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习近平与薄熙来彻底翻脸从而撕裂中共

2013-09-28 07:29 作者:石涛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看中国2013年09月28日讯】薄熙来这个案子到了一个阶段,一审结束,薄熙来已经要求上诉,那也就等着上诉庭。一审过来结果应该说大多数媒体反映的概念就是觉得出乎意料,一个集中点就是没有想到判他无期徒刑,大概这个出乎意料的成份比较高,至于说薄熙来在庭上表现也可以反映出薄熙来本人也是出乎意料的,他没有想到判他无期徒刑。

在我们的节目当中,这一部分其实老早我们已经跟大家分析过了,我说对于薄熙来而言,他真正注重的正是他的政治生涯。在他五天的庭审当中,他自己也讲说他为什么翻供,他说中纪委在跟他谈话的时候,谈的那些东西他一直认为他有机会可以保留党籍,结果在后来谈完之后,开除他党籍之后他觉得中纪委骗他了,就是找他谈话的人骗他了,所以这是薄熙来一直所期待的这一点。

早在我们原来的节目当中,在薄熙来的势力最鼎盛的时候,我们也跟大家讲过,重庆的唱红打黑表现出薄熙来最大的特点,极其在乎自己的政治生涯,在我其它节目当中跟大家形容过,我说,薄熙来最大的特点他不是一个财主,他是一个要做侯要做王要做天子的人,他不会在乎钱的,他也敢用钱。早在他到了重庆出钱唱红打黑之后,我们在节目当中就跟大家是这么分析的。

到后来在他庭审过程中,我们注意到一个概念,他一直围绕着给予他的罪名进行辩护,他自己整个辩护的概念就是他没有罪。根据西方媒体的报道讲说,如果这件事情放在美国,恐怕薄熙来也真的罪名是不成立的。他没想到的就是说上面判了他无期徒刑。我觉得这是他比较吃惊的,尽管我们在节目当中跟大家介绍过,判五年,十年,十五年,二十年和无期死缓,对于他来讲实际是一个意思,对于他根本的差距恐怕就是要不然无罪释放,要不然判死刑立即执行,其它的对于他来讲应该都是一样的。

可是无论怎么样,尽管是一样的,在对比活着的这种刑期来讲,判他无期徒刑应该出乎他的预料,而判他无期徒刑的基础上更关键的一个概念就是判了他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所以留了他的命,但是剥夺他政治权利终身,这一点是对他更狠,或者说这一点是让他更不能接受的,这一点在我的节目当中跟大家也讲过,因为他要的是政治生涯。

他之所以在五天的庭审当中否认了对他的罪名的指控,他也是在追求着政治生涯,而本来跟上面达成的协议,现在可以确定的说,在庭审时他翻供也就给中共最上层的人们带来了措手不及而且倍感愤怒,觉得被薄熙来耍了。薄熙来耍的一个很关键的原因对于他而言就是说,他已经六十四岁了,当他承认有罪的时候,五年十年,对于他来讲,他等于都完蛋了,他就再也没有机会起来了。但他推翻有罪的说法,变成无罪的辩护,也就变成了他赌博他后面的时局的变化。

如果中国的时局出现大的改变的时候,他赌的是这个,而当初他跟中纪委达成协议说,他承认中纪委跟他的协议那种认罪概念,他是骗中纪委能够使得他有机会在公众前亮相。作为中纪委来讲,作为中共最上层来讲,对薄熙来这件事情他只能叫公开审判,因为这是当初温家宝在踹死薄熙来时曾经给出的承诺。

所以公开审理,在薄熙来已经签字画押,答应配合中共上层把这场戏演好,在这个前提之下出现了透明和公开的说法,正是薄熙来也熟知中共体制的做法,在他达成协议的基础上翻供,透明与公开已经回不了车了,他翻供是由他个人来把握,所以就形成了五天庭审的场面。

现在我们可以说跟我们当初判断的情况基本上是一样的,薄熙来争得了公开露面的机会,利用这个机会他就当庭翻供,出现了我们已经看到的事情,后来给他判无期徒刑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至于说没收全部家产就那么回事了,这里面都带有很大的一种赌气和报复的成份,也就是中共上层对薄熙来的做法非常不满,所以有着一种报复的成份在,但是你不得不承认薄熙来这种做法本身给他赢得了在世面上露面的机会。

