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大學校園其實是大爺大媽的天下(圖)

2018-10-06 08:12 作者:有間大學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廣場舞
跳廣場舞的大媽們(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10月6日訊】開學了,不少學生拖著沈重的身軀不情願地返回校園。而另一邊,遊客、周邊市民,尤其大爺大媽們,卻早早開始摩拳擦掌,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了。

練廣場舞?到體育館前的空地去。跑馬拉松?到操場先佔個道去。想吃飯?到食堂排個隊去。

不用號召,大爺大媽們勤勉的腳步、矯健的舞姿,已經打破了社區與大學的邊界,充分佔用利用了高校的閑置資源。

大學校園湧進形形色色的社會人,幾乎是每個身居鬧市的大學校園逃避不了的命運。沒辦法,誰叫貴校擁有廉價的食堂、整齊的大草坪和空曠的操場呢?

校園廣場:合家歡樂的人民公園

擁有草坪、廣場的大學校園,既無車馬喧鬧,也不見怪蜀黍和怪阿姨,自然是遛娃的絕佳去處。這不,天氣一放晴,校園的廣場、草坪很快就被遛孫的大爺大媽「侵佔」,秒變社區遊樂場。

譬如「三墩鎮人民公園」(浙江大學紫金港校區),就憑藉優美的風景和親民的態度,成為周邊市民踏青、遛娃的絕佳去處。

在想像中,學生們在草坪上安靜讀書、討論問題,小孩子在一旁吹泡泡、放風箏、打鬧嬉戲,家長們趁閑就拉拉家長裡短,本該相當愜意。

但在現實中,熊孩子、熊大人破壞能力太強,胡亂踩踏的情況也避免不了。學校的草坪一經「摧殘」,這裡禿一塊,那裡禿一塊,誰看了會不心疼?

在浙大,就有奇葩市民,大白天的在草坪上支起桌子打火鍋,引來保安的勸導。

遊人一多,安全問題也冒了出來。哪家的熊孩子一不小心走丟了,浙大保衛處還不得不義務承擔起尋人的工作。

中山大學也曾頒布「草坪禁入」規定,尤其謝絕在草地上逗弄兒童、遊戲娛樂的行為,甚至禁止嬰兒車進入校園。當然,一貫愛唱反調的校友們,也傾力反對這樣「一刀切」的規定——如果草坪不讓躺,還不如改種仙人掌呢。

大學校園成為周邊市民的活動場所,在節假日或許還會有些擁擠,但一般還沒到影響正常教學秩序的地步。不過,一些風景出眾的網紅大學,想過幾天清靜日子就不容易了。

以櫻花聞名全國的武漢大學便是如此,每年三月份武大的「櫻花節」,對「武大郎」來說,簡直就成了「櫻花劫」。

「櫻花大道」的櫻花樹,樹枝永遠會被某只管不住的手扯下來,為凹造型的遊客提供點綴;櫻頂的教學樓,也總有不知趣的遊客,在上課時間在課室門口拍照。

遊客大量湧入,武大為安全考慮,關掉了校內的部分小路,大循環的校巴系統也被迫在週末停運,對師生的出行造成了諸多不便。更不用提遊客退潮後滿地的垃圾,以及傷痕纍纍的櫻花樹了。

而華南農業大學的紫荊花、四川美院的油菜花、同濟大學的櫻花等等校園風光,在自媒體的渲染下引來大批遊客,自然也造成了一些不便。

由此可見,「網紅大學」雖然名氣大,但身處其間的學生才是有苦說不出吶。

 

食堂:同學,幫我刷個卡好嗎?

早課對大學生的殺傷力有多大?只消看看課間睡倒多少人就知道。不過,比起早課更令人喪氣的,是早上食堂裡那長長的隊伍。

一大早去食堂,稍加觀察便知道,排在隊伍後面的,清一色是背書包,低著頭看手機的學生。排在隊伍前面的呢?自然是早起晨練,順便來飯堂大採購的大爺大媽們。

「那個是什麼?還有這個?」

「那個是花卷,這個是酸菜包。」

「都給我來十個,用這個袋子裝。還有紅糖饅頭,也來十個。」

五毛一個的饅頭,六毛一個的花卷,一塊錢一個的酸菜包,比市價不知道便宜到哪去。勤儉持家的大爺大媽還自帶塑料袋,省下了一毛的袋子錢。

眼瞅著時間一分一秒流逝,大爺還待在窗口準備買下全家人一個星期的口糧。識相的你只好知難而退,另想辦法。再不濟,就只能餓著肚子去上課了。

中午來飯堂打飯的大爺大媽們,也發揮了令人敬佩的環保精神。自帶大小飯盒,一個人打了好幾個人的份量,還經常有諸多分裝的要求。排在後面的同學,除了默默忍受,還能用什麼辦法?

