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莱士的“遗憾” 港媒让江丑态毕露(图)

2013-09-22 10:22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主持人麦克.华莱士
华莱士

【看中国2013年09月22日讯】
第十六章:穷凶极恶动杀机 信口雌黄何须凭(2000下半年)(下)

3. 华莱士专访

8月15日,江泽民安排了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60分钟”节目主持人华莱士和摄制组一行8人在北戴河的采访,为江泽民出国造势。华莱士由此而成为美国电视界第一个采访江泽民的人。在此之前,华莱士的节目组已经为此申请十多年。

采访进行了三个多小时,节目将在江泽民访美前夕的9月3日晚间播出。江泽民想尽量装成一副高调的样子,表明自己接受采访的目的是要促进中美两国的友好,他说,“两国关系呢,总的说来不错”。但华莱士并没有太大客气,一针见血地指出,他这样的调子像一个十足的政客,这里面没有坦诚。

华莱士也尖锐地提出江是世界上最后一位重要的共产党独裁者。江说:你描述中国的样子时就像《一千零一夜》听起来那样荒唐,我们有人大选举中共中央常委,中央委员会有政治局,政治局有常务委员会,我是常委之一。除非所有常委同意,否则不会有任何决定。

江泽民为了表现自己的同时却忘了最基本的一个常识,那就是全国人大根本没有资格、也没有选举过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这是基本的公民常识,作为当时三位一体的最高当权者,江实际上根本就没有任何法律的基本概念,连自己坐在什么位置都不清楚──只认为自己就是当了“皇帝”了,就可以为所欲为。实际上中共中央的决定也不需要所有常委同意,镇压法轮功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当时七个常委六个不同意镇压,但江一意孤行。

华莱士问:为什么美国人可以选举他们国家的领导,但你显然不相信由中国人民选出你们的国家领导?

江答道:我也是一名选举产生的领导人,尽管我们有不同的选举制度,每个国家都应该有他们自己的制度,因为我们两国有不同的文化和历史传统,有着不同的教育和经济发展水平。

江泽民在这里混淆了很多概念,其实他应该清楚,他是被称为“橡皮图章”的人大选举出来的,而他就是手握“橡皮图章”的独裁者。普通百姓根本就没有选举过他。

他用中国“特殊国情”所作的辩解,与半个世纪前的中共自己的言论相比,成了绝妙的讽刺。

65年前,中共的机关报《新华日报》有过这样一段:

“他们(国民党)以为中国实现民主政治,不是今天的事,而是若干年以后的事,他们希望中国人民知识与教育程度提高到欧美资产阶级民主国家那样,再来实现民主政治。其实在民主制度之下才更容易教育和训练民众。”(1939年2月25日)

5 年后,《新华日报》还写到:要彻底地、充份地、有效地实行普选制,使人民能在实际上,享有“普遍”、“平等”的选举权、被选举权,则必须如中山先生所说,在选举以前,“保障各地方团体及人民有选举之自由,有提出议案及宣传、讨论之自由。”也就是“确定人民有集会、结社、言论、出版的完全自由权。”否则,所谓选举权,仍不过是纸上的权利罢了。(1944年2月2日)

但现在江泽民却忘记了共产党当年的诉求,可谓数典忘祖了。

华莱士又问:那为什么中国是一党国家?

江的回答是:为什么我们必须要有反对党?

按照中共自己50多年前的理论:“目前推行民主政治,主要关键在于结束一党治国。因为此问题一日不解决,则国事势必包揽于一党之手;才智之士,无从引进;良好建议,不能实行。因而所谓民主,无论搬出何种花样,只是空有其名而已。”

华莱士说:中国没有新闻自由。我们认为个人自由与新闻自由有关连。你为何担心新闻自由?

江答道:媒体,应该是党的喉舌。

对此,1943年9月1日中共媒体曾指出:法西斯的新闻“理论家”居然公开无耻地鼓吹“一个党、一个领袖、一个报纸”的主张。它们对于“异己”的进步报纸,采取各色各样的限制、吞并和消灭的办法,如检查稿件、任意删削,威胁读者、阻碍推销,派遣特务打入报馆、逐渐攘夺管理权,最后则强迫收买,勒令封闭。

此外,《新华日报》1944年10月9日说,“现在,假如我们承认战后的世界是一个不可抗而又不可分的民主的世界,那么要在这个世界里生存,要在这个世界的国际机构里当一个优秀分子,第一就是立刻在实践中尊重新闻自由这种人民的不可动摇的权利。”

