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萊士的「遺憾」 港媒讓江醜態畢露(圖)

2013-09-22 10:22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主持人麥克.華萊士
華萊士

【看中國2013年09月22日訊】
第十六章:窮凶極惡動殺機 信口雌黃何須憑(2000下半年)(下)

3. 華萊士專訪

8月15日,江澤民安排了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60分鐘」節目主持人華萊士和攝製組一行8人在北戴河的採訪,為江澤民出國造勢。華萊士由此而成為美國電視界第一個採訪江澤民的人。在此之前,華萊士的節目組已經為此申請十多年。

採訪進行了三個多小時,節目將在江澤民訪美前夕的9月3日晚間播出。江澤民想盡量裝成一副高調的樣子,表明自己接受採訪的目的是要促進中美兩國的友好,他說,「兩國關係呢,總的說來不錯」。但華萊士並沒有太大客氣,一針見血地指出,他這樣的調子像一個十足的政客,這裡面沒有坦誠。

華萊士也尖銳地提出江是世界上最後一位重要的共產黨獨裁者。江說:你描述中國的樣子時就像《一千零一夜》聽起來那樣荒唐,我們有人大選舉中共中央常委,中央委員會有政治局,政治局有常務委員會,我是常委之一。除非所有常委同意,否則不會有任何決定。

江澤民為了表現自己的同時卻忘了最基本的一個常識,那就是全國人大根本沒有資格、也沒有選舉過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這是基本的公民常識,作為當時三位一體的最高當權者,江實際上根本就沒有任何法律的基本概念,連自己坐在什麼位置都不清楚──只認為自己就是當了「皇帝」了,就可以為所欲為。實際上中共中央的決定也不需要所有常委同意,鎮壓法輪功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當時七個常委六個不同意鎮壓,但江一意孤行。

華萊士問:為什麼美國人可以選舉他們國家的領導,但你顯然不相信由中國人民選出你們的國家領導?

江答道:我也是一名選舉產生的領導人,儘管我們有不同的選舉制度,每個國家都應該有他們自己的制度,因為我們兩國有不同的文化和歷史傳統,有著不同的教育和經濟發展水平。

江澤民在這裡混淆了很多概念,其實他應該清楚,他是被稱為「橡皮圖章」的人大選舉出來的,而他就是手握「橡皮圖章」的獨裁者。普通百姓根本就沒有選舉過他。

他用中國「特殊國情」所作的辯解,與半個世紀前的中共自己的言論相比,成了絕妙的諷刺。

65年前,中共的機關報《新華日報》有過這樣一段:

「他們(國民黨)以為中國實現民主政治,不是今天的事,而是若干年以後的事,他們希望中國人民知識與教育程度提高到歐美資產階級民主國家那樣,再來實現民主政治。其實在民主制度之下才更容易教育和訓練民眾。」(1939年2月25日)

5 年後,《新華日報》還寫到:要徹底地、充分地、有效地實行普選制,使人民能在實際上,享有「普遍」、「平等」的選舉權、被選舉權,則必須如中山先生所說,在選舉以前,「保障各地方團體及人民有選舉之自由,有提出議案及宣傳、討論之自由。」也就是「確定人民有集會、結社、言論、出版的完全自由權。」否則,所謂選舉權,仍不過是紙上的權利罷了。(1944年2月2日)

但現在江澤民卻忘記了共產黨當年的訴求,可謂數典忘祖了。

華萊士又問:那為什麼中國是一黨國家?

江的回答是:為什麼我們必須要有反對黨?

按照中共自己50多年前的理論:「目前推行民主政治,主要關鍵在於結束一黨治國。因為此問題一日不解決,則國事勢必包攬於一黨之手;才智之士,無從引進;良好建議,不能實行。因而所謂民主,無論搬出何種花樣,只是空有其名而已。」

華萊士說:中國沒有新聞自由。我們認為個人自由與新聞自由有關連。你為何擔心新聞自由?

江答道:媒體,應該是黨的喉舌。

對此,1943年9月1日中共媒體曾指出:法西斯的新聞「理論家」居然公開無恥地鼓吹「一個黨、一個領袖、一個報紙」的主張。它們對於「異己」的進步報紙,採取各色各樣的限制、吞併和消滅的辦法,如檢查稿件、任意刪削,威脅讀者、阻礙推銷,派遣特務打入報館、逐漸攘奪管理權,最後則強迫收買,勒令封閉。

此外,《新華日報》1944年10月9日說,「現在,假如我們承認戰後的世界是一個不可抗而又不可分的民主的世界,那麼要在這個世界裡生存,要在這個世界的國際機構裡當一個優秀分子,第一就是立刻在實踐中尊重新聞自由這種人民的不可動搖的權利。」

