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左毒不去,文不可教(图)

——《<论语>选读》观感

2013-03-09 14:30 作者:金木生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孔子讲学图

                                         孔子讲学图

全国各地新编高中课外选学孔孟教材数种,此为专选《论》,取全书之半,注释特详,又加语译,用力甚勤,似乎内容充实,观点革命,可助教学。然粗览一过,是书乃为继续诬孔而编,非为学习而写;且其所谓辩证、唯物、历史之立场观点方法,不出批林批孔运动之左调重弹。偏见比无知更远悖真理,如此“选读”,实不如不读或少受其害也。长期以来,此类问题在文教界的古书选读与论述中带有极普遍的倾向性,影响甚坏,如果真要继承传统美德,摒弃专制糟粕,就得加以澄清,以免继续误导几亿大中学校教师和学生。

一、今日为何读《论》?

全书最后总结课的辩题是:“儒家文化对近代中国的落伍应负多大的责任?”误导曰:打倒孔家店后孔子的“影响并没有绝迹”,近期又成为人们的话题。将晚清以来历届政府之政治腐败与经济落后归罪于《论语》,为其君其臣其制之恶开脱,居心之险,又胜于当年一概批倒封资修之批孔左棍矣。

二、选材应以学为主还是批字当头?

“附文”“课文解读”“相关连接”部分基本不选有助理解章义的经典材料,而是杂取古今批儒的言论,以利搅乱原义、抵消正确理解。

如第一部分是所谓“哲学”,不选夫子“人能弘道”“吾道一以贯之”“朝闻夕死”“士志于道”等等,独挑子不语的神鬼、罕言的性命与天道之类,喧宾夺主地教学生议论荀子、董仲舒的“天论”对后世的影响。甚至叫学生不读书去猜书名《子不语》的内容为何?以造成学生以为孔子的“哲学”为天道鬼神之类误解。

“三、政者正也”是孔子立论的根本,却规定不作精读只须略读。且特录韩非“圣人不务德而务法”以抵制理解原义。又无事生非地设了一题:孔子“均无贫”与“均贫富”有什么不同?

“七、仁者爱人”本中华人文最富美之内涵,最切当今富贵不仁之时弊;偏一字不附,舍近求远而录屠格涅夫一短篇。

“八、义以为质”是君子取舍的原则,却不伦不类地附了篇鼓吹日本人生意经的《论语与算盘》。

“十、周而不比”是要团结不要勾结,却挖空心思找了篇《论语的现代读法》为附读,胡说“语言之美与道德无关。孔子弟子三千,坐而论道,不也靠一张巧嘴?”孔子专靠巧嘴成功,即使古今正经批孔家也从不敢如此猖狂诬蔑!

其它不必列举了。生怕师生了解原意,百计厚诬曲解,百年革命大批判之故技耳。纵观举世各文明古国,皆知崇敬其先圣,而诬圣之持久嚣张,则独我百年中华,手段之卑劣又莫过现代文化人。教语文者之于民族文化,非有功即有罪,而今论客们反人文而张“工具论”,自欺欺人而已。

三、译文化神奇为腐臭

P.7《学而•五章》“使民以时”,丑译为“役使老百姓”,古今官府皆使民干活,本句宜作“征用劳力不误农时”。

“民无所错手足”,谓政府妄刑滥罚,则民众手足无措,不知怎么好。却连古书“错”“措”通用都不知,译成“那么老百姓连手脚都被束缚住,没有合适的地方放了。”罗嗦似注,又错得笨拙。

“予也,有三年之爱于其父母乎?”高中生多能懂:宰予能有三年之爱给父母亲(爱子那样)吗?而编者却窜乱前后文胡译为:“宰予不也是在他父母的怀抱得到三年爱抚吗?”平空添上“不也是”,又是直抄杨伯峻误译而不参照其它著作。从汉人“孔曰”到清儒《正义》一致注曰:夫子曰“予也有……乎”,是“言其无有也”,哪来的“不也有吗”。

这只是开头一小部分,其余懒得说了。《论语》以生动明畅见称,此书以罗嗦别扭为“科学”,三种《论》《孟》选,文笔亦以此为劣。缺德故不文也。

四、大义不注,卖弄学问,东拉西扯,无事生非。

注释问题尤大。当注失注,不必注则饶舌不休,明白的注胡涂,不懂也装懂,失误大半由学风不端所致。三选之注,以此谬误最多,然有其代表性。兹就头几页浏览所及,略示数例。

P.1《雍也•廿二章》“务民之义”,注“义,指符合礼法和道德规范。”义古训皆曰事行而宜,夫子礼乐道德乃责君子,非小民所事务。

P.2同一章“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注:“天道,这里指决定人类社会吉凶祸福的所谓天理天意。”全无根据。《论》言天,“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行有常道,与《易传》所言大同小异。天理天意是后来阴阳家始言,至宋明新儒学而大畅,夫子未言也。