我们看到他愤怒在于剥夺他的政治权利终身,在他们整个过程当中其实我们注意到另外一点,薄熙来并没有破一个大规矩,就是他没有咬任何其他的人,只是在庭审当中他咬到了周永康,而咬到周永康又是上面所愿意的,我们从过去的时间里可以看到,但是其他的人他都没有碰。本来是一个中共党内斗争的最为残酷的一件事情,一个纯政治事件,最后给演变成个人的桃色事件,把这个庭审结束了。

而薄熙来并没有去咬出其他的人,在他看来,他已经给足了中共上层的面子,所以在他认为已经给足了中共上层的面,他又当庭否认他的罪名,他认为我手里反正有你们的把柄,而我当庭翻供是为了后来时局一旦出现变化我有可能被平反,如果我今天认罪,明天时局有什么变化的时候,我都没机会被平反。所以应该说薄熙来在这件事情上非常狡诈,就是他对他自己政治生命的关注超过于其它。

在他的内心当中,他心里应该是有一个基础,他认为无论怎么样,可能也就跟陈良宇、陈希同他们差不多,十五年十八年,这样的话也就好看,前面有两个政治局委员,一个北京的一个上海的,两个直辖市,他是重庆的,第三个直辖市,那也就行了,对吧。但没想到判他无期,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这在情感上,在面子是故意的在弄他,来报复他当庭翻案,所以出现了整个的场面。薄熙来在当庭咆哮,讲不公等等等等,讲出了这样的话。我们可以看到到现在这件事情走到这个位置。

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这件事情其实没有完,当然几乎所有的人认为他提出上诉会把事情拖延到将在十一月召开的十八大三中全会之后,有这可能,但是也有可能快刀斩乱麻,直接就二审开庭,然后就否认他就完了。但有一点人们可以确定,大家也都比较认可的,就是说他不可能再公开了,不可能再透明了,应该不会找这个麻烦了,而且也不可能让他再去出庭表演一番,几乎这些都不可能了。应该说中共上层在这件事情上吃了大亏了,被薄熙来玩了,无论怎么样这件事情从薄熙来的角度来讲,他让它延续下去,让他变成了这件事情一直在持续的发展。所以可以明确的讲,这是薄熙来要在公共场合,要在整个公共市面上要求得分,他不认输,这一步棋基本上是走到现在,是这么个讲法。

针对他被判的结果,不同媒体有着不同的说法,从不同的角度,有一个比较明确的角度认为,包括美国的媒体,英国的媒体,德国的媒体都讲说,重判薄熙来。因为这算重判了,重判薄熙来是为习近平竖威,有这客观的成份在里面。但是从整个事件回顾过程中,当初习近平并不想这么做。大家回忆一下,薄熙来最一开始被拿下是放了六宗罪的,当给他提到要公审的时候,就从六宗罪变成了三宗罪,变成了个人的罪责,而在整个过程中,拿出来的罪名,无论从贪污的角度来讲,从哪个角度来讲,都是摘取了相对薄熙来而言是最轻的,中共上层与薄熙来共同掩盖了薄熙来本身的这种反人类罪、酷刑罪,这种残害人性之罪。

按照香港科技大学的教授丁学良先生的说法,把薄熙来曾经做过的事情罗列在一起,杀他四五回都不嫌多的。丁学良教授在接受法广采访时明确讲,薄熙来在东北所犯下的这种反人类罪特别是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活摘器官的罪名,其实这些丁学良教授讲,就说人们不太相信法轮功学员,相当一部分人不相信法轮功学员说的是真的,但是也无法证明推翻法轮功学员说的是假的。

丁学良先生从另外一个角度上说,就是把那些事情的十分之一拿出来当成是真的话也足以杀薄熙来四五次了,而这部分罪名被薄熙来跟中共上层共同掩盖了。而我也相信薄熙来早已看到中共上层的弱点,知道根本不该碰他这部分,也就是说中共上层懂得,如果把薄熙来这些罪名拿出来,中国共产党必须随之而倒台,必须随之而瓦解。

这也就是薄熙来抓住了习近平的小辫子,他才敢这么做,而习近平又要竖威,等于大家都知道薄熙来这一次庭审是在演戏,你薄熙来不配合演,变成了戏霸,故意把编剧跟导演给玩了,给我不好看,我也就给你不好看,所以这里说的给习近平竖威是被迫而为之,是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出现了一种所谓习近平竖威的客观场面,所以他的竖威是有前因有后辙的。

