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那些年,我接待过的领导调研

2015-12-04 16:00 作者:骆淑景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看中国2015年12月04日讯】在乡镇工作那些年,经常遇到上级领导下来调研。最奇葩的一次是那年的农历腊月二十八,新来的县委书记来我乡调研,真是要命的一次啊。

县委书记牛书记要过一个‌‌“革命化的春节‌‌”,在年关时节要带着县直各有关局委到各乡镇调研、走访。

人心惶惶,据各方传来的消息称,这个牛书记不同于历任县委书记。他脾气火暴,力度很大,调来不到两个月,已经在县城闹得鸡犬不宁了。他号召各单位过年要到贫困村和群众一起吃饺子,因此县城各饭馆的饺子都卖光了。其它乡镇他都一一调研了,最后只剩下包括我乡在内的三个偏远乡镇没有到。

县委办通知今天要来,让乡里紧锣密鼓准备一番,而最终没有来,明天又通知要来,又是紧锣密鼓地一番准备,结果还是没有来。乡领导班子全体成员不能远离,也不能做其他事,就这样空等了三天。最后连县委办也说不清牛书记到底什么时候来。第四天一早,他们通知让书记乡长到边界上去迎接,但谁知牛书记是去看望驻军的,并不来我乡。

乡里的伙食停了,街上饭馆也关门了。几个班子成员就在炉子上煮方便面吃,或者到家在附近的班子成员家里去蹭饭。但人家都忙着过年呢,蒸馍、炸油菜,街上的鞭炮一个劲响,年尽无日了,怎好意思一个劲去叨扰人家?

乡书记感冒了,面色胀红,喉头紧塞,哑着嗓子说,‌‌“这弄这,不是活活日捣人吗?眼看过年了,把人焊在这里。冷冻寒天的,吃没处吃,睡没处睡,冻也要冻死!‌‌”我呢,更是心急如焚。孩子小,无人照看,要过年了,一大堆事务都等着我回去处理呢,但却不能离摊子。

腊月二十六、二十七,连着又等两天。请示县委办,他们也不知道牛书记的行程。于是乡书记果断决定,留他和秘书在乡里支应,其余的班子成员都回家,一旦有消息,立马通知大家赶来。

农历腊月二十八,天上飘着鹅毛大雪。一早接县委办通知,今天牛书记要来我乡调研。乡里总共两部车,一个去接副乡长小杜,一个去接乡长呼延。我和副书记从早上5:30就到车站等车。县城通往我乡的道路冰雪溜滑,特别是老鸹岭隧道处,汽车带上防滑链,加上司机是老手,才战战惊惊勉强通过。我坐在车上,心提到嗓子眼上,只怕司机一个不小心,滑入万丈深渊。60多公里的路程,一路颠簸至中午12点才到乡。

去接小杜的车,由于大雪路滑,翻进麦田里,小杜的脑袋碰到地埂上,额颅头肿成一个大包,贴了一片创可贴。司机腿上擦伤,所幸没有生命危险。另一台车也接着乡长呼延从老家赶来了。人员聚齐后,又等,一直等到下午六点整,天色已暗,县委牛书记终于到了我乡的土地上。

由于三岔乡地处更偏远,牛书记决定不去了,让他们来这里汇报工作。于是,三岔乡全体班子成员冒着生命危险也按时赶到。这样,两个乡的班子成员20多人挤满了小会议室。

牛书记轻车简从,只带了一名副书记、一名办公室秘书。汇报在一种庄严肃穆的气氛中进行。乡书记简约地、很有节制地汇报了工作,三岔乡的书记也做了汇报。最后牛书记做了重要讲话。

在牛书记讲话时,下面鸦雀无声。我不时大着胆子偷眼看一下手指舞划的他,又望望小杜头上贴着创可贴的包,感到十分滑稽。牛书记最后表扬了我乡,他说我乡书记‌‌“汇报工作思路清,情况把握准,客观条件差,工作不落后‌‌”。最后他要求我乡要发扬‌‌“四千精神‌‌”,全力发展经济。‌‌“四千‌‌”即‌‌“千言万语、千山万水、千辛万苦,千方百计‌‌”。

