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律躲过阴司不饶 石匠打磨要磨他!(图)

2017-5-17 09:00 作者:黄宜轩 桌面版 正體 6
    小字

人若不善,生命的终点会面临什么?刑尽以后又将去那儿?
人若不善,生命的终点会面临什么?刑尽以后又将去那儿?(摄影:尘云)

钱财人人爱,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如果通过正当管道赚钱,不管您是凭劳力、凭实力、靠运气,是自小家境殷实或兢兢业业打拼,还是投资理财有道……只要是不偷不抢,不取非分之财,那么“富甲一方”可是人人称羡的对象,如能运用钱财来济世助人,更是功德无量的大好事。

不过,如果一个人的财富是“不义之财”,是靠掠夺别人的钱财占为己有,那可不妙了!因为每个人在世间都有属于自己的一份福德,如果您偷了、抢了别人的那一份,所谓“欠债还钱”、“因果轮报”,欠了人的,今生不还下世做牛做马也得还,一世还不完,下世接着还。

即使做了坏事自以为“人不知、鬼不觉”,但天理昭彰,瞒得过阳间的律法,瞒不过阴间的“法眼”,结束人世间的生命以后,去到阴间,这一世的所作所为可是半点逃不过地狱的审判啊!

试问,此时再多的钱财有何用?钱财能覆舟,亦能载舟,好好运用金钱,让它发挥最大的价值,多行善事,也不枉此生了。

室内起怪风 钱贴消失无踪

安徽省合肥县,有一位家境富有的绅士,开了当铺、银号和古玩店,因为善于交际,人缘很好,银号的生意十分兴隆,所出的钱贴就相当于是钞票一样。

有一年,银号印制十千一张的大钞,印好之后,经理请绅士到号中检查,并且由印妥的十串大钞中取出一捆给绅士过目。

绅士随手抽出一张,仔细翻看,觉得印刷精美,非常满意,就随手往桌上一放。瞬间,奇事发生了!此时忽然刮起一阵风,无巧不巧将这张钱贴吹起来,往空中飞去。银号房屋四周围是很高的围墙,肯定不会吹到外面,但是伙计爬上梯子到屋顶上去查看却遍寻不着。

绅士认为此事有异,就告诉经理:“以后如果发现这张钱贴有人前来兑现,请通知他到我家来,我亲自兑给他,以便查清楚是怎么回事。”经理就将这张钱贴的号码公告给银号所有的伙计知道。

石匠遇公差 阴司交代打磨

两年多以后,果然有一位石匠拿着被风吹去的那张钱贴前来兑钱。经理就派人领他到绅士家里,绅士问他钱贴的来历,石匠回答:“是我打磨得来的。”绅士怀疑地说:“你打一盘磨,顶多一二百文钱,怎么可能给你这张十串钱的大钱贴呢?不要骗我了!”石匠问:“这钱贴是真的吗?”绅士说:“钱贴倒是真的。”石匠便说:“既然是真的,你兑钱给我就是了,何必东问西问呢?”

于是,绅士便将这张钱贴当初发生的奇事告诉石匠,希望他老实说出拿到钱贴的经过,如果真是打磨而来,究竟是给谁打磨呢?石匠遂说出了他的神奇经历。

他说:“我是给阴间去打磨的。十几天以前,我打磨回家已经很晚了,走到西关外,肚子很饿,就在路边找了个小摊头吃东西。正吃着,来了两位公差叫我跟他们打磨去。我说,天色已晚,我也累了,明天再去吧!公差不肯,说这是公事,耽误不得,就拉着我走了,但是走的路我都很陌生,奇怪了,这合肥县四外之路我全部熟透了,就是不知他们领我走的是什么路啊!”

“走了好久,到达一个城市,路上行人很多,街上生意也挺兴隆的。我随公差走到一个大衙门,他们叫我在那儿等着。过了一会儿,他俩回来将我带到大堂上,堂上坐着一位威严的官员,问我:‘你可是磨匠?’我说是。官员就交代公差将我领到磨房,并且嘱咐我说:‘你可要好好地打磨,限期三天,如果打得好,到时多给你一些钱,如果打得不好,我就处罚你。’”

石磨腥气重 公差泄漏天机

“两位公差领我到磨房,我一进去就吓了一大跳,我打磨几十年以来,从来不曾见过这么大的磨,这磨不但超级大,还有一双磨眼,而且磨眼比人的腰还要大!两位公差把磨抬开,我闻到一股很重的腥气,非常难闻,就问公差说:‘这磨这么大,是磨什么用的?’两位公差神情严肃地说:‘你别问,少说废话,赶快打磨吧!’我一听也吓到了,不敢再说话,就开始认真打磨,整整打了两天,和公差们同食同息,渐渐熟了以后,我实在忍不住,又询问公差,这是磨什么的?”