按照当初从六宗罪变成三宗罪,本来习近平是想把这件事情了了就完了,让薄熙来认罪,但是看来习近平还是不了解薄熙来,薄熙来要的是政治生涯,你让他认罪一天,薄熙来都不会干的,我觉得吃了亏也好,怎么样也好,反正就是这个场面,这是我们从案子的角度去说了。

从另外一个角度上说,我在其它的节目当中都说的非常清楚,这实际是中共被瓦解的过程,中共真正崩溃的过程。很多朋友也问我,涛哥,你说到底共产党怎么完,怎么样推翻他。我一直跟大家说的一个概念,大家只要守住善念,守住自己的人性。当你守住善念,守住人性,就自然要求你必须拒绝中国共产党党性,就自然要求你必须退出中国共产党、共青团和少先队,你只要退出就行了,其它都无所谓。因为按照有信仰的人,有神论的角度来看,今天的过程是我们活着的人认知邪恶本身的过程。

正象我在其它节目当中讲,大家伙就坐在马路涯子,就看他们打,而他们打的过程让我们看到了共产党邪恶的内幕,他们彼此之间为了保护自己而披露出中共本身的邪恶的内幕,目的在我看来是神佛的慈悲了,他可以使得有些朋友还出于自己的观念也好,出于自己的利益也好,还对共产党抱有一些情感不愿意抛弃的,来唤醒我们被利益所麻痹的心,唤醒佛性的那一面,来拒绝。截止到现在,我们可以看到所谓一个竖威的场面,是这么一个说法了。

另外一个就是薄熙来的垮台加深了整个中共高层的裂痕,这是另外一个显而易见的说法,这就变成了习近平竖威的另外一面。也就是说,正反两面我们都可以看得到,这是相对应的。法广有一篇文章,直接就叫做薄熙来垮台,加深了中共高层的裂痕。他是这么讲的,对薄熙来判终身监禁的结果比很多政治分析家认为要重,有人认为这显示出习近平为首的中共高层并不那么在乎作为薄熙来的社会基础的毛左们,其实我自己的看法应该不是这个问题。真正的问题是逼到那儿啦,而不是怎么怎么样。

在这篇文章里,他实际是翻译了英文的一些文章,他首先引用的就是《华盛顿邮报》的一篇文章讲,被认为已经让薄熙来的前支持者和反对者在幕后谈判了数月之久的对薄熙来的起诉和审判,成为了习近平的头号挑战。尽管习近平一直在采取微妙的平衡行动,但是,无论支持或反对薄熙来的人对这次对薄的审判和宣判都表示不高兴。

应该是这么回事,实际哪一头都没有平衡好,在我认为的角度来讲,他也不可能平衡,审判薄熙来是中国共产党的体制在审判中国共产党的精英,这本身都是非常荒谬的。而握有权力的人去审判这个体制的精英,他自然就无法把握住。

文章也讲说,很多人认为判薄熙来被判无期是划上了句号,其实明智的人都认为根本不是句号。《华盛顿邮报》讲说,薄熙来的垮台既暴露且加深了中共派系斗争的高层的裂痕。我在节目当中已经跟大家讲过了,这个高层的裂痕,除了他们原有的裂痕之外,另外就是中共太子党内部的分歧,这应该是随着薄熙来的重判,把这种分歧本身就等于是固定了,绝对化了。因为他丧失了缓冲的余地,表面看起来,北京人的说法就是哥儿俩打急了,你踹我一脚,我抽你一嘴巴,哥儿俩打急了。

在《华盛顿邮报》当中,引用了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的中国问题专家李成的话,李成认为薄熙来已经没有机会东山再起,从薄熙来的自辩词可以看出,他是在赌未来中国政治的“不确定”或混乱,也许有机会能够恢复他的名誉。没错,这是他唯一的赌注,但是李成认为即使有政治上的不确定,他再次成为一名可信任的政治家的机会等于零。因为对他的审判透露出他的傲慢,脱离实际,他家人的恶行。这一切把他从一个有魅力的领导人变成了一个普通人。

可以这么讲,我觉得这是有他的道理存在,但是指责他的罪责也是中共本身的罪责,这就是他的真正内在的杀伤点。他们在整个庭审过程中,即使公开也是把公开的环境作为一个平台,他们认为他们太子党、红二代家庭内部的事情,这样的一来一去的争持也就意味着我在另外一期节目当中讲,这就看薄熙来以及他的最亲近的人,他们的情绪的体现,是否会失控。

