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味”日渐淡薄 “美国味”与日俱增的中科院博士Y君(图)

2018-10-19 08:53 作者:张又普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CC0)

【看中国2018年10月19日讯】我周围的与我同龄的中国朋友圈,高学历者众多,学位几乎全都来自海外。拥有中国博士学位之后再移民美国者,不是很多,Y君就是一位来自国内的博士,当然他的年龄也比较小,不能算是我的同龄人。Y君出生于1978年前后,比吾儿略大几岁,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毕业,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研究所硕士、博士毕业,2007年前后来到美国东部某著名大学读博士后。2010年元旦过后,Y博士驱车数日,从东海岸来到西海岸的硅谷,在H公司就职。这是Y博士第一次走上美国社会,拿到美国的H1签证,第一次拿到一份美国工资。

前几年,一些中国有钱的公司在美国硅谷投资开了一家高科技公司,我将其称之为H公司。这是一家100%中国资本的公司,与国内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在美国招聘了许多会讲中文的员工,我和Y博士就是其中的两人。我在美国的电脑界打拼数十年,经历过许多不同种类的公司,但主要同事只有三种人:白人、印度人和中国人。中国人不仅人数最少,而且还都是底层的打工仔,没人能爬上去。白人最多,多为上层领导。印度人处于中间,屡屡向白人的领导地位挑战。H公司是我经历过的唯一一家中国人多于印度人的公司,公司里中国人比比皆是,但Y博士是其中“中国味”最浓厚的人。

Y博士手执中国护照,来美时间较短,初入美国社会,有一点不太顺应。那时他常常指控美国社会这不好那不对,中国有多么多么好,就是工资太低了,他要在美国挣上几年钱,钱攒够了,就要回国发展,美国太坏了,他绝对不会留在美国。美国不是理想社会,当然有许多缺点弊病,Y博士的指控也没错,只不过我们这些人见得多了,不觉得那些毛病是新闻,躲着点让着点就是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那时,我们一群同事一起吃饭聊天,自然分成了两伙人。一伙人谈论的话题是:去美国哪里游玩好,买什么东西受中国欢迎,应该怎样在美国挣钱在中国花,中国国内的哪些公司值得长期工作。另一伙人谈论的话题则是:怎样加入美国的退休存款计划,怎样合法省税,怎样送孩子去好学校,怎样加强孩子的中文教育。Y博士对于美国的退休存款计划毫无兴趣,因为那种投资在60岁以前取不出来,一旦回国,款项就会被扣押在美国数十年之久。

2010年初,Y博士入职美国硅谷的H公司,那时他年龄刚刚三十出头,正是人生的黄金时代,在我们团队里,他年龄最小,资历最浅,工资最低,能力最强,贡献最大,有一点书呆子劲,自持才高八斗,些微有点傲慢,为人处世不是很圆滑。记得有一次我们有一项较大的工程,希望与中国国内合作,使用国内的廉价劳动力。选择哪家国内企业合作呢?中国科学院是中国的科学殿堂,计算机研究所应该是中国计算机水平最高的地方,Y博士本人就来自计算机所。我就在会议上提议与计算机所合作,没想到遭到了Y博士的坚决反对。Y博士说我离开中国时间太长,不了解今日中国实情。他和另外一位来自计算机所的博士一起,说计算机所的一流人才全都移民美国了,留在计算机所的人都是被他们瞧不起的二流水平。就连他们当年的的指导教授,都被他们二人说成是业务能力低下、只会玩人情世故的老油条。他们两人一唱一和,震惊得我目瞪口呆,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敢对国内的事务轻易发言了。

一年多之后的2011年,我们与国内的合作项目全面展开,需要派一个人常驻中国。Y博士持中国护照,回国工作不存在工作签证问题,加上他又曾多次表示过他不喜欢美国,想回中国工作,上级自然想到了他。然而没想到他竟然拒绝了公司的建议。这使我感到Y博士的身上好像发生了一些变化,我注意到,他指控美国不好的言论越来越少。两年多之后的2012年,Y博士悄悄地向我打听应该怎样申请美国的永久居留权,我极为热情地向他介绍了相关的法律知识,申请的方法和过程,以及注意事项。不久之后,他就正式开始申请美国绿卡。

2012年之后,我明显地感觉到了Y博士身上的变化,他身上的“中国味”一天比一天淡薄,“美国味”一天比一天浓厚,从那时开始直到今日,他再也没有说过美国这不好那不对、他要回国工作这样的话。对于我们常常谈论的美国退休存款计划这样的话题也开始表现出兴趣,并多次向我询问,应该怎样在美国纳税省税,怎样投资美国的退休基金,怎样加强孩子的中文教育。后来我们各奔东西,但仍然常常打电话聊天,保持着友好的联系。2015年,他获得了美国的永久居留权,根据美国法律,他将于2020年前后加入美国国籍。

Y博士,清华才子,智力超群。从100多年前清华大学建校开始,直至今日,清华大学一直都是美国的留学预备学校。一大批中国的优秀的人才,以清华大学为跳板,移民美国,为美国的经济繁荣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