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最強政治和尚 因奇淫倒臺仍僵而不死(組圖)

2018-10-28 07:38 作者:李文隆 桌面版 简体 8
    小字

釋學誠事件疑水太深,當局急於「止血」,但無下文。
釋學誠事件疑水太深,當局急於「止血」,但無下文。(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10月28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文隆綜合報導)中國佛教協會前會長、淫僧釋學誠性侵女弟子、大額資金去向不明以及龍泉寺違章等問題今年8月被曝光後引發軒然大波。釋學誠在壓力下辭去職務被送回老家。但港媒近日走訪釋學誠的發跡地福建福州、莆田,發現其地位仍非常穩固,仍操控多家廟宇。

淫僧高官釋學誠下臺在家鄉影響力不減 年輕女尼對其深信不疑

據香港《蘋果日報》26日報導,第五屆世界佛教論壇週日(28日)揭幕,本應由中共佛教協會前會長釋學誠主持,但他因為爆出性侵女尼醜聞而被迫請辭,令大會「群僧無首」。

港媒走訪福建福州、莆田多地發現,釋學誠雖然犯了佛家最不可饒恕的色戒,不過他在家鄉的影響力依舊,福建的極樂寺和龍泉寺都被稱作是釋學誠的家寺,裡面的女尼眾多,多是20歲出頭的小姑娘,這些小姑娘心甘情願出家,雖然釋學誠強迫多名女弟子和他發生關係的醜聞曝光,但這些女尼仍對釋學誠深信不疑。


釋學誠性侵事件8月曝光引發軒然大波。(網路圖片)

根據清華大學兩位女博士釋賢佳、釋賢啟此前對釋學誠的實名舉報信顯示,釋學誠為了與女弟子發生關係,淫亂宗教。

其中北京龍泉寺是男眾寺廟,但卻招收了大量女常駐義工,甚至比男義工多出很多。

不過,即使釋學誠位高權重,但礙於禮節問題,還是要將這些女義工派回女眾寺廟剃度出家,而下放寺廟的最佳選擇,莫過於是自家「家廟」:極樂寺。

有投訴指,極樂寺年輕尼姑多為大學生或是職場新鮮人,「年老的根本沒有資格進入極樂寺正式名冊裡,只能當個義工或是居士,或者直接就被拒之門外」。

釋學誠在2013年先後將7名在北京龍泉寺的專職女義工,調配到其家鄉福建仙遊極樂寺,訛報她們已滿足出家女眾「式叉摩那六法」中學戒二年的規定,讓她們成為「冒牌比丘尼」。這明顯是違背戒律的,但女眾卻認可。

緊接著釋學誠收下第一批女弟子,2014年約有30名女弟子受戒;2015年有47人;2016年有78人;2017年有100人,「龍泉系」尼姑日益壯大。

舉報釋學誠的文章指出,這些極速出家的女弟子,約有一半被陸續派到國內外近20個分院,出家女弟子亦成了釋學誠所謂弘法的主力。而舉報文件中所指的6名受不同程度性騷擾的尼姑,都在國外弘法,都是釋學誠嚴選出來的。

其實龍泉系弟子中不乏男眾,釋學誠卻不選派遣資深男弟子開闢海外道場,他說:「男眾不穩定,很容易亂跑;女眾比較穩定,不會亂跑。」這當然是因為女弟子被釋學誠用情慾簡訊進行精神控制,而男弟子自然不在釋學誠的控制範圍內。

中共第一和尚善於「唱紅」 大力配合「一帶一路」

釋學誠作為中共佛教協會會長,號稱中共第一和尚,不僅善於利用網路炒作「網紅和尚」,他的所謂政治敏感度也很高,懂得掌握和配合中共政策,甚至把佛教文化與中共「一帶一路」掛上「戰略關係」,他連任了多屆全國政協常務委員。在擔任3年多的佛教協會會長期間,釋學誠成為中國大陸最具權力的「政治和尚」。

公開報導顯示,釋學誠經常在寺院舉辦的法會上,要求僧尼「緊跟時代,隨機應變,契理契機」。他自己也在玉樹地震、抗戰勝利70週年、中共外拓的「一帶一路」等重大事件中,組織佛教活動。

