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真问题不在罗尔这里

2016-12-25 08:57 作者:张鸣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看中国2016年12月25日讯】罗尔患白血病的女儿罗一笑死了,前一段被炒得过于火爆的“募捐”事件,以一种说不出滋味的悲剧形式告终。一位新华社记者问我,从这个事件看,到底一个人到了什么地步,才可以向社会求助呢?

从法律上讲,罗尔的所为,是没有过错的。他写文章,就算过度煽情,在形式上并非募捐,钱都是打赏来的。但从道德上讲,他的作为,确实有毛病。对于女儿病的医治,他是有能力应付的,用不着如此赚人眼泪,又赚人捐助,尽管是以文章打赏形式出现的捐助。如果就是写个文章宣泄一下自己的情绪,应该明说自己有能力支付治疗费用。至少,应该在打赏汹涌到来之际,删掉文章。

也许,罗尔是不想因为女儿的病,使自己从中产堕入贫穷。那么,这样的动机,是不是可以向社会求助呢?当然,如果把话说在明处,其实也是可以的。反正捐助这样的善事,双方自愿,见仁见智,别人不好说什么。

在我看来,现在社会的真问题,不在罗尔这样的人身上。罗尔是个媒体人,有很强的写作能力,有渠道,也有资源,在自己需要的时候,能发出自己的求救,而且有公司帮他炒作。而现在的社会上,有太多的人,即使因病或者灾陷入绝境,想要想社会呼吁,既没有门路,也没有这个能力。除非机缘特别好,恰好被哪个媒体关注,而且乐意伸手帮助。

做农村研究的朋友告诉我,在他们的调查中,有太多的农村老人,得了重病,只能在家等死,受不了,就自杀。老人如此,儿童甚至成年人也是如此。从前的农村,亲戚网络,就是他们的救助体系,再早些,农村社会的宗族村社的互助体系,也可以有救助功能。然而,现在这样的体系,早已崩解,连亲属关系都异化了。很多老人生病,连亲生儿女都不管。不仅亲属瓦解了,连亲情也瓦解了。即使是同村同宗的人,在利益面前,也难免“盲井”的悲剧。官方倒是有慈善救助机构,有民政部门和红十字会,但是,他们能管多少呢?有多少人真的乐意管呢?

底层社会,实质上就是一个呼救无门的所在。需要救济的地方太多,扶贫救济,教育救济,法律救济……但是,真正的救济又太少太少。底层是一个发不出自己声音,同时又很少被人关注,经常被忽略的“层”。那里,没有罗尔,也没有公号,没有小铜人,甚至等于没有网络。对于社会底层来说,社会的重建和文化的重建,比任何时候都需要。记住,真正的需要不是救济,而是重建。

所以,我告诉新华社的朋友,你们应该做的,不是纠结于罗尔应不应该向社会求助,而是敦促政府做好自己事儿,实在做不好,就放开让民间来做。而不是疑神疑鬼,总是担心这个那个。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