人們不知道,為什麼50多年後,江希望自己以「開明」形象出現在西方媒體前的時候,抱的陳詞濫調甚至不如共產黨當年的理論。

當然江最出洋相的是他對法輪功創始人的誣蔑之辭。

華萊士表示,他們無法理解為什麼當局要迫害法輪功團體。「他們煉功,相信精神生活。究竟是什麼東西令你們如此擔心法輪功,需要虐待、逮捕、殺害法輪功學員。」

江澤民說法輪功創始人自稱是釋迦牟尼轉世再生,也是耶穌的轉世再生。江澤民說法輪功講世界的末日就要到了,地球即將爆炸。江澤民還說法輪功已經造成數千學員自殺。

江自信瞭解美國人的心理,他知道在西方最容易引起仇恨與誤解的話,大概就是去冒犯耶穌基督了。但是,法輪功創始人從來都沒有說自己是釋迦牟尼或耶穌轉世。

法輪功創始人更沒有說地球要爆炸。事實上,法輪功創始人在98年多次面對數千人講99年很多傳的地球大劫難的事情是不存在的。

至於說多少人煉功出問題,事實上在99年之前中國高層已經進行了至少三次大範圍的調查,發現法輪功對祛病健身很有效,因此一直沒法進行打壓。1999年鎮壓之後,江澤民控制的喉舌媒體出現了1400例的說法,說有1400人因煉功死亡。1400例當然是當局一手編造,肆意誇大的。可是,現在到了江澤民口裡,自殺的就成了幾千了。

法輪功練習者數以千萬計,7年即使有1400人死亡,每年200人,也遠遠低於中國正常的平均死亡率千分之六。因此,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1400例,不僅沒有說明法輪功的問題,反而證明法輪功的祛病健身效果。

通過這次專訪,人們顯然沒有看到江的「英明形象」,更多的是無賴與信口雌黃。必須指出的是,江澤民在以國家主席的身份對華萊士說這些謊話的時候,是盜用了中國的國家信譽詆毀法輪功,損害的是全中國人的聲譽。

4. 千禧年峰會遭遇法輪功

9月的紐約因為世界首腦高峰會而顯得倍加熱鬧。

紐約警方資料顯示,首腦高會議期間已經獲得批准有90餘場抗議示威,有至少10場是針對江澤民的。從江澤民到達紐約至9月9日離開,抗議隊伍如影隨形。人數最多、影響最廣泛的要數法輪功學員的活動。

世界各地的一些法輪功學員都集中到紐約來「歡迎」江澤民,人數約兩千人。除了來自美國30多個州外,還有加拿大、歐洲、澳洲一些國家。紐約街道上到處可以見到身穿黃色T恤、上書「法輪大法」的學員在活動。法輪功的大規模活動從9月5日開始。這天他們在全紐約的六、七個地方集體煉功和派發傳單,除了在曼哈頓江澤民下榻的華爾道夫酒店和其他象徵性地區外,還深入華人聚居的三個唐人街。

黃T恤一時風靡紐約,成為紐約的秋日奇景。

9月6日中午,一千多名學員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的遊行沿第三大道北行到聯合國哈瑪紹廣場,前後佔據八條街口。

這是一年多前法輪功遭鎮壓後,學員不斷在美用集體煉功進行請願後,第一次出現的遊行場面。這一天,他們還在「紐約時報」刊登全版廣告的「致江澤民公開信」,要江澤民傾聽數百萬法輪功學員的呼聲,要江澤民瞭解數百萬中國人民所遭受的痛苦。

一位身穿黃T恤的法輪功學員巧遇紐約市長朱利安尼先生,市長先生看了看學員黃T恤上的呼籲:「CHINA:STOP PERSECUTING FALUN GONG」(中國:停止迫害法輪功)後,對學員說:「You are doing the right thing」(你們正在做一件正確的事)。

但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請願卻怕得要命。為了躲避法輪功學員,中國官員使盡了渾身解數。江給紐約警方壓力,在某些地方不准法輪功學員穿黃T恤。據報導,江下飛機後去酒店的行車路線是分裝在幾隻信封內的,到接近轉彎處才能拆開,權充「錦囊妙計」,真可謂費盡心機。即使這樣,和平誠摯的法輪功學員還是讓他「驚」 了幾下。

8日中午,江正要離開在渥爾道夫酒店內舉行的一個午餐會時,一位法輪功學員走到離其一米遠的地方大聲呼籲:「請釋放法輪功學員!」 當時在場的許多媒體的記者和中方人員,都清楚地聽到了這位學員的呼籲。江一聽到法輪功三個字,頓時臉色大變,巴掌不自覺地舉了起來,身體顫抖不止。

