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一个人的维权路:贾灵敏最后的“家”被强拆(图)

2012-08-23 09:46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今日凌晨(22日),贾灵敏在郑州最后的“家”——一个她自己在被拆房屋废墟上搭起的临时窝棚,被一些自称执法者的人员强行拆除,这是贾灵敏第四次遭遇强拆。窝棚连同废墟一起被铲平时,贾灵敏在北京看病,而她的家人及亲戚等7人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强行驾车带离并留在山沟里。2年内,贾灵敏自修法律,即使最后的“家”已经荡然无存,她表示依然会依法维权到底。   

2012/08/22/20120822214238806.jpg

窝棚被铲平 家人被强绑

贾灵敏“家”被拆的时候,她还在北京看病,是附近居住的之前的学生家长打电话告诉她有人来强拆。“我听到消息后就不停地打110报警,但最终窝棚连带曾经的废墟都被清理干净,”贾灵敏说道。

不仅最后的“家”被清扫,贾灵敏的家人和亲戚等7人分别被三辆遮住牌照的车强行绑走,车开至一处无人山沟后,她的家人被夺去手机并赶下车,三辆车随即扬长而去。贾灵敏今早才跟家人取得联系:“绑他们上车的人不让他们出声,把他们丢在山沟就开车走了。”

110报警电话频繁被挂

贾灵敏投诉110报警电话被频繁挂断。“我打了一整夜的110,开始没人接,接通后我话都没说完就被挂断,不出警并说不在管辖范围内”,贾灵敏表示愤慨,“公民的财产安全受到威胁,他们却连话都不听我说完,我会通过行政复议的手段起诉他们。”

为此有人致电郑州市公安局,公安局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此事,并称不可能存在打不通110的情况。

“我从始至终只想依法维权

郑州二七区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中心于今年4月27日发布通告称贾灵敏提出不合理要求,房屋征收工作组八个月反复做思想工作无果后,才实行了强制拆迁。

有人致电郑州市房屋征收办公室和二七区房屋征收与补偿办公室进行查证,两方均称只对国有土地的房屋征收负责,齐礼阎地区属于集体土地。致电专门负责集体土地房屋征收的郑州市城乡更新办,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称负责的人都去开会了:“这种问题你要问领导,我不知道什么适合谈什么不适合。”

贾灵敏本人则一口否认通告中的描述,她表示对拆迁补偿一类的问题并无不满,最初只是希望拆迁过程能够透明化。“当时没有公示也没有发改委的相关文件,拆迁后如何安置的具体信息也不清楚,村民都不懂,所以我起草了一份声明并且让村民签了字,想通过法律维护自己的权利,”贾灵敏解释道,“但村干部认为我煽动村民,并在土地证的事情上报复我。”

据贾灵敏介绍,她家庭旧址的土地证本在村委会公证后由贾家两兄弟共同使用,但在拆迁中村委会说服她丈夫的哥哥将土地证上交,作为同意拆迁的证明,她当时完全不知情。“莫名其妙地我手中的土地证就失效了”,贾灵敏说,“我现在拿到了我的土地证,我会上诉,我要有人清楚地告诉我到底是谁一直在背后违法操作。”

但地方法院和派出所一直不受理贾灵敏的案件,贾灵敏曾寄邮政快递给法院,但法院工作人员拒签。“我不会提出不合理要求,我只希望法院能立案,对此事有一个公正的裁决,”贾灵敏坦言。

一夜未眠 为“家”抗争

贾灵敏表示自今日凌晨知道“家”被强拆的消息后一夜未眠,“我一直在更新微博,希望有人能看到,很多好心的人帮助我转发了微博”。贾灵敏提出,在中国,真实的事件被人看到很难,好在微博可以将一个人的声音放大。

贾灵敏今日守在北京中纪委大门口准备上访,但一直受到截访人员阻拦,没有办法进入。因为最后的住处已经消失,贾灵敏目前决定在北京漂泊一段时间。“那种连自己家都保不住的感觉真的很绝望,”贾灵敏感叹到,“我会再回去,在我曾经的住址上盖一栋简易的房子,那是我的家,我不会放弃。”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