釋學誠曾建議,中國大陸佛教應為化解「一帶一路」上的各種與宗教衝突,提供所謂「價值支撐」,提出什麼「致力建設人間佛教,把握新時代佛教命脈,用適合現代人生活的方式,來弘揚中國大陸佛教的聲音」。

釋學誠性侵事件水太深 中共急於止血

釋學誠醜聞曝光源於今年8月1日,來自清華大學兩位女博士釋賢佳、釋賢啟,一份長達95頁指控北京龍泉寺方丈釋學誠性侵多名尼姑的舉報材料火爆網路。

檢舉文件稱,共有6名女弟子被釋學誠盯上,4名屈服於他的要求。文件還指控釋學誠利用簡訊對女弟子進行精神控制,還告訴她們性愛是修行的一部分。一名女弟子6月份向警方舉報釋學誠誘姦了她。

報告中除了提及釋學誠涉嫌性侵等問題外,還包括釋學誠作為龍泉寺住持期間的寺廟工程建設,以及大額資金去向等問題。


釋學誠的政治背景似乎對其起了特殊保護作用。(網路圖片)

釋學誠所控制的北京龍泉寺馬上發聲明力挺,指一切都是誣陷。而中共政府同樣選擇瞎挺,把網路上與指控相關的討論、報導及文章全部刪除。釋學誠則掌握風向,當天發的微博,是龍泉寺升國旗的新聞,試圖用政治和尚的身份,當他保護傘。

不料後來外媒大肆報導,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BBC、路透社、英國衛報都刊登了釋學誠的相關報導。這令當局紙包不住火。在輿論壓力下,中共國家宗教事務管理局隨後發表聲明稱,他們「高度重視」對釋學誠的指控,已經啟動調查和驗證工作。

8月15日,釋學誠被迫辭去中共佛教協會會長、常務理事、理事。同月23日,釋學誠辭去福建省佛教協會會長、常務理事、理事。24日釋學誠被免去北龍泉寺住持(方丈)職務,另外其陝西省佛教協會名譽會長、陝西法門寺佛學院院長和陝西省扶風法門寺住持職務同天被免。

8月15日,港媒《星島日報》報導,捲入性醜聞辭去中國佛教協會會長的釋學誠,被「押送」至其福建莆田市仙遊縣的家鄉。

據佛教界知情人士的消息透露,釋學誠被令在一個小院「閉門思過」,禁止出國。

8月23日,中共國家宗教事務局已公布消息稱,釋學誠發送騷擾信息的問題經查屬實,涉嫌違反佛教戒律,已責成中國佛教協會「嚴肅處理」。通報還稱北京市公安機關正在調查有關釋學誠性侵女弟子的情況,但至今未有下文。

1966年出生的釋學誠,除了已被免的中國佛教協會會長等職務之外,目前仍是中共全國政協常委、全國政協民族和宗教委員會副主任、中國宗教界和平委員會常務副主席。他幾乎是迄今捲入性侵醜聞的中共官員中,等級最高的一位。

據法廣報導稱,釋學誠和中國某些高官聯繫緊密,多為副部長以上官員。甚至釋學誠請假都要向中共中央統戰部請示。

據《看中國》早前報導起底,釋學誠仕途發跡的後臺是曾長期把持佛教界的趙樸初(1907—2000)。

《紐約時報》曾有報導指出,中共在不得已之前,一貫會試圖保護犯罪的掌權官員。

港媒消息說,釋學誠醜聞引起中共高層關注,中共統戰部紀檢組介入調查,當局勒令釋學誠盡快辭職,就是「希望快刀斬亂麻,盡快止血。」

美國之音援引報導稱,中共高層直接過問屬於中國中央級高幹的釋學誠案,是希望修補黨的整體形象。

《蘋果日報》前述報導說,諷刺的是,釋學誠雖已下臺,但他在根據地福州、莆田的地位,仍穩如泰山,透過弟子間接操控多間廟宇。這說明中共淫僧仍僵而不死。

中共建政後在全國推行無神論,無論是佛教還是道教,都只是中共的一個政治工具,一個行政單位。

美國天主教大學系主任聶森教授在接受海外媒體採訪時表示,現在中國大陸的宗教亂象都是因為共產黨逼迫有宗教信仰的人首先聽它的話,共產黨才是他們真正的教主。因此,共產黨是大陸的國教、大邪教,也是魔鬼教。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