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横河:台湾大选对大陆的冲击

2012-01-19 00:15 作者:横河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刚刚结束的台湾大选,显然对台湾和大陆都有相当大的冲击,所以我们今天来谈一下台湾大选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2012年是个选举年,如果把国家级的领导换届,但是不是选举都包括在内的话,那几个重要的大国都包括进去了,像法国、美国今年大选,中共十八大属于最高领导的换届,尽管它不是国家领导人的选举。开年第一个就是台湾的大选,结果已经出来了,马英九连任中华民国总统;蔡英文败选了,宣布辞去民进党党主席的职位。

关于这场选举,大陆跟台湾都是极其关注的,然而他们关注的重点是不一样的。对于大多数生活在台湾的人民来说,或者是生活在其它地区回到台湾去参加选举的人来说,他们非常关注的是谁能够胜出,谁能够当选总统。这个是很重要的,因为这本来是每一次的民主选举最重要的一个结果,就是把谁选上去。民主就是一个选票。在这一方面,在选前台湾、大陆都有一些分析,海外也有很多分析,相信在选举以后也会有很多分析,这个不是我们今天讨论的重点,因为我们毕竟不是在分析台湾大选把谁选上台。对于多数的大陆人来说,其实谁赢谁输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选举这件事情的本身。所以今天我们就来分析一下。

民主制度有自我完善的功能

首先我们讲一下,就是民主选举它有一种自我完善的功能。台湾是从1987年解严,戒严解除以后,就逐步走向多党政治和民主的道路。从立委选举到总统选举,到民进党上台的政党轮替,一直到这次马英九连任的大选,可以说这么多年经历了非常不寻常的发展过程。

作为大陆人来说,对于这次大选可能大家比较关注,但是对早先的那一些选举,很多细节是不了解的,也不太懂,因为毕竟跟我们隔了一大层。所以这些消息大部分都是从中文媒体上看到的,这些中文媒体无论是台湾背景的,还是中共背景的,这些媒体看到的都是类似的东西。像早期立委在开会的时候打架,后来又是贿选,然后是2004年选举时候的枪击案,总之给人的感觉是乱哄哄的一团糟。

现在看来,台湾媒体报导这些选举当中的丑闻或者乱象倒没有什么特别的,因为在西方国家,媒体主要起的作用就是对民选官员和社会现象进行监督批评,唱赞歌的几乎是没有的,都是在挑刺找碴。因为批评监督是媒体的天性,要不然它也不会在美国成为三权分立之外的第四权,媒体的监督权。

台湾媒体其实在解严以后,它担任的作用很大程度上就是类似的作用,它当然不会去报这种好消息,它要报的当然都是不好的消息。而中共的那些媒体则是有意识的去告诉民众,就是说民主选举一旦开始以后,有多么的可怕,有多么的混乱,是不能实行的,所以它也是有意的渲染台湾在民主过程当中的一些表面的乱象。

然而不管是台湾媒体的爆料和批评也好,还是中共媒体的夸张抹黑也好,都不影响台湾的民主越来越走向成熟,这个成熟不是哪一个人教育启蒙的结果。因为既然它已经走向了政党轮替,已经走向了民主选举,选上来的领导人就要对选民负责,因此它就不存在像中国大陆那样的一贯正确、从来不犯错误的最高机构,或者是最高领导人来教育人民,它不存在!不存在要某个机构来教育人民提高民主素质。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台湾经验让我们体会到这么一点,如果没有大的破坏性力量,不管是内在的还是外在的,这个民主社会它在发展的过程当中有自我完善的调节功能。

除了台湾以外,其实缅甸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前年当缅甸开始民主选举的时候,很少有人相信那是真的选举,因为缅甸已经有很多年军人统治了,在前年缅甸民主选举的时候,仍然带有很浓很浓的军人色彩,就包括当选总统他就是刚刚脱下军装的军人,是将军。

