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大学校园其实是大爷大妈的天下(图)

2018-10-06 08:12 作者:有间大学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广场舞
跳广场舞的大妈们(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10月6日讯】开学了,不少学生拖着沉重的身躯不情愿地返回校园。而另一边,游客、周边市民,尤其大爷大妈们,却早早开始摩拳擦掌,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了。

练广场舞?到体育馆前的空地去。跑马拉松?到操场先占个道去。想吃饭?到食堂排个队去。

不用号召,大爷大妈们勤勉的脚步、矫健的舞姿,已经打破了社区与大学的边界,充分占用利用了高校的闲置资源。

大学校园涌进形形色色的社会人,几乎是每个身居闹市的大学校园逃避不了的命运。没办法,谁叫贵校拥有廉价的食堂、整齐的大草坪和空旷的操场呢?

校园广场:合家欢乐的人民公园

拥有草坪、广场的大学校园,既无车马喧闹,也不见怪蜀黍和怪阿姨,自然是遛娃的绝佳去处。这不,天气一放晴,校园的广场、草坪很快就被遛孙的大爷大妈“侵占”,秒变社区游乐场。

譬如“三墩镇人民公园”(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就凭借优美的风景和亲民的态度,成为周边市民踏青、遛娃的绝佳去处。

在想象中,学生们在草坪上安静读书、讨论问题,小孩子在一旁吹泡泡、放风筝、打闹嬉戏,家长们趁闲就拉拉家长里短,本该相当惬意。

但在现实中,熊孩子、熊大人破坏能力太强,胡乱踩踏的情况也避免不了。学校的草坪一经“摧残”,这里秃一块,那里秃一块,谁看了会不心疼?

在浙大,就有奇葩市民,大白天的在草坪上支起桌子打火锅,引来保安的劝导。

游人一多,安全问题也冒了出来。哪家的熊孩子一不小心走丢了,浙大保卫处还不得不义务承担起寻人的工作。

中山大学也曾颁布“草坪禁入”规定,尤其谢绝在草地上逗弄儿童、游戏娱乐的行为,甚至禁止婴儿车进入校园。当然,一贯爱唱反调的校友们,也倾力反对这样“一刀切”的规定——如果草坪不让躺,还不如改种仙人掌呢。

大学校园成为周边市民的活动场所,在节假日或许还会有些拥挤,但一般还没到影响正常教学秩序的地步。不过,一些风景出众的网红大学,想过几天清静日子就不容易了。

以樱花闻名全国的武汉大学便是如此,每年三月份武大的“樱花节”,对“武大郎”来说,简直就成了“樱花劫”。

“樱花大道”的樱花树,树枝永远会被某只管不住的手扯下来,为凹造型的游客提供点缀;樱顶的教学楼,也总有不知趣的游客,在上课时间在课室门口拍照。

游客大量涌入,武大为安全考虑,关掉了校内的部分小路,大循环的校巴系统也被迫在周末停运,对师生的出行造成了诸多不便。更不用提游客退潮后满地的垃圾,以及伤痕累累的樱花树了。

而华南农业大学的紫荆花、四川美院的油菜花、同济大学的樱花等等校园风光,在自媒体的渲染下引来大批游客,自然也造成了一些不便。

由此可见,“网红大学”虽然名气大,但身处其间的学生才是有苦说不出呐。

 

食堂:同学,帮我刷个卡好吗?

早课对大学生的杀伤力有多大?只消看看课间睡倒多少人就知道。不过,比起早课更令人丧气的,是早上食堂里那长长的队伍。

一大早去食堂,稍加观察便知道,排在队伍后面的,清一色是背书包,低着头看手机的学生。排在队伍前面的呢?自然是早起晨练,顺便来饭堂大采购的大爷大妈们。

“那个是什么?还有这个?”

