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女孩与植物人男友结婚2年后离婚 典型中国式现实!(图)

2015-04-05 23:49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看中国2015年04月05日讯】据大陆网络媒体报导,炙热的阳光照在乐东大街上,身材消瘦的邱燕桦推着轮椅上的丈夫韦青龙走进乐东民政局。在这里,两人默默办理了离婚手续。就在4年前,这位来自广西的女孩迎着世俗的目光,背弃家人,毅然决然地走向这个当时已是半植物人,后来成为她丈夫的男人,并用自己的一腔柔情唤醒了他。


网络图片

“我和青龙都没有错,只是,现实太残酷,我们终究没有办法抵抗。”流着泪的邱燕桦怎么都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打错电话促成浪漫姻缘 坚守爱情感动琼桂大地

从一开始,这段爱情就赋予了电影情节,一通打错的电话促成了一段浪漫姻缘。

2008年3月,即将参加高考的邱燕桦给广西某部队当兵的同学打电话,没想到总机将电话转错,海南小伙韦青龙戏剧性地接到了电话。随后的日子里,两人以兄妹相称,经常通过电话互诉衷肠。同年12月1日,韦青龙退伍转业回到了海南,远在广西的邱燕桦成为他的牵挂,两人只能通过电话传递爱恋和思念。

2009年9月1日,韦青龙在一场车祸中变成醒状昏迷状态(俗称半植物人),邱燕桦不顾家人反对,毅然离开家乡来到海南照顾昏迷不醒的韦青龙。

功夫不负有心人,奇迹发生了。经过一年多的悉心照料,韦青龙身体状况日渐改善,逐渐有了意识,能嚼饭、手指比划,慢慢地也能开口与人交流……邱燕桦似乎看到了希望。

走过了3年坚守的坎坷路,2012年11月8日,24岁的韦青龙和23岁的邱燕桦正式登记结婚。结婚当天,没有鲜花、婚纱,也没有婚礼。但邱燕桦誓言,一生不离不弃。

一时间,这段童话爱情通过网络报道,得到很多媒体关注,邱燕桦对韦青龙的痴情传遍琼桂大地,也得到了亿万观众的祝福。

昔日患难情侣 医院生活每星期生活费200元

原以为童话画上了圆满的句号。可风风雨雨6年,昔日患难情侣却突然宣告离婚

2015年4月2日,在三亚市中医院,这对夫妻还是非常恩爱,邱燕桦相比两年前廋了一大圈,韦青龙胖了,但病情康复很缓慢。当天上午,邱燕桦为韦青龙办理了出院手续,然后回到病房收拾所有行李,韦青龙坐在轮椅上,眼睛一直看着妻子,“爱老婆,不想连累,老婆。”因为还不能很好的表达(有正常思维),韦青龙一字一字地说,眼神里满是感恩和不舍。

因为没有时间做饭,到了中午吃饭时间,邱燕桦从医院食堂打来了盒饭,一勺一勺仔细喂到韦青龙嘴里,韦青龙吃得很满足,也很开心。丈夫吃完后,邱燕桦才自己吃,剩下的都是青菜,“青龙爱吃鱼,我就吃青菜,一个星期两个人的生活费固定是200元,超支了就得饿肚子。”

在康复科,所有的病友和家属因为类似的经历,都成了“一家人”。隔壁床的扶延奇年过五旬,也是车祸导致重度脑干损伤,已经住院半年,他把韦青龙当儿子一样看待,听说他们离婚的消息,他哭了,因为感动,也因为惋惜。

扶延奇的妻子陈玉梅说,跟邱燕桦夫妇相处了半年,他们很恩爱,燕桦把青龙照顾得非常细心,每天为他按摩、喂饭、洗澡、擦屎倒尿,还在医院做了两份保洁员的工作,太辛苦了,现在突然听说要离婚,感觉很惋惜。

护士长王身林平日很照顾邱燕桦夫妇,她也眼圈发红的说,燕桦真的是个坚强的女孩子,自己身体也不好,几次累得晕倒在病房,90斤的小身子经常要搀扶150斤的丈夫做康复治疗,看着都让人心疼。

“我和青龙(丈夫)都没有错,只是,现实太残酷,我们终究没有办法抵抗。”这是邱燕桦与记者见面说的第一句话。

现实生活有难言之苦 爱情败给现实

邱燕桦泣不成声,抱着韦青龙失声痛哭,她说,“我舍不得他,但没有办法。以前我以为只要我努力,就会有希望,可是现在,我看不到希望了。”

邱燕桦有个习惯,她每天都会记账,已经写了4、5本记事本。一笔一笔很清楚,连买卫生纸、香葱等的记录都有,还有韦青龙的每月的住院治疗费,每位好心人的每一笔捐款,总共收到捐款7.5万余元,而这几年韦青龙的医疗费已达15万元,除了医疗报销的60%和低保补贴(每月360元)、残疾人医疗救助(1万元左右),她还欠着医院和朋友一笔钱。

