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草销售:反腐光管月饼不够 重油重糖领导不爱

2013-09-22 09:30 作者:陈志龙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看中国2013年09月22日讯】要切实加强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真正形成一套不敢腐、不能腐和不易腐的硬约束机制。如果我们有一套部长临时借公务卡买瓶红酒都可能辞职的约束机制,自然就不用担心月饼的腐败了。反腐败光管住月饼是不够的,得在制度建设上有突破,有治本之策。反腐败光管住月饼是不够的,得在制度建设上有突破,有治本之策。

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大堂,饼屋隔壁是一家卖虫草的商店,一种冬虫夏草的丸装,一小盒从12888到48888元不等。在等人的间隙听营业员聊天。卖虫草的说:你们的月饼才100多块钱一盒,这种重油重糖的不健康食品,哪个领导爱吃?屌丝拎来拎去闹着玩似的,凑热闹罢了。送烟酒月饼那都是乡下人、“土屌丝”干的。至于送领导,稍微像样点出得了手的,要么是石头(玉),要么是纸头(书画),要么是像我们这种高档的养生滋补品,包装一扔,放在小信封里,不显山不露水,一点东西都是几万、几十万。所以说,反腐败,光管住月饼有什么用?

这番话,出自一位每天都在五星级酒店大堂“见世面”的虫草销售员之口,言者无心,因为说的都是大实话,但听者唏嘘不已。现在,一项规章制度出台,人们往往只看到短期效应而一致叫好,但长期的治本之道却往往良方难寻。于是难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病灶难除。我问卖虫草的,这么贵的虫草卖得好吗,个人买还是公家买得多?她反问我,你说呢?我们都开在五星级的酒店里,如果卖得不好,能在这里立足吗?闲聊间获知,买虫草和买月饼一样,“可以开成食品、礼品或者会务费发票,这样你回去好处理”。

曾看过一条新闻,某国一内阁大臣,下班途中因手头没带零钱,用公务卡刷了瓶红酒晚上回家小酌,准备次日即把钱还回去。结果监察部门的后台系统立即发现了,部长当日并无公务活动安排。面对调查,他也如实告知,只是短时“挪用”了几块钱,次日即把钱还回去。结果,纪律部门不依不饶,事件持续发酵,直到把这位部长逼得辞职。而在公款吃喝泛滥的国度,这算什么事?

对许多人来说,节庆是考验的关口,也是社会风气的一面镜子。近年来,公款送礼之风日炽,享乐主义、形式主义奢糜之风盛行,购物卡、礼品券等花样越来越多,越送越高档,送礼之苦、人情之累、浪费之巨,已成社会公害。尽管很多人极其反感,但不跑不送融不进“圈子”,升迁晋级什么好事都轮不上你。有些领导,对哪些人送了他不一定记得,哪些人没送,他倒是一定记得的。“你不关心领导,领导就要关心你了!”为此,人们只好违心地落入“不得不送”、“不得不收”、“先收后送”的怪圈,不良风气也愈演愈烈,这对以公款买单为主的奢靡享乐之风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我们看到,“八项规定”实施以来,高档酒店生意清淡的同时,许多单位的会所、食堂依然高朋满座,夜夜笙歌;茅台、五粮液、梦之兰倒进雪碧瓶子,“今晚就喝雪碧”成了一句心领神会的“暗语”;这厢管住了吃的月饼,那厢不能吃的金月饼、银月饼又火起来了;清理办公用房超标,许多地方出现屏风热卖的怪现象——面积过百平方米的大办公室,用块大屏风一隔,说外面都是会议室,似乎也能过关了……

如此零零总总,中国式的规定出台之日起,变通之法太多,而根子还是在于制度的宽泛,“牛笼关猫”是关不住,就象如那位营业员说的,反腐败光管住月饼是不够的,得在制度建设上有突破,有治本之策。要切实加强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真正形成一套不敢腐、不能腐和不易腐的硬约束机制。如果我们有一套部长临时借公务卡买瓶红酒都可能辞职的约束机制,自然就不用担心月饼的腐败了。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