具权力的“政治和尚”。

公开报导显示,释学诚经常在寺院举办的法会上,要求僧尼“紧跟时代,随机应变,契理契机”。他自己也在玉树地震、抗战胜利70周年、中共外拓的“一带一路”等重大事件中,组织佛教活动。

释学诚曾建议,中国大陆佛教应为化解“一带一路”上的各种与宗教冲突,提供所谓“价值支撑”,提出什么“致力建设人间佛教,把握新时代佛教命脉,用适合现代人生活的方式,来弘扬中国大陆佛教的声音”。

释学诚性侵事件水太深 中共急于止血

释学诚丑闻曝光源于今年8月1日,来自清华大学两位女博士释贤佳、释贤启,一份长达95页指控北京龙泉寺方丈释学诚性侵多名尼姑的举报材料火爆网络。

检举文件称,共有6名女弟子被释学诚盯上,4名屈服于他的要求。文件还指控释学诚利用短信对女弟子进行精神控制,还告诉她们性爱是修行的一部分。一名女弟子6月份向警方举报释学诚诱奸了她。

报告中除了提及释学诚涉嫌性侵等问题外,还包括释学诚作为龙泉寺住持期间的寺庙工程建设,以及大额资金去向等问题。


释学诚的政治背景似乎对其起了特殊保护作用。(网络图片)

释学诚所控制的北京龙泉寺马上发声明力挺,指一切都是诬陷。而中共政府同样选择瞎挺,把网络上与指控相关的讨论、报导及文章全部删除。释学诚则掌握风向,当天发的微博,是龙泉寺升国旗的新闻,试图用政治和尚的身份,当他保护伞。

不料后来外媒大肆报导,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BBC、路透社、英国卫报都刊登了释学诚的相关报导。这令当局纸包不住火。在舆论压力下,中共国家宗教事务管理局随后发表声明称,他们“高度重视”对释学诚的指控,已经启动调查和验证工作。

8月15日,释学诚被迫辞去中共佛教协会会长、常务理事、理事。同月23日,释学诚辞去福建省佛教协会会长、常务理事、理事。24日释学诚被免去北龙泉寺住持(方丈)职务,另外其陕西省佛教协会名誉会长、陕西法门寺佛学院院长和陕西省扶风法门寺住持职务同天被免。

8月15日,港媒《星岛日报》报导,卷入性丑闻辞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的释学诚,被“押送”至其福建莆田市仙游县的家乡。

据佛教界知情人士的消息透露,释学诚被令在一个小院“闭门思过”,禁止出国。

8月23日,中共国家宗教事务局已公布消息称,释学诚发送骚扰信息的问题经查属实,涉嫌违反佛教戒律,已责成中国佛教协会“严肃处理”。通报还称北京市公安机关正在调查有关释学诚性侵女弟子的情况,但至今未有下文。

1966年出生的释学诚,除了已被免的中国佛教协会会长等职务之外,目前仍是中共全国政协常委、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宗教界和平委员会常务副主席。他几乎是迄今卷入性侵丑闻的中共官员中,等级最高的一位。

据法广报导称,释学诚和中国某些高官联系紧密,多为副部长以上官员。甚至释学诚请假都要向中共中央统战部请示。

据《看中国》早前报导起底,释学诚仕途发迹的后台是曾长期把持佛教界的赵朴初(1907—2000)。

《纽约时报》曾有报导指出,中共在不得已之前,一贯会试图保护犯罪的掌权官员。

港媒消息说,释学诚丑闻引起中共高层关注,中共统战部纪检组介入调查,当局勒令释学诚尽快辞职,就是“希望快刀斩乱麻,尽快止血。”

美国之音援引报导称,中共高层直接过问属于中国中央级高干的释学诚案,是希望修补党的整体形象。

《苹果日报》前述报导说,讽刺的是,释学诚虽已下台,但他在根据地福州、莆田的地位,仍稳如泰山,透过弟子间接操控多间庙宇。这说明中共淫僧仍僵而不死。

中共建政后在全国推行无神论,无论是佛教还是道教,都只是中共的一个政治工具,一个行政单位。

美国天主教大学系主任聂森教授在接受海外媒体采访时表示,现在中国大陆的宗教乱象都是因为共产党逼迫有宗教信仰的人首先听它的话,共产党才是他们真正的教主。因此,共产党是大陆的国教、大邪教,也是魔鬼教。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