《卫灵公•五章》“无为而治者其舜也欤?……恭己正南面而已矣。”儒之无为是顺民性以治民事,不瞎指挥;却注为:“无所烦劳就能使天下大治”,失其本义矣。正南面即正身听政,身正令行,又歪注成:“南面临朝,居统治之位。”如此则古今帝君皆大舜也矣。此类将批孔专家自己的政治观强加给孔子,全书屡见。

《颜渊•十八章》“苟子之不欲”,不注“苟”义,却挑出“之”字注曰:“插在主语和谓语之间,所在的句子为表示假设或条件的分句,与下句‘之’字作代词不同。”之字如此说,不过一家言,非定论,不可教学生。且如句中无“苟”字,主谓间用“之”也并不构成假设条件。古人语缓,《论》直录口语,故虚字语气词特多而传神。现代将口语虚字拉出来逐一按近代从西洋文法套搬进口的所谓语法体系分析讲解,大多烦而无当,本身就反实事求是的科学精神。语言辞气是最富民族特性之物,最忌以现代洋理念支解古中华,尤其对亿万青少年,基本人文常识尚缺乏就细抠现代人造的语法教条,纯粹是舍本逐末的歪教。《论》的重大历史影响,不在语法也。

纵观汉武尊经而后,旧学中最繁琐者为训诂小道,二千多年皓首穷经未能字字解透;现代唯新至今,新学中最威风者莫过土洋杂交的左八股理论体系,百年血雨腥风势未已。倘为艰于生存竞争的今日学子计,选注古典自宜化艰奥为平易,引玄远近人心,力免以理论逞威、字义纠缠、语法纷扰,但能略明要义、知人所贵,即贪欲世界之无上功德矣。以权贵理论禁人心智,拿云雾字义与蛛网语法耗人生命,是压在语文师生头上的三座大山,人与文的社会活力俱被窒息,毒天下于无形而祸深不可测。尤可悲者,语文界所谓精英不思奋争求人文解放,且多积极合谋误人害文以祸世者!

五、社会以“和为贵”,还是以“斗为乐”?

《论语选读》处处提防师生认知孔子真人真意,除以训诂语法胡搅蛮缠而外,尤不可忍者,是继承批林批孔衣钵,说章义则以革命大批判为武器施经典以刀斧,不诬圣贤不瞑目。倘欲逐一辨诬反正,非几部专著不办。好在《论语义说》已面世,不愿受骗者可取以对照,毋庸一一指谬。

且看全书最后部份《中庸之道》,中有“礼之用和为贵”“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过犹不及”“中庸至德”与“乡原贼德”等光耀千秋的至理名言,是中华人文可以傲视人类思想宝库之大智慧也!而编者于正面阐发的经典论述一字不录,挑了鲁迅一篇插科打诨骂军阀趁机丑孔子的杂议,胡说孔子都是为权势者设想,为民众“却一点也没有。”接着,编者的“阅读理解”首题居然是:

马克思说:“斗争就是幸福。”毛泽东说:“共产党的哲学就是斗争哲学。”事物矛盾双方的对立是绝对的,统一和谐是相对的。孔子的中庸主张与此是否矛盾?

答案先已在拉大旗作虎皮的题问中咬定,不容思考也无须学习,是个不成问题的伪问题,圣哲孔子当然不会是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追随者。双方既矛盾,批判斗争孔子就成为绝对必要,读《论》不过是斗了今人斗古人,找个先哲当批判靶子,目的无非是证明古今人类文明唯左独圣,中华思想唯我独尊,斗得越绝越显先进性。编者学问虽不在行,玩这套大革文化命的批判故技,却是当行本色,宝刀未老。

天下凡非马列毛者皆须斗倒批臭,全党共诛全民同灭,则遭殃的岂止《论语》,势必横扫全部封建时代资本社会修正主义及其旧思想、旧文化、旧传统、旧习惯!于是乎无数真话罪、良心犯、文字狱皆因触犯左阀教条被当作非人类的牛鬼蛇神打倒,再踏上亿万只脚……左山压顶举国折腰,斗争哲学大旗一举就灵,不独草民必偃,一世文武英豪无不望风披靡,父子夫妇家家“亲不亲,路线分”,……获罪于左,无所祷矣!半个多世纪了,左阀以一家之理论杀天下人而灭古今文,百战百胜,至今无敢言“不”!吁,观绝对斗争哲学之绝对神圣灵验,诚史无前例之空前魔法也,难怪其狂徒至今阴魂附体,时欲作祟。