不少來飯堂吃飯的學生,大概都會遇到外來人士要求幫忙刷校卡的情況。此舉雖是舉手之勞,但經常碰上的話,說不煩也是騙你的。

就餐人數一增加,排隊的隊伍更長了,食堂的座位更不好找了,口角是非也時有發生。如果遇到一些不講素質的遊客,不講規矩愛插隊,用餐後不自覺收取餐具,那就更令人不愉快了。

為了保障本校師生的正常就餐,學校也是各出奇招。

要麼開闢了校園卡專用窗口,要麼向校外就餐者收取服務費。南京航空航天大學的一食堂,就對校外人士加收了40%的服務費,而東南大學則直接謝絕了所有校外就餐人員。

 

操場:老年運動員的主戰場

到了傍晚,每逢空氣清新、天氣涼快時,在校園操場上跑步、散步的學生相當多。

但更令人印象深刻的,還是這些穿著白背心、大褲衩在場上跑了一圈又一圈的大爺。

他們的裝扮如此其貌不揚,但身姿卻又那麼矯健,在操場一跑就是十幾二十圈,白色的背心上全是汗漬,足夠能讓跑跑停停的大學生們慚愧不已。

當然,熱愛運動的大爺們,跑完步還要在操場邊上壓腿,大力劈叉——深吸一口氣,右腿伸直,左腿用力地往下壓,左耳向下貼在左腿上,上半身彎成優美、流暢的曲線。

操場邊上的單槓、雙槓,也可以看到大爺們青春煥發的身影。荷爾蒙爆棚的引體向上、雙槓上的曲臂伸,運動強度之大,健身房裡的年輕人,看了也要目瞪口呆。

這一邊是一群奔跑著的大爺,那一邊的大媽也同樣在搖曳生姿。

學校各個空地上的廣場舞,不啻為最準時的晴雨表。天氣好的時候,學校大大小小的空地都要被大媽們佔領。好幾波人,放著完全不同的音樂,但卻能互不干擾,各自翩躚起舞。

跳交誼舞的、舞劍的、跳健美操的,音量永遠那麼感人,歌曲固定就是那麼三五首。大媽們伴隨著音樂,跳起整齊劃一的舞蹈,住在樓上的學生卻毫無辦法,只能默默忍受。

由於安全性高、設施服務好,高校的體育場所向來是不少市民們的健身首選地。但是校外人員身份複雜、行為不受約束,也給學子們帶來不少苦惱。

據《北京晚報》報導,今年6月,北京郵電大學就一改往日的開放,在田徑場上設置了「門禁」。

在北郵校園裡,曾出現過好幾支暴走團。跟廣場舞大媽一樣,他們自帶音箱,整齊劃一。五六十人同時出場,一下子就佔據了四五條跑道,氣勢恢宏,令人望而生畏。

學校操場變得擁擠不堪,師生們意見很大,最後北郵不得不採取關閉操場的策略——操場必需憑藉本校師生證件才能進入。

無獨有偶,就在最近,實行門禁制度一年多的鄭州大學也再次引起了當地市民的議論,不少吃了「閉門羹」的市民反問,其他高校都開放了體育設施,為什麼你們不能呢?

這一邊是校園安全的維護,那一邊是公共資源的開放,夾在中間的大學,確實很為難。

早前,人民網進行過「大學校園該不該對外開放」的調查,其中,15%的人支持大學校園開放,還有55%認為可以限流。

如此看來,獨享資源並非學子們的本意,在開放與否的問題上,持積極態度的人還是佔大多數。

畢竟,如果少一些混亂與無序,少一些衝突和生氣,大學裡的生活氣息,更是學子們在緊張學習之餘,最懷念的味道啊。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