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林和立:香港失控是中国巨变的前奏

2012-07-06 12:20 作者:林和立 桌面版 正體 5
    小字

从中南海的角度看,香港已开始失控,光是靠CEPA、自由行、人民币业务等经济优惠政策与爱国宣传已蒙蔽不了港人追求民主与公义的良知。

相对于超过五十万人上街的二零零三年,二零一二年可能是香港历史更重要的分水岭。零三年民愤沸腾多少与SARS与失业高企有关,而且中央的数管齐下,包括暂停“二十三条”立法、罢免董建华、与派糖政策起了力挽狂澜的作用。一般港人接受了资深公务员治港模式,而且市民对所谓胡温新政还有憧憬、对中央政府的信任度仍高。

今年是香港七百万人民智大开的一年。这从民众对小圈子选举闹剧以及李旺阳冤案的强烈反应表露无遗。首先,港人看透了官商勾结的深层次弊病,它不但造成贫富悬殊,而且蚕食公平竞争与法治等香港核心价值。除了他个人的诸多缺点外,唐英年民望下滑的主因是港人再不接受官商利益集团治港。梁振英未上任就陷入信任危机则说明港人不怕大声地向阿爷与中联办治港说不。无论梁是否共产党员,他获得北京钦点跟他对中央的绝对忠诚是分不开的。虽然香港与内地的经济已高度融合,但港人不会再因为经济利益而放弃自己的政治与民主权利!

但最令北京震惊的是港人、尤其是八十后充分了解到中港两地民主发展互动的重要性:大陆一天滞留在一党专政的封建死胡同,则香港只能有假民主。去年年底港人对广东汕尾乌坎村“造反事件”的关注与投入是空前的,而二万五千人为“六四铁汉”李旺阳到中联办示威更出乎中南海意料之外!尽管“爱国教育”在香港进行得如火如荼,最新的民意调查却显示港人对中央的信任程度跌到回归后最低点!

由于历史与文化的关系,中国人是个相当温顺、服从性高、重实惠轻原则的民族,说得不好听就是国人“奴性”强而且倾向明哲保身:谁都抢著当“适时务的俊杰”,但愿意为理想献头颅的寥寥可数。曾经因为爱国热忱坐过一千多天冤狱的程翔老兄在上月一个在港举行的《毛泽东在当代中国的意义与用途》的国际会议上提出,今天之所以还有这么多中国人崇拜老毛与信奉毛泽东主义,除了归咎中共的愚民政策外,中国人是否真的缺乏“民主DNA”?

但今年港人经历过的一连串扣人心弦的事件却显示,虽然一党专政还在神州肆虐,中国还有成千上万异见人士受到迫害,但中国人的DNA正在蜕变。从香港人今年的异常表现就可以看到整个中国山雨欲来,时钟摆动的规律开始转变,一个新时代马上要诞生。香港自从十九世纪末便是中国时移世易的寒暑表兼催化剂,孙中山先生选择在香港搞革命便是看到香江的反传统、“跳出箱子动脑筋”的土壤。香港式思维从辛亥革命一直到今天无时无刻都影响着全中国,甚至在关键时刻发挥指点江山的破冰作用!而在互联网、微博时代,思潮传播与发酵的效应何止以几何速度递增?

我们从这次胡锦涛访港的安排便可以看出中南海对香港人的良知启动与民主诉求如何怕得要死!胡总来港前几天驻港解放军部队的装甲车直闯市区,而且胡在港的第一个项目就到石岗检阅驻港部队。胡以中共中央军委主席的身份向港人发报的警告是:香港的“反中乱港颠覆分子”不收敛的话,大陆会毫不犹豫出动坦克平暴!胡总在港出席活动时表情凝重、脸色绑紧;可怜的是除了重提“和谐稳定”等老掉牙的口号外,这位马上要卸任的总书记没有回应几十万上街民众的卑微要求。

现在北京唯一可以做的是防止香港的思潮洪流拥向神州。但二十一世纪的“竹幕”顶得住澎拜的新思维吗?每年越来越多大陆年轻人参加“六四”烛光晚会,他们除了自由行的游客外,还包括众多在香港大专院校读书的大陆学生;这些新一代民主粉丝呼吸了香港的自由空气后,正通过微博等工具把民主资讯席卷神州。走在中国民主运动前列的维权律师虽然多半来不了香港,但他们通过不同管道跟香港法律界与泛民主组织交流,并已通过香港与西方司法与议会人士构建紧密的关系。

当然,香港人在不要妄自菲薄之余亦不可夜郎自大。大陆自身的划时代变革亦已经起航。不要小觑那一年超过十五万起的“群众事件”,这些“搞事分子”虽然不少是乌合之众,而且似乎缺乏跨地区网络,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而现代的火炬就是互联网:它正照耀着教育水准与人权意识不断提高的亿万蚁民的未来。中港评论界已指出大陆的维稳费自二零一一年开始超过解放军的预算,但更重要的是,中共的精英清楚知道这些警察国家的严酷手段只可以维系一时的片面稳定。因为民心已失,大势已去,乘载共产党这残缺不堪的九十一年老店的棺木只欠数口钉子而已!之所以无论薄熙来或习近平的亲属都把超过数十亿人民币家财大部分转移到国外,而且中共泰半高干的儿女亦已取得西方国家的居留权。

问题不是改朝换代、乾坤挪移的大爆发会不会发生,问题是具体的时机而已。当然,历史有其逻辑性、必然性与偶然性。例如去年的北非与阿拉伯之春的第一炮发生在突尼斯,而几十万人舍身闹革命的导火线只不过是一起自杀事件:一位名为穆罕默德布瓦吉吉(Muhammad Al Bouazizi)的二十六岁失业大学毕业生在街头做小买卖时被员警欺凌,穆罕默德在绝望之余引火自焚。突尼斯这个封建国度在一个月内便变天!

下一个民运铁汉或维权律师的“被自杀”会不会在神州引发“穆罕默德布瓦吉吉效应”?香港数十万人为李旺阳鸣冤是否已为祖国的兄弟姐妹起了示范作用?答案不一定马上在水晶球里找到。但可以肯定的是,当全中国数亿人冲上街头要求民主公义时,大部分中共高干与太子们已乘坐一年多前预订好的头等舱机位往西方享受他们的富豪式移民生活!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