但是真正的民主选举一旦开始,它就有自己的机制来约束选上去的领导人,因为选上去的领导人他下一任还能不能继续当选,完全取决于他的政绩,完全取决于选民对他的评价。因此缅甸就开始变了,而且它的变化速度越来愈快,从解除媒体审查、解除网络管制,到释放政治犯,再到以人民的意愿停止中缅合建的密松水电站,再到放宽反对派政治领袖参加选举,一直到现在著名反对派领袖昂山素姬宣布将参加议会补选。

这一系列的过程再次证明民主一旦实施,它就有它的内在机制。如果有什么影响会干扰它的话,那是来自外力的强力干预,就是这种外力不是民主机制本身的问题,而是有东西来破坏民主机制。而这个东西可以是外来的武装,也可以是内在的武装,总之是一种强力的干预。没有这个强力的干预,民主机制会自己成熟起来。

素质论和民主陷阱论的破产

对于中国大陆的人来说,很感兴趣的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现在中共的喉舌媒体宣传影响比较大的“素质论”和所谓“民主陷阱”的问题。我们现在也来看看这些有什么影响。

台湾民主制度整个成长、成熟的过程是非常短的,相对于西方社会实行民主,像这种大革命来来去去的折腾,复辟、反复辟这么来来去去,所有的国家都经过比较长时间的折腾。而台湾民主时间很短,从87年解严开始到现在也就是20多年,而且它一旦开始以后就基本上没有走过什么回头路。

前几年华人圈当中有一种说法,就是关于“民主陷阱”之说。它的大概意思就是说实行民主的,尤其是像那一些后来向西方发达国家学习民主制度的第三世界国家或者是发展中国家,大多数现在还都处在贫困、战乱、政变当中,还在这些事情当中挣扎。它以这个来证明中国人不配享受民主,而应该对中共的独裁统治下的表面稳定感恩戴德。这是这个民主陷阱的主要观点。

我本人确实没有研究过全世界究竟有多少国家属于这种类型?而且这种国家是不是真正的实行了民主制度,也不知道这些国家的人民是不是真的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但是据我知道,现在真正像共产党宣传的时候,那些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人民,在世界各地是很少很少的,北朝鲜是一个。

讲到北朝鲜,我们就想到我们当时在过着和今天北朝鲜人民一样生活的时候,中国大陆的老百姓不是也是自己连饭都吃不饱的时候,还想去解放世界上2/3生活在水深活热当中的人民吗?这种说法本身就没有很大的说服力。我们知道在非洲,在很多被中共的媒体宣称是落后的贫穷得需要中国援助的国家,实际上他们的民主制度,他们人民享受的权利和他们的人均收入,都比中国大陆高得多。

但是有一点就是说,即使是有实行了民主的国家还处于贫穷、战乱、政变当中的,即使有的话,那也可以用台湾经验来证明,至少中国人在实行民主方面,不存在素质问题。不过我相信,其他国家在实行民主过程当中有素质问题,也是一个伪命题,不存在!你像台湾实行民主制度以来,就没有出现过任何大规模的社会动乱、政变、复辟等等情况,这原因何在?为什么会这样?

我觉得这是从历史上可以看到的,就中国她从清末的宪政改革以来,她走的一条路,实际上就是西方已经比较成熟的道路,而且它的整个宪政、规划,就是设想一个国家的构架,大的构架,没有多大区别。

辛亥革命,革命派和改良派的差别并不在将要建立政府的主要构架上面,而是在实行的手段上,就是用改良的手段,迫使清政府改,还是用革命的手段推翻清政府以后改,实际上是在这个手段上。中华民国建立以后,基本上是按照这个构架走的,这也就是为什么真正的辛亥革命实际上并不是一场类似于法国大革命,或者是中国历史上改朝换代,那种就是农民战争、大规模的战乱这个过程,而是一个相对比较和平的过程,包括清廷是退位的。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在北洋军阀统治时期,虽然统治者车轮般的更换,还有军阀之间的战争,而整个社会的政治思想、文化、经济却不受影响的得到一个大规模的发展。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就是当时的国民政府要面对的是中共的造反割据和日本的侵略,以及日本战败以后国民政府和中共之间的战争。由于这一切,使得中华民国不得不中止了建设国家,包括体制建设的进程。但是中华民国建国的理念和国家的基本结构并没有改变,这个是一个很好的基础,这就使得后来在1987年的解严和民主化有了一个坚实的基础。就说它整个现代社会的建成、现代民主框架的建成,实际上仍然是处于一个渐进的过程,是有一个长时间的发展的。

