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没有“新社会”,何来“旧社会”?(图)

——读殷叔平《秋望》再感

2014-02-10 01:00 作者:黑星人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没有新社会,何来旧社会?
比比看:没有“新社会”,何来“旧社会”?(看中国配图)

【看中国2014年02月10日讯】农历新年长假,我几乎闭门谢客,没日没夜地攻读殷叔平撰写的约170万字的《秋望》三部曲。今日,终于读罢全著。烛灯下,我掩卷长思。想起数日前曾经过外滩那边的“上海人民英雄纪念碑”,又想起昨日雨中我在“上海龙华烈士陵园”门前徘徊,“新民主主义”这个名词一跃浮上我的脑海。

权威说: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从1919年五四运动开始,是由无产阶级领导的推翻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三座大山的革命。1949年10月,“新中国”成立,标志着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结束和社会主义革命“伟大开始”。

随即,我又想到另一个名词:“庶民地主”。权威又说:庶民地主家庭来源主要有四类:一是自耕农力农出身,二是经商或者从事手工业等末业出摘要身,三是官僚贵族转化而来,四是通过军功获得赐田。”

这里,我读殷叔平《秋望》一书得知,作者父亲在“解放前”拥有二三十亩土地,同时也雇有佃农(后来送一些地给佃农种粮),显然不属于中农或大地主,而只能属于四大来源中第一种来源的庶民地主。作者之父能有幸成为庶民地主,一归功于全家人的辛勤劳作;二归功于父辈种田有方;三归功于父亲那家中有钱便买地的传统意识。

中国庶民地主这种传统意识随着1949年10月“新中国”成立,便遭到彻底瓦解。当“新民主主义运动”刚结束,“伟大的”社会主义运动开始之时,党和政府开始对广大农村重新划分阶级标准了。显然,家中土地越多就是罪孽越深重。

从《秋望》(第一部)中,我看到作者这样写道:“时值一九五零年。家乡‘土改运动’排山倒海,‘划成份’‘斗地主’昏天黑地。慷慨地自认了‘地主’的父亲、母亲……‘民兵’‘村干部’召集大会斗争,勒令母亲跪在跪不稳的条凳上,悲愤不忍目睹……”“村里无耻之徒村民陷害父亲,父亲受冤坐牢。”

如果说,“建国”初期的揪斗还算文明的,那么随着之后腥风血雨的“文革”到来,惨绝人寰的事便在中国大地遍地开花。作者在《秋望》(第三部、P101)这样写道:“父亲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尽了凌辱和摧残,更因他老人家在那人妖颠倒的年月里,越来越思念我这个儿子,经受了没完没了的捆绑、游街,批斗和暴打!已年过七旬,衰老又瘦骨如柴的父亲,无论怎么坚挺坚忍,也实在经受不住。他无处可逃。公社和生产队‘革委会’的屠夫和被迫的屠夫们,勒令我的二哥和小弟,日夜监视和控制着他,随时准备着父亲被拉出去捆绑、凌辱、游街,批斗和暴打。常常昼夜得不到吃喝、或难以弄到吃喝的父亲。……父亲突然又回到了殷墅桥家里。公社和生产队的村野屠夫们怒不可遏,立即命令因父亲的悄然失踪而已经挨过追查批斗的二哥和小弟,以儿子的身份,亲手把父亲捆绑起来。然后,逼迫二哥和小弟用绳子前后牵押着被捆绑的父亲,一路游街示众,一路以儿子的身份亲手鞭打父亲……”

这里,我插一句,曾经读过智效民写的《刘少奇与晋绥土改》。书中有一个细节与上面所说相同:在兴县,有一个名人,名叫“牛友兰”,他的名字也写入过《毛选》,被毛认为是抗日爱国绅士。毛1948年路过晋绥时住的窑洞(即:当时的晋绥军区司令部,现为蔡家崖革命纪念馆),就是他家的房子。抗战中,他把房屋、店铺、工厂、土地、金钱等值钱的财物全部捐献出来。土改前,他已落得身无分文,过苦日子。土改到来时,还是在劫难逃。就因为他曾是晋西北首富,成分不好,秋后算账。也因为他姓牛,斗牛大会上,有人别出心裁地拿一根铁丝穿过他的鼻子。当时,铁丝把鼻翼下脆骨搞断了,老牛鲜血直流,会场上人人震惊,而他的儿子——牛荫冠(时任晋绥边区行署副主任)大摇大摆地牵着其父游街示众。牛友兰受不了这种污辱打击,回家后即绝食。三天后含恨去世,终年63岁......

