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瞧!我这样陪孩子快乐玩体操

2012-08-22 12:30 作者:口述/应志远 文/张琼龄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对于“玩”这件事,我家的小孩没有任何物质倾向,也不跟随流行,更不崇尚昂贵;她们自小就知道,不须仰赖物质,只要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就会玩得非常开心、自在。

我家就是体操

两个女儿最爱玩的游戏是“体操”,她们喜欢自己的身体,喜欢灵活的运用四肢,这种喜欢是无价的。对于她们玩的品质、玩的环境,我都尽量予以支持。

大概在大女儿小学四年级,小女儿一年级的时候,两人看了《与天比高》这部以罗马尼亚的体操选手为故事主角的电影后,就迷上了体操。这部片子深深影响她们,到现在还念念不忘呢!

故事内容是,女主角为了甄选罗马尼亚的体操选手,一路困难重重,最后过关斩将,得到奥林匹克金牌。她们姐妹实在太喜爱这部影片了,几乎天天看,重复的看,还不断的扮演里头的角色;这样还不够,她们甚至自发性的练体操。一般人很难想象,在没有教练、没有足够设备的环境下,她们是怎么自学体操的。

一开始,她们会利用家里的床垫做保护措施,等到动作越来越纯熟了,就把床垫移开,直接在地板上做动作。她们天天玩、天天练,除了侧翻,还能做出很多有难度的动作。一些朋友看了女儿们的体操动作后,认为她们简直有选手的水准。

大人小孩认真玩

体操游戏玩到后来,她们就开始要父母加入。

父母怎么参与呢?原本她们只是模仿故事情节,假想置身在体育场中表演,但后来光是这样已经不能满足她们了。她们想演主角去参加奥林匹克的片段,通常由姐姐扮罗马尼亚选手,妹妹演白俄罗斯选手;当各国选手出场时,我们夫妻就要分别帮她们掌旗,非常正式的引导入场。

选手绕场几圈后,我跟太太就要赶快把旗子丢在一边,改演裁判的角色。担任裁判为选手评分,一定要公正,给分要恰当,不能偏袒任何一方,比赛也必须有输赢;于是,评分过程,我们夫妻俩就要表现出那种非常挣扎、非常难以决定是谁获胜的样子。每一次,她们姐妹俩都真的非常紧张、焦急的等待分数宣布的那一刻。

由于父母是当真的玩,投入的参与,使她们姐妹俩对我们也有异常深刻的感激之情。那已超越感情层次了。

由衷喜欢 乐无穷

说真的,我们不是在一旁陪孩子玩,而是认真的跟她们玩。她们总是能够玩到极致,一旦玩起来,就一定会得到快乐。只要大人给予尊重,让她们尽情的玩自己真的想玩的,孩子就能得到真正的快乐。我的女儿们几乎不大需要玩具,物质欲望也很低;但如果偶尔买了玩具,她们就会好好的玩,而不会弃置不玩。

现在她们长大了,对大女儿来说,能够每天做瑜伽,就是她喜欢的事。由于对体操有狂热的喜爱,有一次在巴黎,她还自告奋勇,担任台湾、中国体操选手的翻译,为的就是可以跟那些顶尖的体操好手接触。

跟爱上练体操差不多同一时期,她们也喜欢上芭蕾。我们就把家里一楼的空间整个腾出来,请一个北艺大的学生来教她们跳芭蕾;因为她们由衷喜欢,这个家教老师后来也被她们的开心给感染了。

陪孩子玩、不打断游戏;只要她们想要玩,在许可的范围内,我会尽量通融,为孩子创造更有利于游戏的环境,以便她们能够持续的玩,这就是我一直在做的事。

现在,我的孩子长大了,看到她们还是爱玩得不得了,我就知道,快乐永远与她们同在!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