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上海骷髅地》连载(二)

2012-07-09 23:10 作者:杜斌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冷兵器与热兵器的战争
 
挖掘机爬来了。消防车爬来了。警车爬来了。警察爬来了。拆迁大军爬来了。地震来了。潘蓉想。
 
1
地球尚好。只是潘蓉的房屋要震了。
 
潘蓉。43岁。原籍中国。上海人;她和她丈夫张龙其在1997年加入新西兰国籍。祖上遗赠下来的产权房。仍寄放在上海闵行区华漕镇吴家巷村;她在2005年改建。修成近500平方米的4层小洋楼。
 
但美景不长。这栋小洋楼地处虹桥机场旁。要为上海2010年世博会让路:上海虹桥机场要扩容。
 
拆迁方是上海机场集团。给出的拆迁面积、房屋估价和补偿金额少。潘蓉无法接受。但身经百战的拆迁方和政府掌权者能接受;闵行区房地产局送来强制拆迁行政裁决书。
 
潘蓉和张龙其告诉拆迁方:如果有法院的合法判决那么我们将绝对服从拆迁。拆迁方拿不出法院文书。
 
潘蓉给新西兰驻沪总领事馆和上海市政府打电话陈情。无济于事。
 
张龙其似乎知道法律只爱有权有势者。他以汽油灌进啤酒瓶。自行制造燃烧瓶。还拿出准备带回新西兰打野鸭子的弓弩当武器。
 
但潘蓉认为繁华大上海一定是守法的。毕竟自己是外籍人士。上海还是要讲究国际影响的。她说:“总不会一点道理都不讲吧?”
 
2
但法律却像房子一样是守不住的。
 
挖掘机碾着2008年6月12日清晨赶来:闵行区政府、房地产局、城管局、华漕镇派出所及华漕镇政府动迁办等拆迁职能部门来了;潘蓉和张龙其惊醒。夫妻俩知道大事不好了。请表弟徐均在房间照顾5岁的儿子。
 
数十名拆迁大军列队。警察迅速拉起警戒线。圈起小洋楼;数台挖掘机随时打前锋。2台消防车随时准备扑灭被强迁者的怒火。
 
警车趴着。警灯闪着。警察看着。拆迁大军笑着。肚子喝满水的消防车颤抖着。挖掘机呕吐着一个又一个黑烟圈。
 
潘蓉急忙给新西兰驻沪总领事馆和上海市政府打求救电话。没人听电话。拨打警察紧急求助电话。警察拒绝出警。称:这是政府在执行公务。救命稻草没了。怎么办?潘蓉和张龙其翻出一瓶威士忌。灌下一大口。壮胆。爬上房顶平台。张龙其的武器:一架黑色的弓弩。一堆啤酒燃烧瓶。潘蓉的武器:一个小电喇叭。
 
3
潘蓉示警。她持着电喇叭喊道:“我们是新西兰公民。请你们不要做出任何的举动。否则会发生流血事件。”一个比潘蓉的小电喇叭更大的大电喇叭回话:“不管是哪个国家的人……不遵守中国的法律……要遭受查处。”查处的挖掘机开始攻击。挥舞着铁爪。抓向孤零零的小洋楼。抓向潘蓉和张龙其。抓向躲在房间里的徐均和5岁的幼童。像军人敬礼。潘蓉在小电喇叭里喊道:“你是什么法律?你代表法院吗?”
 
大电喇叭短暂沉默。回话:“你这个卖国贼!”小喇叭与大喇叭大战。响声在四周林立的脚手架和起吊机间爬升。警察看着。警灯闪着。警车趴着。挖掘机呕吐着一个又一个黑烟圈。喝满水的消防车颤抖着大肚子。拆迁大军骚动。像枪膛里待命的子弹。张龙其焦急地看着房前房后。提防挖掘机上来敬礼。
 
4
小电喇叭喊道:“如果有法院的裁决书那么我欢迎你们进来……侵占我的财产……我就要以暴易暴。”大喇叭闭嘴了。该由挖掘机和消防喷水龙头回话了。挖掘机一下又一下敬礼。消防喷水龙头一阵又一阵呕吐。水泥混凝土围墙拼尽最后一口气。倒下死了。潘蓉和张龙其不愿意让自己倒了。
 
潘蓉丢下小电喇叭。拿起自制的燃烧瓶。点燃。奋力抛向不停敬礼的挖掘机。
 
她后来在法庭被告席上说:“不想自己的家园就这么眼睁睁地被人毁掉。”
 
5
但政府的拆迁大军决意要毁掉这一切。像挖掘机的敬礼。像消防车的呕吐。燃烧瓶咳出的火与敬礼的挖掘机亲吻。成团的火球。散开。再聚拢。朝上爬升。钻。散开。往上钻。再聚拢。使劲往上钻。散开。往上钻。再聚拢。像上海新的地标建筑——东方明珠塔诞生了。消防喷水龙头呕吐。对准火舌。也就是对准这座幻影中的东方明珠塔呕吐。
 
6
燃烧瓶咳出火。挖掘机愈战愈勇。消防喷水龙头对准火。对准赤手空拳的潘蓉。对准背上斜挎着派不上用场的弓弩的张龙其。对准小洋楼。对准5岁幼童的哭声。
 
燃烧瓶咳出火。挖掘机向二楼敬礼。放下。再敬礼。半边阳台没了。幼童呼唤妈妈:我不要死。我害怕。
 
7
潘蓉也害怕。张龙其同样也害怕。小人物没见过这样的阵仗。消防车不停地呕吐。挖掘机不停地敬礼。呕吐。敬礼。呕吐。敬礼。
 
8
消防喷水龙头越呕吐越有劲。看。都呕吐到了4楼。呕吐到了夫妻俩身上。拆迁大军向夫妻俩投掷石块。一个比一个投得准。夫妻俩笨拙地闪躲。拆迁大军的统帅似乎无法忍受这种愚蠢的闪躲了。一声令下:扒倒门窗。一台挖掘机敬礼。笑着刺进防盗门。防盗门倒下死了。是时候动手了。冲刺。数十名拆迁大军从破损的洞口爬入。像子弹爬出枪膛。警察笑了。统帅笑了。挖掘机敬礼更快了。消防喷水龙头呕吐的更剧烈了。楼上的夫妻俩似乎哭出声了。
 
9
哭是有理由的:夫妻俩很快倒霉了。拆迁大军把这对可怜的夫妻押出楼来。反剪双手。潘蓉在前。张龙其在后。拆迁大军似乎无法忍受这对夫妻的狼狈样。一拥而上。摁倒。跪地。打。
 
10
警察似乎无法忍受这对夫妻的狼狈样。站在警戒线旁。笑。打开警车后门。拎着手铐。迎候夫妻俩的光临。
 
11
警灯闪着。警车趴着。警察笑着。警车张开不大不小的口。正好把夫妻俩吞了。手铐是镇静剂。夫妻俩安静了。夫妻俩很快被呕吐进了监狱。罪名:妨害公务。喇叭战。肉搏战。前后2个小时。拆迁大军把4层小洋楼吃了。
 
12
挖掘机爬走了。消防车爬走了。警车爬走了。警察爬走了。拆迁大军爬走了。该是别处地震了。或许临到地球了。
 
13
在上海。哺乳动物之间的战争。2个小时。什么都可以没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