“青龙的妈妈总以为我把捐款吞了,所以我要把事情记清楚,不希望被误解。”邱燕桦说,她原以为爱情是两个人的事,但婆婆一直刁难她,她一个人在三亚孤苦伶仃,男方家人却一点都不理解,他们这几年从来没有过问青龙的病情,婆婆一年才来医院两三趟,而且每次来都吵架,所有的医疗费都是她一个人在承担。

邱燕桦一边说一边流泪,很长时间,才稍稍平复了自己的情绪。她说,两人虽然相爱,但现实太残酷,她一个人再怎么努力,都没法给他一个家,在外漂泊了6年,她渴望有个家,不希望一辈子住在病房里。去年她奔波无数趟,仍办不下三亚的居住证,因此申请不了公租房,她第一次萌生了离婚的念头,但是看着青龙不见好转的病情,她又打消了这个想法。

爷爷的离世,给了她很大的打击,离婚的想法又一次冒出来。她从小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祖孙感情非常好,来海南照顾男友甚至结婚,80多岁的爷爷一直不知情,爷爷去世后,她开始怀疑当初背弃家人的选择是错误的。“爸妈年纪也大了,我觉得应该尽孝道,爸爸身体也不好,几次生病我都不在身边,心里很惭愧,可手心手背都是肉,我也爱青龙,他也离不开我,所以经常陷入矛盾中。”邱燕桦如是说。

“吃尽了所有的苦楚,可换来的仍是不理解。”直到今年春节,与韦青龙妈妈又一次冲突,彻底压垮了她,也坚定了自己的想法——离婚。邱燕桦说,生活压力大、婆婆又不信任她,她没有理由选择坚持,也许是到了放手的时候。

她把这个想法跟丈夫小心翼翼的沟通,青龙却毫不迟疑地点头了,他说“不想连累老婆”。

双方和平解除婚约 2万元捐款全部归韦青龙

2日下午,邱燕桦和韦青龙来到乐东乐光农场6队找韦青龙父母拿户口本,准备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但没有想像中的顺利,当天下午4点左右到韦青龙家里,低矮的两间小平房破旧简陋,只有母亲在家,父亲还在芒果地里打零工。

“我找不到户口本,你们不要逼我。”韦青龙母亲情绪很激动,将运回来的行李全部摔在地上,她很难接受离婚这个事实。她嘴里一直在念叨说,邱燕桦就是来骗婚的,拿儿子当挡箭牌,到处赚取别人的同情心,她根本就是存心害我们家,不会原谅她。

僵持了近一个小时,韦青龙母亲才平静下来。她告诉记者:“我不是不关心青龙,家里确实负担重,大儿子因为肿瘤动手术花光了家里的钱,我和他爸身体也是一堆毛病,欠了别人一屁股债,所以青龙都是邱燕桦在照顾,但我每次去三亚看青龙,她都是对我很凶,一说话就要吵架,我说放弃治疗,她非要坚持。”

对于儿子这几年的婚姻生活,母亲卢仙女一直持悲观态度。她说,当初不同意他们结婚,就料到有这么一天,好端端的一个女孩怎么会爱植物人,“我不是刁难她,我就是不相信,当初不是她跪在节目现场说要一生一世,我不会答应结婚,她从来都不把我当妈,我也不认这样的儿媳。”

还有一点,也让卢仙女难以启齿。她说,青龙结婚才两年多,儿媳就要提离婚,这在农村人看来很荒唐,被邻里乡亲瞧不起不说,家里也在没有能力照顾儿子,她希望他们将离婚事宜推迟一年,把债务还完再说。

户口本拿不到,婚就离不了。一直等到晚上7点,韦青龙父亲才忙完回家,见到坐在轮椅上的儿子,他的眼泪在打转,他过去捏了下儿子发抖的手臂,眼泪终究落了下来,“跟三年前一样,病情没有好转。”

“我同意离婚,小邱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把账算清楚就办理手续。”开明的韦国锋埋着头、擦着眼泪。就在此时,眼泪婆娑的邱燕桦突然跪到了他的面前,磕了三个头,说:“爸爸,对不起。”

4月3日上午,韦青龙与邱燕桦在乐东民政局正式办理离婚手续,并签署了离婚协议书,剩下2万元捐款全部归韦青龙,这段不离不弃的6年恋情在遗憾中结束。对于未来,邱燕桦没有太多的打算,她说:“只想好好生活,孝敬父母,也希望青龙能好起来。”

虽然,这对患难情侣没有走到最后,但是6年的不离不弃,已经给这个浮躁的社会,带来了足够的温暖和感动……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