人们不知道,为什么50多年后,江希望自己以“开明”形像出现在西方媒体前的时候,抱的陈词滥调甚至不如共产党当年的理论。

当然江最出洋相的是他对法轮功创始人的诬蔑之辞。

华莱士表示,他们无法理解为什么当局要迫害法轮功团体。“他们炼功,相信精神生活。究竟是什么东西令你们如此担心法轮功,需要虐待、逮捕、杀害法轮功学员。”

江泽民说法轮功创始人自称是释迦牟尼转世再生,也是耶稣的转世再生。江泽民说法轮功讲世界的末日就要到了,地球即将爆炸。江泽民还说法轮功已经造成数千学员自杀。

江自信了解美国人的心理,他知道在西方最容易引起仇恨与误解的话,大概就是去冒犯耶稣基督了。但是,法轮功创始人从来都没有说自己是释迦牟尼或耶稣转世。

法轮功创始人更没有说地球要爆炸。事实上,法轮功创始人在98年多次面对数千人讲99年很多传的地球大劫难的事情是不存在的。

至于说多少人炼功出问题,事实上在99年之前中国高层已经进行了至少三次大范围的调查,发现法轮功对祛病健身很有效,因此一直没法进行打压。1999年镇压之后,江泽民控制的喉舌媒体出现了1400例的说法,说有1400人因炼功死亡。1400例当然是当局一手编造,肆意夸大的。可是,现在到了江泽民口里,自杀的就成了几千了。

法轮功练习者数以千万计,7年即使有1400人死亡,每年200人,也远远低于中国正常的平均死亡率千分之六。因此,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1400例,不仅没有说明法轮功的问题,反而证明法轮功的祛病健身效果。

通过这次专访,人们显然没有看到江的“英明形像”,更多的是无赖与信口雌黄。必须指出的是,江泽民在以国家主席的身份对华莱士说这些谎话的时候,是盗用了中国的国家信誉诋毁法轮功,损害的是全中国人的声誉。

4. 千禧年峰会遭遇法轮功

9月的纽约因为世界首脑高峰会而显得倍加热闹。

纽约警方资料显示,首脑高会议期间已经获得批准有90余场抗议示威,有至少10场是针对江泽民的。从江泽民到达纽约至9月9日离开,抗议队伍如影随形。人数最多、影响最广泛的要数法轮功学员的活动。

世界各地的一些法轮功学员都集中到纽约来“欢迎”江泽民,人数约两千人。除了来自美国30多个州外,还有加拿大、欧洲、澳洲一些国家。纽约街道上到处可以见到身穿黄色T恤、上书“法轮大法”的学员在活动。法轮功的大规模活动从9月5日开始。这天他们在全纽约的六、七个地方集体炼功和派发传单,除了在曼哈顿江泽民下榻的华尔道夫酒店和其他象征性地区外,还深入华人聚居的三个唐人街。

黄T恤一时风靡纽约,成为纽约的秋日奇景。

9月6日中午,一千多名学员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的游行沿第三大道北行到联合国哈玛绍广场,前后占据八条街口。

这是一年多前法轮功遭镇压后,学员不断在美用集体炼功进行请愿后,第一次出现的游行场面。这一天,他们还在“纽约时报”刊登全版广告的“致江泽民公开信”,要江泽民倾听数百万法轮功学员的呼声,要江泽民了解数百万中国人民所遭受的痛苦。

一位身穿黄T恤的法轮功学员巧遇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先生,市长先生看了看学员黄T恤上的呼吁:“CHINA:STOP PERSECUTING FALUN GONG”(中国:停止迫害法轮功)后,对学员说:“You are doing the right thing”(你们正在做一件正确的事)。

但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请愿却怕得要命。为了躲避法轮功学员,中国官员使尽了浑身解数。江给纽约警方压力,在某些地方不准法轮功学员穿黄T恤。据报导,江下飞机后去酒店的行车路线是分装在几只信封内的,到接近转弯处才能拆开,权充“锦囊妙计”,真可谓费尽心机。即使这样,和平诚挚的法轮功学员还是让他“惊” 了几下。

8日中午,江正要离开在渥尔道夫酒店内举行的一个午餐会时,一位法轮功学员走到离其一米远的地方大声呼吁:“请释放法轮功学员!” 当时在场的许多媒体的记者和中方人员,都清楚地听到了这位学员的呼吁。江一听到法轮功三个字,顿时脸色大变,巴掌不自觉地举了起来,身体颤抖不止。