如果他失控的话,他就会突破底线,会直接使出过去这么多年里与薄熙来有瓜葛的那上百个家庭的成员的罪恶。这个威胁是非常大的,而这个威胁成立之后,所有跟薄熙来有关系的人在惧怕薄熙来可能丧失底线,可能不去坚守这个不触及他人的底线,那他们内心的怨气又会转到习近平身上。因为觉得习近平判得太重,明明判他五年十年,让他缓过去就完了,为什么非要赌这口气呢?可是我们在节目当中跟大家讲,我说习近平有一种蛮劲儿,有朋友写的,我看叫习蛮子,那个蛮劲儿就是有这么概念,你要顶着我干,我比你还顶,那种牛劲,其实这就是赌气了,这不是政治人物应该有的素质,这样的赌气就造成了事情出现这种状况。

所以这就是我说,当任何中共上层,任何一个家族在过去的时间里,与薄熙来有过瓜葛,受惠于薄熙来,或者说跟薄熙来家族有过什么往来的人都会对这件事情非常关注,因为都会意识到薄熙来是否有着另外的做法。而作为我们老百姓,我自己更应该提醒大家,赶快退党退团退队。那些家族打斗的事儿跟咱没关系,他们打也好,他们好也好,而让咱老百姓看到的我觉得就看到了共产党的罪恶。

所以你要会看,看那热闹看戏没用,看戏,戏演完了一出门,外头下雨了打雷了,被浇雨的还是咱们自个儿。而看戏里面的戏胡,看这出戏在告诉我们如何躲开那惊天动地之雷,如何躲开那暴雨袭身之时,这是主要的。所以看戏你也得看出门道来,傻乎乎的在那儿流着鼻涕,看那挺好,挺热闹,你看习近平踹他一脚,你还以为薄熙来怎么着,关你什么事啊,真不关我的事,所以我们看戏的人也得分明我们该干嘛。

在这篇文章里他紧接着又提到了《纽约时报》,《纽约时报》认为这个判决,就是判薄熙来无期,意味着他不太可能重返政坛,除非他的政治命运发生一次非同寻常的逆转。应该说他期待的是整个中国的政治环境出现逆转。他说,尽管薄案庭审曝光诸多内幕,但薄熙来依然保持着在民众中的支持率,把他作为一种旗帜。有些人认为,薄熙来在监狱里仍旧是一个象征意义上的领袖。我自己的感觉,大家注意到,薄熙来庭审过程中,更像李玉和,他是给自己扮成这样。

《纽约时报》还讲说,中共高层政府精心策划了一场异常公开并冗长的薄熙来审判,前后持续了五天,其目的就是要通过起诉来彰显出中共遏制猖獗的官员腐败的决心,因为腐败已经激起了公愤,威胁到他们执政的地位,但是在实际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个目的应该是值得划问号的。

而《路透社》在报道时讲说,将薄处以终身监禁,习近平通过有效发出警告向中共显示了他的权威:要求那些还身居官位的人必须听他的,必须要小心。而美国的《外交官》杂志在上个星期登了一篇文章就讲说,中共新的领导是否有能力领导中国再一次走出一条改革之路呢?这是值得怀疑的。

在今天的中国社会当中,中共最上层已经没有了邓小平式的人物,也没有了毛泽东式的那种强权人物。我在节目当中早就跟大家讲过,在一个独裁的体制之下,他需要一个独裁的强权的人物,但今天没有了,在没有的情况下,在这种又在彰显著权力,重新竖威的背景之下,我们可以看到这个体制是走向撕裂和崩溃的。

所以这期节目主要是跟大家分享了薄熙来整个案子算告一个段落了,但前后的过程在我的眼睛里更侧重一点,整个中共上下被这件事情撕裂,没有任何人有能力把这样的裂痕弥补起来,而被撕裂的中共本身将在未来的不长的时间里面,他会出现更大的动荡以至于崩溃。

应该说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一种状况,就象我分析的说,习近平为了出口气,判薄熙来无期,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竖威,实际从另外一个角度可以被解读成他在政治手腕上和政治智慧上有所欠缺,也就激化了整个事情,造成了他本该仰仗,他不愿意出毛病的,不愿意对他出现分歧的中共红二代、太子党因为这件事情而分裂。

那好,这期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