而反观大陆的话呢,1949年以后,它就彻底的中断了从清末开始的民主宪政的道路,而开始了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独裁暴政。所有中国人民当中有一点点民主素质、或者是民主诉求的,都被杀、被管、被关,一直延续到今天。所以说如果真的有素质问题的话,当然我个人是不认为有的,但是如果真的有的话,那么也是中共几十年的统治刻意造成的,而且这种造就非民主素质的因素到今天为止还在继续强力的增加。

在人群当中,其实对这个普世价值的追求是人的天性,只要当局者不全力以赴的去打压,不用这种屠杀的方式、用这种关监狱的方式去打压的话,那么这种追求普世价值的人在人群当中会自然形成,人口当中会有一定的比例,他就是要追求人类的最好的价值。中共统治62年,在现在的人口当中,绝大多数都是中共教育系统、奴化教育培养起来的,但是仍然不停的产生那些对信仰追求、对民主自由追求的人士。这是一个事实,因为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中共也用不着到今天还要花大力气去打压这些人士,也就是说中共的教育并没有能够阻止中国人民当中,对信仰和民主自由追求的这些人产生。

所以“素质论”本身也是个伪命题,就是说真正影响中国人素质的,使中国人素质变坏的是中共的一系列政策,和中共的整个思想体系。如果没有了中共,不管采用什么形式的政治体制都会比中共统治好,也绝不会有人民的素质问题存在了。

台湾中共谁怕谁

下面我们就看一下,大陆和台湾究竟谁在影响谁?台湾实行戒严38年,不管是学术界和后人如何评价,需要面对中共的颠覆和军事入侵,是它实行戒严的主要原因,这一点我想可能应该是没有什么大的争议,有争议的只是说有没有必要采取如此严厉的手段。对于大多数有直接军事威胁的敌人的国家,民主似乎是一个比较困难的选项,就说很多处于战争状态,或者是大敌当头的状态的时候,政府似乎要把民主中断一下,实行一些军事管制或者是战事状态。如果长期威胁的话,似乎民主就是比较难实现。从表面上和实际上,面对这些不容易对付的强敌,好像民主不是一个最好的选项。

以色列是一个比较特殊的例外,就是说它是处于长期战争状态下,而实行名符其实的民主政治,但是以色列它有两个特点使得这样做有可能,第一个是历史、种族和宗教的原因,它能够以超强的凝聚力生存,不管你实行什么制度;另外一个是它在民主制度下,又根据以色列的特殊情况实行某种程度的全民准军事化,使得它这个民主体制能够在四面为敌的情况下能够生存下来。

其它的,就是同一种族而分治的国家,都是那种属于自由阵营的政权那一方面,面临着来自共产主义政权另外一方面的战争威胁,比如说南越被北越入侵,最终南越失败了;南韩在1950年被北朝鲜入侵,至今仍然受到来自北朝鲜的战争威胁,这种情况无疑就会延缓这些地方的民主化进程,这是我的看法。所以这些地方的民主化进程,在很大程度上它需要强大的外来的军事力量保护,你像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的“马歇尔计划”(MarshallPlan),它有复兴欧洲和保护西柏林的作用;另外,联合国军阻止北朝鲜入侵;美军在南韩的驻军等等,都是这种类型的。

美国的《台湾关系法》它对后来台湾能够进行民主化,而且民主化顺利的发展,无疑也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保护作用。但是美国的军事保护是后发的,而来自共产主义的另一方的军事威胁是始动因素。如果没有来自对方的军事威胁的话,这些国家地区的民主化,我认为是可以更早发生的。