8日晚上,江从纽约林肯中心听完音乐会从后门出来,准备和从前门出去的车队到某处会合。在此之前,曾发生中国自由民主党8名人员在主席倪育贤带领下,集体买票进场,于8点准时入座于贵宾席后面的P排中间位置。音乐会第2个节目《春江花月夜》一结束,在观众掌声中,8名人员站起来鼓掌。这时观众发现他们穿的是清一色的白底红字T恤,胸前是“废除中共一党专制”8个大字,后面是“江泽民是大独裁者”。顿时全场惊愕,肃静约半分钟后中共总领事张宏喜等方如梦初醒,紧急指挥亲共侨领梁冠军、花俊雄等起哄围攻这8名自由民主党人。

惊魂未定,江就在他车队的第一个转弯处,看到法轮功学员迎面高高举起一面横幅,上写斗大的英文字母:“Practicing Falun Gong is a Right”(炼法轮功是一种权利)。江看后顿时身体猛地往后一仰,浑身哆嗦。车里有人看了一眼横幅,就赶紧把头低下来。

9日在江离开纽约之前,法轮功学员得知他在35街的中国驻联合国使团内,立即有数十名学员前往,有的在街对面炼功,有的举“停止镇压法轮功”、“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等标语牌,表达学员的心愿。中共使团官员使出“声东击西”的办法,想让车队虚张声势从正门出发,而江从侧门溜出。可是没想到,江的车一出来,正遇到四位法轮功学员打着一面横幅,上面用英文写着金光闪闪的“法轮大法”。等车一转到第一大道和35街处,法轮功学员举著标语牌及炼功的场面又出现在江眼前。

这几天,江似乎怎么逃也逃不出法轮功的“包围圈”。

5. 大骂香港记者

江泽民在美国“大记者”面前谈笑风生,三个月之后却在香港“小记者”面前吹须瞪眼。事实上正是香港记者这次采访,捕捉到了江泽民的本来面目。

10月27日,江泽民当时在会见前来北京述职的香港特区首长董建华时,因不满香港记者的提问,罕有地当面训斥在场的九名香港记者。

起因是一位香港女记者询问江泽民是否“钦定”董建华连任。江听后勃然大怒,甚至语无伦次地操用了广东话及英语大骂香港传媒提问过份简单、幼稚,并且用英文对记者说:“You are too simple, too naive。”“I am angry!”历时四分钟之久。

江泽民大声指香港记者水平低,比不上华莱士。江说:“你们(香港记者)要知道,美国的华莱士比你们的素质不知高到哪里去,我跟他都谈笑风生。”看来江泽民颇为自己在“60 分钟”节目里接受华莱士访问时的表现自豪。当时华莱士一针见血地指出他是世界上最后一位重要的共产党独裁者,这大概让香港记者羨慕不已。但这次华莱士恐怕要倒过来羨慕香港记者了。华莱士这位身怀绝技、久经沙场的老将在专访中未能“彻底剥掉”江泽民这位暴君华丽的“外皮”。有趣的是,华莱士没能让江泽民在世界面前“跳”起来,而香港的一名“初出茅庐”的“黄毛丫头”却轻易地做到了──江泽民不但跳起来了,而且丑态毕露──这不能不是华莱士的遗憾。

江可能不知道在自由、民主的国家,记者向来被视为“无冕之王”。因为新闻自由对民主政治既是一种保护机制,又是一种监督机制。华莱士之所以知名,是因为他在记者生涯中,以他敏锐的观察、尖锐的提问挖掘了许许多多原先鲜为人知的故事和新闻。他本人既是新闻自由的体现者,又是新闻自由的得益者。如果没有保障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的民主制度,就没有华莱士这类“高得多”的记者。

反观江治下的中国大陆记者,除了被逼跪着,尽力配合江的谎言欺骗,维持对法轮功的镇压外,又如何能“高水平”起来呢?江泽民在骂香港记者时,竟然赤裸裸地叫嚣要记者们不顾职业道德,只管“闷声大发财”。

江泽民在香港记者面前耍了一遍威风之后,大约也察觉了自己的失态,于是,又指著记者们警告说,如果他们的报导有偏差,后果要他们自己负责。

事后香港传媒对江泽民的训话均表震惊,几乎所有的日报均以显著的版幅报导此事,说江泽民“发烂渣”。

江泽民此次在公众面前暴怒后面是否还有别的隐情?是否是因为今天的江泽民已无从前毛泽东、邓小平的威风,在中共领导核心内一个人已玩不转?是否因为江泽民的权威受到挑战,他连曾庆红那样的亲信都无法补正为中央政治局委员,于是记者问他钦点特首时触动了他的心事,不由得升起一肚子的无名火,发到了香港记者们的头上?还是因为江泽民镇压法轮功实在是内外交困,按捺不住,顾不得“领袖”脸面而在众人面前歇斯底里?答案还是留给读者自己去分析吧。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