“两位公差偷偷对我说,我们告诉你,你可千万不能对别人说喔!我答应了,公差才说:‘这是用来磨人的,这里是阴曹地府,这磨打好之后,先磨三个罪大恶极之人。第一个是东门外杀牛的,第二个是某大官员。’”

说到此,石匠闭嘴不说了。绅士急忙追问:“你才说了两个人,还有一个是谁?”石匠不愿意再说下去,可是绅士一再追问,石匠最后迫不得已才透露说:“我好像听说是你的名字。”绅士一听,急了:“什么!有我?我为何要被磨啊?”石匠小声地说:“我听说你在八月十五日做了一点什么事。”石匠才说完,顷刻间,绅士面如死灰,额头上的汗珠滚滚而下。

还魂回家中 妻子惊喜万分

石匠继续说:“我打完磨以后,两位公差领我去见官员,官员很满意,就给了我这张十串钱的钱贴,并且吩咐公差送我回家,这回两位公差架着我走,我觉得很轻松,没多久就到门口了,家门关着,公差把我从门缝里推进去,我睁眼一看,竟然躺在灵床上。

我的妻子坐在旁边哭泣,一看见我睁开眼睛,惊喜万分,高兴的问我:“你好啦?”我觉得很冷,叫妻子给端了一碗滚水喝下去,慢慢才感觉温暖,也有了精神,坐起来问妻子,我怎么会躺在这里呢?

妻子说:“那天你出去打磨,天黑了还不回来。我心里着急,整夜都没睡,一早就四处去找你。在街上听人家说,西门外死了一个石匠,我跑去一看,果然是你躺在地上,就雇人把你抬了回来。摸摸你的心口还是温的,我舍不得埋你,就一直放到现在。”我听完妻子说的才明白,我的确去了一趟阴曹地府,于是想起官员给我的钱贴,一摸,果然还在我的口袋中。我看是贵号的,所以今天便前来兑钱。”

绅士听完以后,嘱咐他说:“我知道了,这件事你千万不要再向别人说,以后你不要再打磨了,除了这十串钱以外,我另外再送你二百两银子,你拿去做点小生意。以后如有周转不灵的时候,可以直接来找我。”石匠连声道谢,答应不和别人说,就拿了银两一再称谢而去。

为稀世珍宝 残忍杀害盟弟

绅士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他在惧怕什么呢?“八月十五”暗藏什么玄机?原来他发迹的背后有这么一段阴暗的故事。

从前绅士在上海做古玩生意时,同事中有个盟弟,与他相交很深,两人感情非常好,后来因为古玩生意不佳,大家各奔前程,绅士就返回家乡了。几年后的八月十四日,这位盟弟买货途经合肥,由于感念昔日盟兄的照顾,特地寻到了绅士家中探望,二人见面分外欣喜,盟弟说出此次出门收买了许多宝物,并且拿给绅士看。绅士一看这些稀世珍宝,眼睛为之一亮,连声赞叹说:“老弟,这些宝贝可不得了,你这次发了大财了。明天我准备酒菜,咱们好好聚一聚。”

隔天,八月十五日,绅士准备美酒佳肴,和盟弟在后花园赏月饮酒,并且一再劝酒,特意将盟弟灌的烂醉如泥,很快就不省人事了。此时绅士将盟弟捆绑好,推入后花园的枯井中,又在上面堆满了泥石,将井全部填满。

绅士将盟弟的珠宝货物占为己有,很快就发了大财,遂在合肥县开起了古玩店,经营的有声有色,接连又开起了当铺和钱庄。因为他善于与人交际,出手又阔绰,结交官府,走衙门……不多时居然成了地方上赫赫有名的大绅士。因为盟弟是外省人,失踪以后,家人根本无从找起,这桩“谋财害命”的惨案遂无人知晓。

惧受磨盘苦 布施终于免难

现今被石匠道破,将要遭阴间磨研,绅士吓得惊惶失措,六神无主,怎么办呢?他又不能对人说,只好自己想出一个忏悔的办法。于是,他在后花园中另外辟了一间静室,设立盟弟的灵位,日夜在其灵前焚香忏悔,发愿说:愿意将所有的财产全都捐出去行善事,全部算盟弟做的功德。

他果真信守承诺,积极行善,设粥厂、舍棉衣来济助贫困,又兴道院、助佛寺、广印善书……。不到半年的时间,就将整个古玩店的资产变卖完了。

这时,他听说东门外那位杀牛的人因为被牛踏到脚,一开始是脚肿得很高,接着流出黄水,又一直流着血水,百医无效,两只脚烂的都没有肉了,日夜哀嚎,痛不欲生。绅士听了,更加害怕,他想:命都快保不住了,要钱财何用?如受磨研之刑,刑尽以后又将去那儿?恐怕只能变成畜生,再不能获得人身了,不如趁现在尚有人身时,将所有财产都舍去做善事。于是他又放生吃斋,广行善事。

不久之后,听说东门外杀牛的死了,而那位被指名的官员在剃头时被剃去一个热痱子,从此就流出黄水,又流血水,同样遍寻良医,百医无效,绅士听了更加惶恐。过了半年,这位官员的头溃烂得不成形,死的时候把头向桌面一伏,头颈竟然自行脱落,好像被斩首一样,令人怵目惊心。

排名第一的杀牛者死了,第二个官员也死了,接下来不就该轮到绅士自己了?这时,绅士更加忏悔行善,与之前那个为利杀人的恶徒已经判若两人,又过了两年,他的财产已经布施三分之二了。

有一晚,石匠忽然登门拜访,绅士赶紧请他进来,问他有什么事?石匠说:“我特地来向你报个喜,请不要害怕,阴司决定不磨你了。昨天晚上,两位阴差又来找我,对我说,他们因为泄露天机,被阴官痛打一顿,后来因为你忏悔行善,无形之中他们又有功劳,阴官就将他们升了官。昨晚他们要上任去了,特地叫我来转告你,念在你能真心忏悔,行善补过,不磨你了,叫你要继续行善积德。”绅士这才放下心来,但是他依然在乡里间为善,活到七十多岁的高寿,得了善终。

(事据《近代果报见闻录》)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