“那个是花卷,这个是酸菜包。”

“都给我来十个,用这个袋子装。还有红糖馒头,也来十个。”

五毛一个的馒头,六毛一个的花卷,一块钱一个的酸菜包,比市价不知道便宜到哪去。勤俭持家的大爷大妈还自带塑料袋,省下了一毛的袋子钱。

眼瞅着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大爷还待在窗口准备买下全家人一个星期的口粮。识相的你只好知难而退,另想办法。再不济,就只能饿着肚子去上课了。

中午来饭堂打饭的大爷大妈们,也发挥了令人敬佩的环保精神。自带大小饭盒,一个人打了好几个人的份量,还经常有诸多分装的要求。排在后面的同学,除了默默忍受,还能用什么办法?

不少来饭堂吃饭的学生,大概都会遇到外来人士要求帮忙刷校卡的情况。此举虽是举手之劳,但经常碰上的话,说不烦也是骗你的。

就餐人数一增加,排队的队伍更长了,食堂的座位更不好找了,口角是非也时有发生。如果遇到一些不讲素质的游客,不讲规矩爱插队,用餐后不自觉收取餐具,那就更令人不愉快了。

为了保障本校师生的正常就餐,学校也是各出奇招。

要么开辟了校园卡专用窗口,要么向校外就餐者收取服务费。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一食堂,就对校外人士加收了40%的服务费,而东南大学则直接谢绝了所有校外就餐人员。

 

操场:老年运动员的主战场

到了傍晚,每逢空气清新、天气凉快时,在校园操场上跑步、散步的学生相当多。

但更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是这些穿着白背心、大裤衩在场上跑了一圈又一圈的大爷。

他们的装扮如此其貌不扬,但身姿却又那么矫健,在操场一跑就是十几二十圈,白色的背心上全是汗渍,足够能让跑跑停停的大学生们惭愧不已。

当然,热爱运动的大爷们,跑完步还要在操场边上压腿,大力劈叉——深吸一口气,右腿伸直,左腿用力地往下压,左耳向下贴在左腿上,上半身弯成优美、流畅的曲线。

操场边上的单杠、双杠,也可以看到大爷们青春焕发的身影。荷尔蒙爆棚的引体向上、双杠上的曲臂伸,运动强度之大,健身房里的年轻人,看了也要目瞪口呆。

这一边是一群奔跑着的大爷,那一边的大妈也同样在摇曳生姿。

学校各个空地上的广场舞,不啻为最准时的晴雨表。天气好的时候,学校大大小小的空地都要被大妈们占领。好几波人,放着完全不同的音乐,但却能互不干扰,各自翩跹起舞。

跳交谊舞的、舞剑的、跳健美操的,音量永远那么感人,歌曲固定就是那么三五首。大妈们伴随着音乐,跳起整齐划一的舞蹈,住在楼上的学生却毫无办法,只能默默忍受。

由于安全性高、设施服务好,高校的体育场所向来是不少市民们的健身首选地。但是校外人员身份复杂、行为不受约束,也给学子们带来不少苦恼。

据《北京晚报》报道,今年6月,北京邮电大学就一改往日的开放,在田径场上设置了“门禁”。

在北邮校园里,曾出现过好几支暴走团。跟广场舞大妈一样,他们自带音箱,整齐划一。五六十人同时出场,一下子就占据了四五条跑道,气势恢宏,令人望而生畏。

学校操场变得拥挤不堪,师生们意见很大,最后北邮不得不采取关闭操场的策略——操场必需凭借本校师生证件才能进入。

无独有偶,就在最近,实行门禁制度一年多的郑州大学也再次引起了当地市民的议论,不少吃了“闭门羹”的市民反问,其他高校都开放了体育设施,为什么你们不能呢?

这一边是校园安全的维护,那一边是公共资源的开放,夹在中间的大学,确实很为难。

早前,人民网进行过“大学校园该不该对外开放”的调查,其中,15%的人支持大学校园开放,还有55%认为可以限流。

如此看来,独享资源并非学子们的本意,在开放与否的问题上,持积极态度的人还是占大多数。

毕竟,如果少一些混乱与无序,少一些冲突和生气,大学里的生活气息,更是学子们在紧张学习之余,最怀念的味道啊。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