前后不到两个小时。牛书记走后,大家终于长吁一口气。两乡人聚在一起,叫开街上饭店的门,美美饱餐一顿。

腊月二十九,班车已不通。我们几个坐上乡里的车,战战兢兢回到县城,赶忙上街买年货。

这年夏天,牛书记又要来我乡。

这天接县委办通知,牛书记要来我乡检查上半年工作,扶贫攻坚、户上项目、小集镇建设、公路会战等。通知说,牛书记要在这里住一宿,但他不住旅馆,也不在饭店吃饭,要求住乡政府,在职工食堂吃饭。

乡里连夜召开班子会,研究布置接待工作。把全体人员分成五个组:街道卫生组、后勤接待组、参观引路组、材料撰写组和治安保卫组。街道卫生组负责街道集镇卫生,凡是牛书记可能到的地方,卫生一定要搞好。街上所有门店,门窗要刷新一遍,街巷、道路分段包干,严防死守;群众晾晒的麦子要收起;街上正在搞建筑的,砖头、瓦块、沙石要堆放整齐,停止施工;乡政府厕所冲洗干净,暂停使用。治安保卫组负责辖区内的治安保卫工作。

那些平时爱告状的,派专人看管,不能出现拦车告状、上访现象;凡以前有过劣迹的、有过前科的,由派出所负责重点排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严防死守。

后勤接待组负责牛书记一行的吃住,任务最繁重。由一名副书记牵头,财政所长、乡会计全力配合。乡政府没有专门的接待地方,只好把财政所小院腾空,把职工撵出来,东西搬出来。从木工厂借了七、八张席梦思床,床单、被罩、窗帘一律新做;房间临时装上电话,接上有线电视。被子是从邻乡租赁的,房间墙壁一律刷新,洗脸盆架、毛巾、香皂、大宝SOD蜜一应俱全,还从街上养花人家那里租来几十盆花,摆放在每个房间门前和窗台上。

不要说牛书记在这里住一夜,就是在这床上躺十分钟,也要一丝不苟地准备。据说牛书记喜欢有特色的地方风味小吃,喜欢清素的,乡里就挖空心思准备。不在饭店吃,在乡政府伙上安排更麻烦。一是伙师根本做不来,只得从街上饭店请人来做。煮排骨、炖黄羊、熬鸡汤,蒸饺、煎饼、火烧馍、鸡蛋饼、绿豆汤、糁子汤等。二是乡政府伙上也没有那么大的坛场,只有派人到街上靠,东家熬汤,西家烙饼,一家一家靠对了,到时候一一送上。

一切都准备就绪了,但县委办忽然通知说,牛书记今天有事,不能前去了。至于什么时候去,听候临时通知。

书记乡长傻眼了。借来的床、家俱、花盆等一天租金要好多,还人家吧,牛书记要来了怎么办?不还吧,这钱花得也太冤枉啊。打好的饼让人家卖了吧,熬好的汤让职工喝了吧。前前后后花了一大堆,就这么泡汤了。

又接到通知说,这天牛书记上午要来。乡里又是一番布置,房间拖了一遍又一遍,收拾一新;借来的家俱、床铺都安置妥当;各色小吃都做好了。谁知这天牛书记一行又没有来。那么明天是一定要来的了?

第二天一大早职工都忙开了,准备午餐,还安排几个小姑娘去拔灰条菜、人仙苗等野菜。等啊等,等到下午五点,县委办来电话说,牛书记已回市里过周末了,你们不用等候了。事实上,头天夜里,牛书记已决定不来我乡了,只是没有顾上通知罢了。

连续三天,乡里做了三‌‌“顿‌‌”饭,牛书记都没有来吃。职工们又忙着还家俱、退宴席。街上饭店打馍的,熬汤的,骂乡政府‌‌“说话不算数‌‌”;街上群众骂乡政府‌‌“混帐‌‌”、‌‌“不干正事‌‌”,逼着群众在汛期垫路、搞卫生;干部、职工心里都窝着一团火,骂骂咧咧归还借来的东西。书记乡长更是垂头丧气,说不出的窝囊、憋屈,灰溜溜地回城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