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重庆打黑刑讯逼供招式五花八门

2013-03-29 10:26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在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主政“打黑”期间,部分被关押人士,曾在秘密基地遭警方刑讯逼供﹐招式逾十种。其中一名被指涉黑人士指,他被逼供六天,几乎被打死,但警方在没有证据下,判他劳教。

重庆被劳教人士田先生表示,2009年当地警方怀疑他涉黑,把他关押在彭水县公安使用的“打黑基地”御龙山庄,连续六天遭刑讯逼供,其中包括坐“老虎凳”及浇冷水,他被戴上黑头套,坐老虎凳数十小时,不让睡觉、上厠所,不时被警察用电棍殴打,他的臂部起了6个水泡。另外,他又试过被吊起,类似“金鸡独立”那一招,他被吊在墙上,又曾被罚跪及用辣椒水喷眼睛。

他说:“老虎凳”都坐过,当时我屁股下面长了6个泡,不让你睡觉,不让你上厠所是最简单的事,只要不打你算最好。就用冷水泼你身上,随时都会打你,公安用那种电警棍。(我)被吊起、跪起都试过,我是被(差不多)打死,打到晕过去,在医院抢救过来。

田先生忆述,每次由四名警察轮流审问,最辛苦是被殴打,几乎被打死。他在昏迷后被送到医院抢救十多小时,才苏醒过来,其后他需要吸氧气及吊盐水。他没有留院治疗,为怕他跟外界接触,警方很快把他转送看守所,他在那里养病约三个月。田先生又指,警方主要想逼他招出黑社会领导,但他不涉及黑社会,也没有领导,没法招供,最后警方没证据,把他扔到劳教所,劳教年半。

另一名被劳教的刘世银指,他在西山坪劳教所听说涉及盗窃、涉黑等人,很多都被刑讯逼供。一般疑犯会被关押在看守所,但涉黑疑犯由专案组负责,他们被秘密逮捕,然后关押在偏僻的农家乐地方,然后被刑讯逼供,媒体曾描述那十种招式,他在劳教所都听过其他人说自己的经历。他的大队内百多人,有十多人受过刑讯,他们因此受伤,劳教期间看见有些人手脚不方便。

他说:然后很多在那些比较偏僻的农家乐,不光是铁山坪,农家乐租一些房间出来,直接把那些人抓过去。那些人也是被刑讯,给你戴著黑套子,把你关在黑屋里面,什么老虎凳,吊起来、铐起来都有。

腾讯新闻网阐释,将2009年至2011年,重庆“打黑基地”铁山坪的十种刑讯逼供招式,以插图形式解读。包括老虎凳、鸭儿浮水、苏秦背剑、烤全羊、金鸡独立、缠铜丝、打表、浇冷水、喷芥末油、咽阴毛。

十种案例取自李庄微博及经济观察报﹐其中“老虎凳”是在铁椅上固定坐姿,可长达数百小时,不让睡觉、控制大小便及饮水,期间挨打没法躲。另外,“鸭儿浮水、苏秦背剑、烤全羊、金鸡独立”均是吊打的方式,疑犯或双手反扣铁窗吊起,十天不让睡觉;或双手在背后上下交叉,用铁链绑紧后吊起。或双手抱著小腿并用手铐扣著,用一根木棍在双腿间穿过去,抬起来放在两张桌子之间。“缠铜丝”则是铜丝缠在生殖器官或脚趾上,接通手动电话机,猛力摇使铜丝缠紧。而“咽阴毛”是扯掉刑讯者的阴毛,灌水逼他咽服等。

而重庆涉黑案被判刑前律师李庄在微博指,江北区公安局铁山坪民警战训基地,在当年打黑狂潮时,用疑犯的活体进行“战训”,其手法何止10种。

财新网引述涉黑案龚刚模侄儿龚鹏指,2009年重庆警方的专案组人员把他蒙上黑头套,带到铁山坪打黑基地。他坐在老虎凳上,手脚铐上,不准睡觉,连续两天辱骂及讯问,全部问题是他的父亲龚刚华在哪里。最后专案组把他吊在窗户的防护栏上,每当打他时,就用窗帘把摄像头遮住,连续逼供了五天。

另外,重庆巿检察院周二(26日)召开工作会议,重庆晨报引述检察长余敏工作报告指,五年来,全巿检察机关共批捕10.4万多人,起诉15.8万多人。此外,立案查处厅级干部60多人、处级干部850多人。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