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陈秉中:河南污血案触目惊心必须问责(图)

2012-09-26 15:39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中国前卫生局官员、原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陈秉中,9月24日发表一封致中共领导的公开信,再次揭发90年代发生在河南的艾滋病血祸以及随后的艾滋病疫情危机的原因,并要求现任政治局常委的李长春和有望在十八大后上任国家总理的李克强,对当时艾滋病疫情的蔓延负责。

陈秉中在这封《河南污血案触目惊心必须问责,致中共十八大主席团并全体党代表公开信》中,要求中共中央追究李长春和李克强对河南艾滋病血祸及其死难者的政治和法律责任。

陈秉中在公开信中写道:“发生于1990年代因推行‘血浆经济’导致艾滋病大流行的‘河南污血案’,虽然铁证如山,但有据不查、有罪不罚,至今已近20个年头。蓄意隐瞒疫情造成的这场世纪‘血祸’,其后果完全超出一般人的想像……当局利用权力封锁消息,以致事件真相,特别是在这场草菅人命的‘以血致富’的运动中,导致至少30万人感染艾滋病毒和至少10万人死亡的的惨境……这是发生在当代中国的受伤害人数最多、隐瞒真相时间最长、酿成后果最惨烈的一起灭绝人性的‘河南艾滋门’。”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就此采访了陈秉中先生,他表示,那些造成血祸并导致艾滋疫情蔓延的官员之所以迄今没有受到法律制裁,是因为他们背后有靠山。

“这个事情发生已经将近二十年了, 为什么没有处理呢? 那就是因为有后台保护他们。第二,这两人也不认错。所以这事情一直处理不了。尽管是很多人上访,也有很多人揭发,但还是达不到目的。如果没有后台保护,这不早就得到解决了吗!中国煤矿出事故、交通出事故,有些也都解决了。都给赔偿,也都追究责任了。河南这事情,没有问罪、没有追究,也没有赔偿。”

河南省在90年代初提出推行“血浆经济”,得到当时主政的李长春的大力支持。但由于血站工作人员操作时不遵循规则,不但使血液受到艾滋病毒污染,而且还将这些已经提取了血浆的剩余污染血液再回输给那些卖血的农民,导致数十万人感染艾滋病毒。

陈秉中的公开信指出,当时在河南省先后当任副省长和省长的李克强,任期内想方设法极力掩盖艾滋疫情,并对举报和上访的人士进行严厉打压。

陈秉中在公开信中表示,由于当局始终不愿正视过去所犯的错误,致使那些因卖血和输血而感染艾滋病毒的患者至今得不到赔偿。

陈秉中强烈呼吁当局对有关负责人进行问责,并指出,当局必须承认错误和吸取教训,才能避免今后重蹈覆辙。

陈秉中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采访时还表示,他之所以在知道自己可能受到官方打压的情况下,一而再地写信揭露河南艾滋病危机的缘由,并呼吁中央领导正视这件事,是因为他觉得知道内情而不为受害者讨个公道,就对不起自己的良心。而且,他现在身患肝癌,如果不抓紧时间做这事,就会来不及了。

“引来灾祸这是很显然的。我现在举报已经第七次了。我在举报第四次的时候,中国高层就让警察传讯我。我知道有危险性,但为什么还要举报呢?因为我觉得,我知道这事情的严重性,我不出来举报,就对不起自己的良心;第二,我是卫生人员,我原来是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的所长,我要不出来举报,就对不起我这个职务;第三,我现在身体有病,肝癌晚期。这个时候我要不出来说话,难道把这个事情带到棺材里去吗?所以,我要把这个事情说出来,一次举报不成,我就连续地举报下去。”

中国艾滋病维权人士万延海也于9月24日发表文章,证实陈秉中公开信的内容,同时指出,在人民的健康问题上绝不能妥协。李长春必须为河南艾滋病流行和已故的艾滋病患者负责,而李克强则必须为掩盖血祸从而导致数万人感染艾滋病死亡承担责任。

今年8月底,300名“血祸”艾滋病患者及其亲友在河南省政府办公楼前请愿,抗议对他们的财政援助没有兑现。他们表示,当地法院驳回了他们要求赔偿的诉讼,但他们希望政府能够帮助他们治病。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