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四清搞的全是错的”

2012-02-26 09:36 作者:黄属真 桌面版 正體 6
    小字

文化大革命前一年,有一个学期原是毕业班学生在工厂的实习时间,为搞毕业设计作准备的。但学生被安排去农村搞“四清”,分散在不同大队。文革开展数月后,我想起了四清时农村的那帮朋友,于是去农村探望他们。回来时,村里的女青年要跟我来城里。到了大路,十几个人在路上拉开一排,截住一辆空卡车,上了大卡车进了城。我带他们到了学校,又请来附近一学校的同大队四清工作队员,大家畅谈分别后的情况。

这时我知道了一件事。文革一开始,村民就租了一辆轿车,把四清的一位副队长──从某研究所抽派去的党员干部,请回了村子。车子一到村子,副队长跨出车门,人还没站稳,就急忙说:“错了。四清搞的全是错的。”这句话让我大吃一惊。当时我想,共产党员不是讲坚持原则吗?他为甚么不能坚持说四清是对的呢?他一定是吓坏了,怕农民会伤害他,所以就乱讲话。

当事情过去四十年的时候,我看到了“九评共产党”,认识了共产党“假、恶、斗”的本质。回想起当年的四清,我为自己觉得可悲。“四清搞的全是错的”这是我在学生时代听到的唯一指出共产党错误的话,然而我却没能顺藤摸瓜去思考一下四清是否错了,错在哪。文革的一个口号不是“怀疑一切”吗?然而,共产党和其领导人的所做所为是不容怀疑的,可怀疑的只是共产党指定的。可怜的中国人,包括我被洗脑得那么彻底。

大队里四清的情况

四清搞清经济、清组织、清思想、清理阶级队伍。那么四清中大队里有些甚么情况呢?

低声下气的大队党支书

他在50年代初入党。他的问题是当时的入党介绍人无法核实,问题在过去已有结论。在由四清工作队长、队员、贫下中农代表组成的小型会上,要他说明和交待。他总是一付唯唯诺诺的样子,说话轻声细气,表示愿意配合搞清事情。

理直气壮的小队长

她是大队党支书的妻子。50年代初当她还未成年时,参加抢政府粮仓,两年后入了党。公社化后,她领导的小队不仅是全大队最富的,在公社也是出名的。她是公认的有能力的小队长。同她的丈夫截然不同,在专对她的同样规模的小组会上,她总是振振有词。她否定一切追查她的历史的提问和指责。在她看来,她能在事后入党,就是对她的肯定,对她的历史的肯定。她能随手拿起桌上的杯子来高谈阔论,说明自己的完美和不容人质疑。加上她当前的资本,她领导小队有方,她时时表现出盛气凌人,趾高气扬。

天衣无缝的配合

这对党员夫妇在态度和语调上的一软一硬、一弱一强、一低一高,现在看来真是天衣无缝的配合。他们是商量过的,还是自然而然的呢?无论如何,可能就是出于农村干部自我保护的本能。

无关痛痒的会计核实

大队的会计是清经济的对象。账目送公社由专人核查。在清查过程中,虽然大队里没有专门小组会针对他,会计还是难免给人一种灰头土脸的感觉,最后也没有查出甚么问题。其实当时的农村经济相当简单。每个小队有个记工员,农民干活记工分,年终分配扣除年内分到的口粮、实物外,一般劳动力能分到几十元现金。超过一百元的不多,就属于富的了。也有个别是透支户,欠大队的钱。现金在农民生活中占很小比例。农民心里有一杆称,会计的清白能称得出来。

颠三倒四的贫下中农再划分

四清工作队主要的大量工作是调查农民当时的经济情况。在原来的中农中划出新贫下中农,使革命主力的贫下中农队伍壮大。在所谓的“解放”十五年后,按理说农民的经济情况应该比第一次划分阶级成份时好,成份应往上划,才能说明“解放”的好处,如俗话所说“人往高处走”。而这种贫下中农再划分,把人往低处拉,以“穷”为荣,以划多些“穷人”来壮大革命力量,是颠倒黑白的。再说,在农民没有私有土地和生产工具的情况下,农民经济情况的差别是由家庭中劳动力的多少强弱及有否务工的收入造成的,其实那时的差别并不大。这种再划分在农民中制造了新矛盾,拉拢一批排挤一批。

灰心丧气的团支书

团支书曾对我说过一番心里话。自担任团支书以来,他常为了团的工作耽误挣工分和家事,和团员们相处也很好,但四清开始后,他感觉自己像是四清对象,被工作队冷落,因而团员们也疏远他。他不明白为甚么。我理解他的感受,我也不明白为甚么,我只觉得团支书太实厚,不是会随风转舵的人。我对他说要信任组织,要经得起考验,那是那年代谁都能说几套的大道理。文革中我特地去看了他,他已没兴趣过问文革在村里的事。

走投无路的富农后代

大队里只有一户富农,剩下两姐妹。姐姐听天由命,按份守己在农村劳动。妹妹不甘命运安排,她离开村子去求学、去谋出路。最后她屈服了,不得不回到大队,向团组织靠拢,清理自己不安份的思想。

四清的积极分子──最穷的贫农和活跃的青年

那是全国最富饶的农村,但除了大队办公室有电灯外,农民家都点油灯。天一黑家家户户闭门不出,农民们大多数并不热衷四清运动,积极分子只是少数。贫农代表是全大队仅有的一间茅房的女主人,清算大队党支书夫妇时,她是干将,她是入党对象。其他年青的积极分子大多是划下中农、入党入团的对象。

四清是荒唐的

现在回过头来看,就知道当时在大队搞的四清是荒唐、不可理喻的。那时,学医、学工、学文的三所学校的学生、科研人员、公社干部共二十多人来清理一个大队。每个小队平均有两个以上工作队员,停工停学半年或更长时间来搞政治运动。只有一个独裁政权才能利用政府机制,才能如此劳师动众,为的是达到它实行恐怖统治的目的。它的斗争加欺骗的手段,在当年使人人被迫参与政治,而如今人人冷漠参与政治。

回顾历史,反思自己,是清醒的时候了。中国人不应再做它的顺民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来稿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