8日晚上,江從紐約林肯中心聽完音樂會從後門出來,準備和從前門出去的車隊到某處會合。在此之前,曾發生中國自由民主黨8名人員在主席倪育賢帶領下,集體買票進場,於8點準時入座於貴賓席後面的P排中間位置。音樂會第2個節目《春江花月夜》一結束,在觀眾掌聲中,8名人員站起來鼓掌。這時觀眾發現他們穿的是清一色的白底紅字T恤,胸前是「廢除中共一黨專制」8個大字,後面是「江澤民是大獨裁者」。頓時全場驚愕,肅靜約半分鐘後中共總領事張宏喜等方如夢初醒,緊急指揮親共僑領梁冠軍、花俊雄等起鬨圍攻這8名自由民主黨人。

驚魂未定,江就在他車隊的第一個轉彎處,看到法輪功學員迎面高高舉起一面橫幅,上寫斗大的英文字母:「Practicing Falun Gong is a Right」(煉法輪功是一種權利)。江看後頓時身體猛地往後一仰,渾身哆嗦。車裡有人看了一眼橫幅,就趕緊把頭低下來。

9日在江離開紐約之前,法輪功學員得知他在35街的中國駐聯合國使團內,立即有數十名學員前往,有的在街對面煉功,有的舉「停止鎮壓法輪功」、「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等標語牌,表達學員的心願。中共使團官員使出「聲東擊西」的辦法,想讓車隊虛張聲勢從正門出發,而江從側門溜出。可是沒想到,江的車一出來,正遇到四位法輪功學員打著一面橫幅,上面用英文寫著金光閃閃的「法輪大法」。等車一轉到第一大道和35街處,法輪功學員舉著標語牌及煉功的場面又出現在江眼前。

這幾天,江似乎怎麼逃也逃不出法輪功的「包圍圈」。

5. 大罵香港記者

江澤民在美國「大記者」面前談笑風生,三個月之後卻在香港「小記者」面前吹鬚瞪眼。事實上正是香港記者這次採訪,捕捉到了江澤民的本來面目。

10月27日,江澤民當時在會見前來北京述職的香港特區首長董建華時,因不滿香港記者的提問,罕有地當面訓斥在場的九名香港記者。

起因是一位香港女記者詢問江澤民是否「欽定」董建華連任。江聽後勃然大怒,甚至語無倫次地操用了廣東話及英語大罵香港傳媒提問過份簡單、幼稚,並且用英文對記者說:「You are too simple, too naive。」「I am angry!」歷時四分鐘之久。

江澤民大聲指香港記者水平低,比不上華萊士。江說:「你們(香港記者)要知道,美國的華萊士比你們的素質不知高到哪裡去,我跟他都談笑風生。」看來江澤民頗為自己在「60 分鐘」節目裡接受華萊士訪問時的表現自豪。當時華萊士一針見血地指出他是世界上最後一位重要的共產黨獨裁者,這大概讓香港記者羨慕不已。但這次華萊士恐怕要倒過來羨慕香港記者了。華萊士這位身懷絕技、久經沙場的老將在專訪中未能「徹底剝掉」江澤民這位暴君華麗的「外皮」。有趣的是,華萊士沒能讓江澤民在世界面前「跳」起來,而香港的一名「初出茅廬」的「黃毛丫頭」卻輕易地做到了──江澤民不但跳起來了,而且醜態畢露──這不能不是華萊士的遺憾。

江可能不知道在自由、民主的國家,記者向來被視為「無冕之王」。因為新聞自由對民主政治既是一種保護機制,又是一種監督機制。華萊士之所以知名,是因為他在記者生涯中,以他敏銳的觀察、尖銳的提問挖掘了許許多多原先鮮為人知的故事和新聞。他本人既是新聞自由的體現者,又是新聞自由的得益者。如果沒有保障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的民主制度,就沒有華萊士這類「高得多」的記者。

反觀江治下的中國大陸記者,除了被逼跪著,盡力配合江的謊言欺騙,維持對法輪功的鎮壓外,又如何能「高水平」起來呢?江澤民在罵香港記者時,竟然赤裸裸地叫囂要記者們不顧職業道德,只管「悶聲大發財」。

江澤民在香港記者面前耍了一遍威風之後,大約也察覺了自己的失態,於是,又指著記者們警告說,如果他們的報導有偏差,後果要他們自己負責。

事後香港傳媒對江澤民的訓話均表震驚,幾乎所有的日報均以顯著的版幅報導此事,說江澤民「發爛渣」。

江澤民此次在公眾面前暴怒後面是否還有別的隱情?是否是因為今天的江澤民已無從前毛澤東、鄧小平的威風,在中共領導核心內一個人已玩不轉?是否因為江澤民的權威受到挑戰,他連曾慶紅那樣的親信都無法補正為中央政治局委員,於是記者問他欽點特首時觸動了他的心事,不由得升起一肚子的無名火,發到了香港記者們的頭上?還是因為江澤民鎮壓法輪功實在是內外交困,按捺不住,顧不得「領袖」臉面而在眾人面前歇斯底里?答案還是留給讀者自己去分析吧。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