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孩子频频跳楼,该反思苍白的教育

2013-11-08 20:39 作者:王石川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看中国2013年11月08日讯】摘要:孩子选择跳楼结束生命,与其责怪他们懵懂无知,不如反思我们的教育,无论学校还是家庭,对孩子都缺乏生命教育和挫折教育。 

10月23日下午,北京定慧东里小区内,初中生小粽子放学回家后从17楼顶层纵身跃下,当场身亡。事发后,三十多个亲人从山东泰安老家先后赶到北京,将孩子生前的照片张贴在校门口的光荣墙上、停车杆上、宣传栏里。

又一条生命戛然而止!前不久四川10岁男生小军军坠楼的消息,还未让人缓过神来,走出悲伤,再闻悲剧,痛何如哉!不正视悲剧,就无法洗去不安;不深挖根源,就难以遏制悲剧重演。

小粽子为何选择跳楼结束生命?真相影影绰绰,但一个细节是,小粽子放学前,曾被老师罚站3个小时。而小军军之所以跳楼,与他“诗歌比赛中影响了班级成绩,要么罚站一个小时,要么写一千字检讨”有关。毫不客气地说,小粽子和小军军都是被不人道的教育逼死的。

但也毋须讳言,仅仅被批评、被罚站就走上绝路,就放弃自己珍贵的生命,未免太愚氓,也太孩子气。小粽子和小军军确实是孩子,他们的抗挫能力为何这么弱?外来的风雨为何轻易将他们连根拔起?没有问题孩子,只有孩子问题,而孩子的问题,往往与成人问题有关。与其责怪他们懵懂无知,不如反思我们的教育,无论学校还是家庭,对孩子都缺乏生命教育和挫折教育。

在1968年,就有美国学者提出了生命教育的思想,几十年来,生命教育在美国风生水起,英国、日本、澳大利亚、新加坡等国对孩子的生命教育也卓有成效。反观我国,生命教育不仅起步较晚,而且华而不实,在应试教育的挤压下,往往沦为点缀,有时完全废弛。有学者提出,“生命教育不仅只是教会青少年珍爱生命,更要启发青少年完整理解生命的意义,积极创造生命的价值;生命教育不仅只是关心今日生命之享用,还应该关怀明日生命之发展。”话虽如此,但在粗粝的现实中,这俨然已是奢望。

为何一些学校和家庭忽略孩子的生命教育?说白了,被应试教育所裹挟。在相关老师和家长看来,成绩这一俊,能遮百丑,为了成绩,其他都可以删删减减,乃至取消。有业内人士辛辣地讽刺,中国教育的目标是“望子成龙”;标准是“成王败寇”;方法是“死记硬背”;手段是“不断施压”,还美其名曰“压力即动力”。至于孩子们是否真实,是否善良,是否健康,是否快乐,没人去想。也许这有点夸大其词,但在一些地方,孩子得不到尊重是事实,应试教育太跋扈也是事实。

此外,还需批判体罚教育。无论小粽子被罚站3小时,还是小军军被迫接受要么罚站一个小时、要么写一千字检讨,相关老师都已涉嫌体罚教育。而体罚教育备受诟病,无论未成年人保护法还是教师法都明确禁止,为何在现实中仍大行其道?老师体罚学生的出发点,也许无可厚非,但过于粗糙或粗暴,就会摧垮学生的自尊,甚至直接导致他们寻死。

前不久,有一名六年级小学生称,不希望“老师像园丁”这个比喻,“我希望老师像导游……而不像园丁,修剪掉我们不听话的枝丫,最终让我们长成了只会听话的植物”。如果每一名老师都像导游,多充实孩子的内心,多丰盈他们的灵魂,他们还会寻死觅活吗?我们给孩子什么样的现在,孩子就给我们什么样的未来;如果毁掉孩子的现在,他们就没有未来。救救孩子!善待孩子!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