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姜维平:薄熙来的末日到了

2012-02-19 03:21 作者:姜维平 桌面版 正體 31
    小字

从近日重庆及国内媒体的几篇报道,我们可以看出中南海高层对薄熙来,王立军的查处已到了深水阶段,不是有没有证据的问题,也不是想不想动他的问题,而是在评估风险,选择时机,也就是说,胡温习李已经统一了思想,但还担心调动他的工作或者“双规”他,可能引起重庆的政局动荡和社会不稳,其实,不必担心,只要重庆放开新闻封锁,尽快让老百姓知道真相,特别是薄熙来及其家族贪腐和枉法的事实,就会像1976年粉碎“四人帮”一样,大快人心,万众欢腾。也许我过去的经历可以给人们一点警示。

2月15日,重庆召开了一次非常重要的会议,之所以我说它异乎寻常,是因为报道上相当低调,不仅国内官媒几乎没有见报,而且,它的主题是:全市政法暨平安重庆建设工作会议,但是,薄熙来和黄奇帆都没有参加,凤凰网的报道说,此次会议在市委小礼堂召开。我想,这表明入会人数做了一定的限制;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市综治委主任刘光磊在会上讲话,这表明在公安局局长易人之前,不是薄熙来嫡系的刘光磊站到了政法形势的前台,它表明薄熙来的时代已经结束,他的权力不是已经削弱,而是彻底地失去,之所以不让薄熙来,黄奇帆两人出现,是便于入会者畅所欲言,检讨以前他们运动式打黑“黑打”造成的对民主法制的严重破坏,难怪刘光磊说,今年,全市政法综治部门要进一步深化三项重点工作,切实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推进平安重庆建设,开展政法干警核心价值观教育实践活动,全面提高政法工作水平,为促进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维护社会和谐稳定作出新贡献。

我想,应当注意两点,一是他所说的创新,就是否定了以前那种“二次文革”,急风暴雨式“唱红打黑”的做法;二是维护社会稳定和谐,这表明他要用胡温“合谐社会”的观点取代“薄泽东”思想。这一举动已经清楚地表明,中南海对王立军和薄熙来的处理,不仅限于一次单纯孤立的叛逃事件,他引发了中共党内的一次路线斗争,即,是继续走邓小平改革开放之路,进一步自上而下,循序渐进政改,还是倒退到毛泽东时代,搞狂风暴雨式的阶级斗争,在这个关系到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问题上,中南海做出了正确的决策。

报道说,本次会议主要任务是贯彻落实全国政法工作会议、市委三届九次和十次全委会、全市经济工作会议以及市委常委会议精神,总结近年来的政法和平安建设工作,部署今年和今后一个时期的工作。刘光磊代表市委、市政府与区县、部门的代表签订了2012年度平安重庆建设暨社会管理综合治理责任书。可见,上面的决策已经下达,但是,还有点担心薄熙来的离去,会形成一段时间的权力真空,或者说,媒体长期以来虚假粉饰造成的薄熙来威信,引发地区性的动荡,所以,刘光磊在与重庆各级官员打招呼,甚至签定了责任状。

我已经注意到了,重庆公安局领导都没有参加会议,这可能是开会时,关海祥的任命还在走程序,而且,王立军领导下的公安局胡作非为,引起众怒,需要一个宽松的环境,听取大家的意见。为了稳定重庆,市委常委、警备区政委梁冬春,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郑洪,副市长刘学普,市政协副主席于学信,市高法院院长钱锋,市检察院检察长余敏,市武警总队总队长常建民等出席会议。这里前后两个人身份极为特殊敏感,一个是梁冬春,一是常建民,这清楚地表明重庆已是半军管,准戒严,为防止薄熙来狗急跳墙,制造动乱,梁东春不仅一步不离地跟随薄熙来去了云南,而且又坐镇这次会议,总之,军队和武警站到了重庆维稳的第一线,难怪此前,徐才厚去了广东,带领路海空三军司令高调支持胡锦涛,这是与周永康为首的警察队伍抗衡,而周的背后是死去活来的江泽民,也就是说,胡锦涛操控了军队,决定与薄熙来摊牌,但江,周,薄等人的残余势力正在垂死挣扎。

笔者认为,看一个的品行做事,要听其言,观其行,对任何政党和政治人物都应当这样,不论胡温以前做了什么事,在王立军和薄熙来误国乱法这一关键时刻,中南海高层的决策,是完全正确的,它是有利于中国的前进,我们应当肯定。薄熙来嘴上讲拥护邓小平,但他搞的“唱红打黑”全面否定了改革开放30年的辉煌成果,引发震惊世界的以李俊为代表的民企“跑路”潮,造成了无数个国家公敌,流失了数以万亿的资金,而这一切都是人民的血汗钱,薄熙来和王立军必须承担法律责任。

有人对重庆的形势充满忧虑,我看是杞人忧天。有报道说,薄熙来在那里有群众基础,还传言将有数百万人上街游行力挺他,并以2000年底大连的事件做注脚,我可以明确地告诉读者,2001年初,发生在大连后盐高速路口和市委门前万人送行的故事,是一个骗局,2000年12月4日,薄熙来把批评他的记者秘密关押在旅顺海军基地看守所,《大连日报》没有任何报道,薄熙来却操控媒体肉麻地吹捧自己,连篇累牍,他还私下通过死党车克民等人,组织了万人上街欢送薄熙来的场面,其中新金县杨树房镇的民企老板李某还支付工资,让数千名职工聚会,试问,难道这不是因为薄熙来当政时,给予她的企业以政策和资金支持吗?如果这次薄熙来一旦倒台,李大姐能站出来表态支持他,我倒觉得她是一个够朋友的人,但可惜错了!她不是这样的人!在以前长达二十多年的时间里,我与李大姐交往密切,曾给予她一些帮助,但我出狱后去找她,她连电话都不接,也拒绝见我,所以,她是一个很现实的商人,薄熙来倒台了,她同样不会雪中送炭。因此,什么重庆人上街啊,大连人拥护啊,统统是当地报纸编织谎言造成的假象,试问,如果把我的文章刊登在《重庆日报》上,人民还会拥护他吗?

另有北京消息人士说,高层有人力保薄熙来过关,笔者认为,这次谁保了他必将后悔。上个世纪的事我记忆犹新,大约在1987年,我在新华社大连支社工作,有一次,写了一篇“内参”去找副书记卞国胜审查,他告诉我,金州一个木匠举报薄熙来贪腐,他让人家制做了一个立柜,答应给250元钱,但完工后拒绝付账,卞副书记当时主管纪检监察,他说,这事已查证属实,当时这个金额也是不小的事,如果追究下来,就必得撤职离连,卞副书记说,算了吧,他太年轻,又家在北京,一个人在外地不容易啊,我当时建议他依法办事,但他最后打了圆场,1999年,卞已退休,薄熙来不再奉承他是“卞叔”,连理都不理他,卞非常后悔,倒不是个人恩怨,而是随着权力增长,他贪占了大连数以亿计的钱财,还制造了数以千计的冤假错案,这是多么深刻的教训啊!因此,每个对历史负责的人都不要放过他,这一次必须对他和王立军绳之以法。

2012年2月17日于多伦多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