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以孔子之名行政治渗透之实(图)

2018-10-20 12:30 作者:齐家贞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孔子学院
中共以孔子之名行政治渗透之实(看中国合成图)

【看中国2018年10月20日讯】中共每年花十几亿人民币及大量人力物力在西方设立了上千个孔子学院,自称是非营利的教育机构,为了“增进世界人民对中国语言和文化的了解,发展中国与外国的友好关系,促进世界多元文化发展,为构建和谐世界贡献自己力量”。

尚未让中国人对自己的语言文化“增进了解”,尚未对藏人维族人等少数民族发展“友好关系”,尚未在中国促进“多元文化”,尚未在中国搞好“和谐”,拿什么去给世界做好事,什么非营利!

说得比唱得好听,家懒外头勤。

姑且不提农民父亲集市举牌卖肾筹钱给考上大学的女儿交学费的悲催故事,我们不会忘记前不久网络疯传媒体争相报导“冰花儿童”的新闻。云南农村孩子8岁的王福满,衣衫单薄饿肚子冒着零下9度的寒冷走4.5公里山路还要跨越小溪,花一个多小时才到达他就读的转山包希望小学。王福满两颊冻得通红,头发、眉毛和睫毛结满了冰霜,看上去像个雪人,胸口还挂了一把钥匙。该校校长表示,他们一直在争取经费安装暖气设备—也就是说,8、9岁的孩子们坐在零下9度的教室里,一边全身发抖一边听老师讲课。

王福满的爸爸到大城市打工去了,爷爷在监狱里,他和姐姐跟身体不好的奶奶住在一起。在中国,这类父母远离家乡孩子留守农村的人数有6千万之众,他们与爹妈分居面临营养不良、住房破烂以及交通不便的困难。尤其是近年许多农村学校关门,迫使孩子上学走很远的路。

中国农村教育困难重重一副烂摊子,6千万个王福满在等待中共改善他们的家庭处境:比如,农民父母把孩子们带进城市一起生活,政府让农村孩子享受城市孩子一样的医保福利和受教育的权利;6千万个王福满在等待中共改进他们的就学条件,比如,开办新的住读学校,修建公路,Bus接送学生,教室里安装暖气设备,创造好一点的学习条件等。

西方流传一句话:“Charity begins at home.”慈善从家庭开始,此话是最基本的道理。

中共完全可以把在海外办孔子学院的十几亿人民币为人民办“家庭慈善”帮助6千万个农村留守孩子,而不是“只会花大钱做外交,却让自己的孩子在深山中受苦”。据纽约时报中文网报导: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数据显示,约有五亿中国人每天只靠不到5.5美元(合35元人民币)维持生活,这些人约占总人口的40%。

中共“人民共和国”对人民的疾苦不闻不问,乐意花费巨资在外国开设孔子学院忙得不亦乐乎,他们的真实意图是什么?

作为独立中文笔会副会长,我参加了2012年4月16-18日的伦敦书展(London Book Fair),东道主中国大摆排场,租用价格昂贵的几个展览场地和可容三百多人的演讲大厅。孔子学院的巨大摊位引人注目,它的标语道破天机。

上图是孔子学院展场的一部分,右上角可见“孔子学院”四个中文字,旁边并非相对应的Confuses Institution英文招牌,而是“Language Text”(语言课本),整个场地的宣传标语既没有孔子的英文名字,也没有孔子的画像,完全看不出中国历史上的孔子与今天他们的孔子学院有什么关系。特别奇怪的是主墙上有一幅大标语:“告诉世界一个真实的中国”,通道处的标语更离谱(照片左部):“告诉世界一个真实的中国共产党”(Tell world the real CPC—Communist Party of China),这两条标语在孔子学院展区内大大小小有好几处,特别令人感到孔子学院不务正业。

孔子学院不宣传孔子,不宣传孔子的教育思想,他们甚至在尽量淡化孔子的影响而着力宣传“中国”宣传“中国共产党”!这证明了“孔子学院”其实是披着“羊皮”的“狼”,它真实的任务是宣传共产党的意识形态,是中共渗透西方的重要工具之一。经过十几年的努力,中共对西方的渗透已经到了不可忽视的程度。

2006年6月,独立中文笔会墨尔本会员举办“文革四十周年讨论会”,计划放映胡杰的记录片《寻找林昭的灵魂》,我们租用了在Box Hill天天超市楼上的会场,开会时间是11号星期天下午。岂料,星期四晚上,场地经理人突然来电话通知我,那个地方她重复出租,星期天不能给我们使用了。事实是,我们当时一共去了五个人,都看见她先翻开登记本检查并确定我们要的那个时间没问题,才答应我们,才收下我们交的全部租金。

我一再追问,究竟发生了什么?她一再要求不要逼她,中国人不要逼迫中国人。

是谁,不高兴我们反思文革,是谁,恐惧我们放映《寻找林昭的灵魂》,是谁,有如此之大权叫停?

无独有偶,十二年之后,维多利亚大学(Victoria University)在记录片《假孔子之名》临近放映的几天前突然单方面取消会场预订,借口与上面的一样,“所有的会场都预定满了。我们定重了,出了错。”校方数次来信正式宣布取消9月21日预定的放映场地。尽管原定放映时间的场地,当晚空无一人,尽管拒绝的理由后来有所变动。

他们企图阻止放映的记录片《假孔子之名》,以真人真事展开调查采访,资料详实全面地揭露孔子学院在海外坚持使用中共的洗脑教材,对工作人员实行政治审查拒绝法轮功学员,以及该院领导人泄露天机的讲话,和加拿大民众一波又一波声讨、揭露孔子学院利用孔子之名对西方行政治渗透之实的抗议活动。最终,导致多伦多孔子学院关闭!

《假孔子之名》墨尔本放映会负责人史密斯(Leigh Smith)说:“我的疑问是,维多利亚大学取消放映场地是受到了中领馆或澳洲其他中方机构所施加的压力,还是由于校方害怕惹恼中共而进行自我审查?”

无论出于什么原因,都改变不了背后真正的原因—中共妄图取消揭露他们真面目的一切活动!

上述两例发生的时间相隔12年,说明这些年来中共从来没有停止过对澳大利亚的政治渗透与干涉,说明在澳洲生活的中国人和澳洲人都是中共的受害人,说明澳洲的各种机构和组织很难幸免被中共渗透,说明不少人因为惧怕而屈从而自律,说明我们的正当权利已经受到极大的威胁与侵害。

“Freedom is easy to be abused”—自由很容易被亵渎(滥用),自由的澳洲不再有真正的自由。

除非,澳大利亚人奋起反抗,关闭孔子学院及其同类的政治渗透工具。

 

(本文仅代表作者的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