俄罗斯作家高尔基说:“人不能故意把自己当瞎子看”。无数“革命先烈”献躯于“新民主主义运动”,换来的竟是这样史无前例、举世罕见的“社会主义社会”,相信九泉之下的烈士们一定抱憾。不要对我说:“这是‘四人帮’干的,毛本人不知道。”狗屁!毛在延安各界宪政促进会成立大会上所作《新民主主义的宪政》报告中便否定了“由一党一派一阶级来专政”。之后,他在《论联合政府》、《论人民民主专政》等著作中对此又作了进一步阐述。然而,轮到他上台掌权,从1953年起便出尔反尔地猛批“确立新民主主义社会秩序”理论。进入“建国”后的中国庶民地主由此遭遇灭顶之灾。庶民地主家庭的子女投身于新民主主义运动,无疑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也无疑就是将自己的老父老母早早送入坟墓。作者母亲因儿子含冤坐牢而哭瞎双眼,六十岁离开人世便是活生生一例。

真搞不明白!牺牲了那么多烈士的“新民主主义运动”意义究竟在哪里?是赶走了帝国主义吗?我看今日,全国各地的地方政府不是争先恐后地热烈欢迎帝国主义国家来投资吗?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要赶别人走嘛!是清算了封建主义吗?我看毛在延安所作《新民主主义的宪政》报告中坚决否定“由一党一派一阶级来专政”,否定至今天,还是未能否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一个政党”的局面。是结束了官僚资本主义吗?我看红色权贵集团相勾结的权势与资本远在当时的官僚资本主义之上。凡此种种,如何解释?况且,旧的“三座大山”未除,新的“三座大山”(教育改革产业化、医疗体制商业化、房地产业商品化)却来了。

答案只有一条,那就是:所谓“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三座大山乃是由统治阶级杜撰出来的三个政治名词。恰如统治阶级同时还杜撰了“建国前”与“建国后”、“解放前”与“解放后”、“旧社会”与“新社会”这些政治名词。

“持萤烛象,得首失尾。”有脑的人应该想一想,什么是“建国”?建国有两种性质:一种是在一块空间上建一个“国家”;另一种是在原先的一个 “国家”里经过一场革命,把原来的国家体制打破,建立一套新的国家体制。显然,现在这种“建国”当属后一种,否则史学家说夏朝就有中华帝国(简称:中国)就是历史谎言。既然1949年之前的中国也叫 “中国”,那么统治阶级所灌输的这个“建国”理念便不能成立。毛在天安门城楼上所昭示的充其量只不过是这样一个事实:以共产党取国民党而代之的“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

或许有人会说:新中国是真正的人民共和国,共产党要建立一个民主国家,带领全国人民走向共和,而旧中国国民党不是。错!因为被共产党政府所取而代之的原国民政府恰恰是共和的元首。是他们在孙中山共和革命思想指导下,屡败屡起,前仆后继,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辛亥成功,建立共和。所以,今天的执政党只能说是在昨天“共和”道路上继续前行罢了,而无“建国”实质可言。

同样,统治阶级说“解放后”是什么意思呢?所谓“解放”是指一个人原先曾是奴隶,后来被人从奴隶状态拯救出来,恢复了做人的尊严与思想自由。对他们来说,这就是“解放”。全中国人有目共睹,在毛极权统治下,人们有尊严和思想自由吗?相反,在这种高压统治下,中国人的奴性演变得更为淋漓尽致。

再说“旧社会”。“旧社会”其实就是一个政治色彩极其浓厚、无不含有救世主味道的政治道德的名词。它的概念内含:劳动人民在“旧社会”当牛做马、受剥削、被压迫。与之相对应的便是由执政党杜撰出一个“神话”:新社会。试想,在中国人的人身依附关系(例如对党和领袖的依附关系)比任何朝代都要来得全面和彻底之时,怎么还会有“新社会”可言呢?既然“新社会”不曾出现,哪来“旧社会”存在?这除了是愚弄人的“神话”还能是什么呢?

“萧萧北风劲,抚事煎百虑。”当“新民主主义运动”推翻的是统治阶级杜撰出来的由国民党领导的“三座大山”之时,那么中国庶民地主离噩梦已不远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