毛公一生则多变,自言文化大革命前仅党内大斗已有十一回合,党外国内外更难数,所斗对象甚广而且众,故只有“斗”是绝对的。又言“辩证法就是一个吃掉另一个”,身为大国元首而“与人斗其乐无穷”,令臣民毛骨悚然人人自危矣。“以阶级斗争为纲,抓纲治国”的治国格言,曾长期刷遍全国墙壁,选注者的批孔余威实源于此,年近半百的国人当耳熟能详。

只是对孔子中庸这套大思考,今人久已茫然不知本意,选注瞒而不说,利用国人无知肆行诬批。夫子何以提倡“中”?因世道极端偏邪,如古今富贵骄淫而贫贱困乏即最大不中不正。故孔子责君以德为政以礼,节制两端而使趋中平,令富无以骄贫不至困,教贵以仁教民以睦,则上下地位虽不同而社会可和谐。是故礼以和为贵、君子用(庸)中道。

鲁迅的杂文不可当科学结论,讥孔子为权势不为民,不是从《论语》原文出发,是跟革命感觉走的诬蔑不实之辞。孔子责君爱民富贵而仁,为求上下安和,不支持贫富贵贱中任何“一个吃掉另一个”,这才是与马列毛的真分歧所在。毛封鲁迅是“我们无产阶级的圣人”以抗衡中华民族之孔圣。

百姓的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绝对哲学执政强行半个多世纪之久了,领导工农劳苦大众吃掉富贵权势阶级没有呢?这才是真正思考题,编者教人空辩“斗”与“和”有何用!编者又挑选了一位妄人的妄文,胡诌孔门也是“坐而论道靠巧言成名”者,想来选编者与此类妄人们定能起而行道以身为教,则国人且观其如何联合全世界无产者与资产阶级行绝对斗争,斗两下看看,而后精神贵族们其人之真伪、其学之优劣,即明若观火矣。

六、左毒不去,文不可教

孔教四科首曰德行,德言与行为如一,是儒学优于古今哲学之可贵处。《论语》与它书不同,学仁就得行仁,故只有自爱而爱人的仁人志士,才会珍若宝典。凭权势诬人整人而为学为政者,纵满口马列、学富五车,亦难有“正确理解”。历来公行暴政之主,畏仁如洪水猛兽而焚坑;假仁义而行富贵专政之君,盗其言以欺世;沽名钓利之小人儒,猎其辞以讲学撰著;食色而外百无所求之鄙夫,更勿论已。半个世纪来,自命手执辩证唯物历史唯物尚方宝剑之左教头,尤气焰熏天,论出刑随,什么都不必学,古今社会人生一切都得接受他们诬批乱砍,而后决定存亡。

中国自古无宗教战祸,是国史之大幸。不意近代以来即使躬逢一统盛世,依旧全国有神圣理论有严密组织有统一指挥之诛伐恶斗不已,冤魂遍野,黑白颠倒,大半即借此绝对哲学之邪教煽动而兴风作浪。连语文中的古文都不许按原义据实讲授,况现实中的真话几人敢说!国家以斗人诬人为绝对精神,钳天下之口,封杀真话实事,于是乎官场商场文苑情场所有生存领域,废话空话谎话盈天下。

艰难挣扎于政不正、财悬绝之下的苍生哀哀无告,志士仁人乃转而求解民倒悬、社会中正之道于先师孔孟也。选注者们高度警惕孔子影响“并未绝迹”,挥舞绝对斗争毒器欲继续肃清传统文化的“流毒”,以为仁义灭,天下即太平。不知孟子早说过:“为渊驱鱼者獭也……为汤武驱民者,桀与纣也。”(《离娄上》)

孔子再三否认自己是圣人,何以今日世人却再次怀念他?为仁驱民者,富贵不仁之暴行与残酷整人之邪说也。继续坚持以权势财富虐民,又盗马列毛之名钳口,仁与不仁冰炭不同器则斗,斗争的结果,虽未见分晓;不过,如果几条左棍就能打倒,古今秦始皇们不早将孔子的感召力消灭殆尽了吗!

孔孟之道在历受文武两器持久严酷的全国大批判之后,仍在人心,未坠于地;我可以补充一句:无论如何先进的文器与科学的武器,决难消灭人心对仁道的渴求!这才是绝对的存在,所有其它理论充其量只有相对价值。孔子对“过我门而不入”的小人儒半点不觉遗憾,靠批判吃饭的学者本就不配读《论语》,何况教人!如此祸国殃民,误党害马的左毒不消,国无宁日。

希望理解孔子原意的读者,应该自己去读原文,不明白的地方可以参考朱子“集注”。对近代批孔思潮中涌现的所有名人名著,全不可迷信,宜取对照原文、思考批判的科学态度,以求恢复历史真相,力免继续受骗,以期做个明白人,这才需要学习。“知不足,然后学”。

 

(原文太长,本网作了一些删节)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