台湾和大陆的情况就要复杂得多,尤其是在台湾实行了民主,而大陆经济改革以后,双方面的交流越来越多的情况下,它就比其它的南北分治、东西分治的这种情况要复杂得多,这是有两方面因素去决定的,是双方因素的。在一方面就是台湾的商人他到大陆去投资,台湾的经济对大陆的依赖性越来越大,而大陆因为可以三通了,又有台商在大陆做生意,因此大陆对于台湾全面渗透和施加压力的手段,和实行都要增加的很多,它包括媒体、政界、学术界、经济界等等各方面,这方面袁红冰先生谈得比较多,很具体,我这里就不多说了。这是指来自大陆的威胁,这里不仅仅是军事威胁,更多的是非军事的。

但是在另外一方面,台湾的民主自由,以及台湾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保留,又对中国大陆起到了样板的作用,它可以引起中国大陆民众的思考,就是同文同种的中国人,为什么台湾能做到,大陆不允许做?尤其是在开放了大陆的旅游以后,很多大陆人到了台湾以后,他看到的每一件事情都是震撼。你像在政治上,比如这次看到的台湾大选,他亲眼目击效果和媒体上报告的是完全不一样的。我看网络上流传了一组照片,它就比较了台湾总统候选人拜票,和中国大陆民众向官员下跪这个巨大的差别。这么巨大的反差,它实际上来源就是很简单的,就是一张小小的选票。当领导人需要选票送他上台的时候,他就要毕恭毕敬的对待选民,而当领导人不需要选票的时候,老百姓就只有向官员下跪了,这是这组照片起的震撼作用,那么实际上也就是比较了选票的作用。

在信仰自由方面,当大陆游客到了台湾以后,可以看到到处见到法轮功的炼功点、真相资料点的时候,他马上就会切身体会到什么叫信仰自由,因为他和中国大陆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一比较,谁都会去仔细思考这差别在什么地方,怎么造成的,为什么会这样,人人都会思考的,不管你站在什么立场上,都避免不了这种思考。

当然还有对台湾人的人际关系,热心帮助人,温文儒雅,更多中国式的传统,和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大陆一比较,人与人之间要提防,不敢出手帮人,这个现实,大陆人也是非常感慨的。总之这种影响是双向性的,一边是蓄意的统战、渗透、控制想把对方吃掉。而另外一边却是不经意的,他的制度本身,他的自由本身,他的存在的本身,就是力量,就具有意义,他不需要去刻意的做什么。当然如果说台湾当局有更多的大中国意识,就说要把台湾的自由民主带到中国大陆去的话,他的效果可能会更大,但是即使他现在没有这样想的话,他本身的存在就具有他的意义。这是指这种双向的影响。至于这个影响的结果是怎么样,特别是台湾的样板对中国大陆的影响结果会如何?恐怕也不是中共什么统战政策或者想要吃掉台湾的政策,一厢情愿能够策划出来的。

台湾大选和其他国家的大选,选举他也一个区别,就是他有一个非常非常强的大陆因素,就是刚才我们讲的来自中共的威胁。民主选举一般的人他关心的是生活问题,都是和自己的生活或者是周围的人日常生活有关的事情,像就业、福利、交通等等都这方面事情,如果说要关心国际事务的话,那也是因为这些国际事务影响到了自己身边的事情。就像911以后美国进行的反恐,虽然他是一个政府政策,对于大多数民众来说的话,他确实感受到了威胁感到了不安全。就是说对于民众来说的话,实际上他也是一个保护自己不受恐怖份子威胁的这种自由,为了保护这种自由而进行的反恐战争。对于民众来说,所以他在911以后选举的时候,这个因素考虑的就是国际上恐怖份子因素的话,会成为选举的一个因素,这种国际事务他是由于影响自己的自由或者自己切身利益而形成的。

而今年大选,就是在共和党预选过程当中,我们可以看到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中国因素,很多共和党的竞选人都提出来了中国因素,那是因为美国普通人的工作机会大量的流失,还有就是所欠的债务,这个已经影响到美国人生活了,但是这些因素他仅仅是诸多因素之一,并不说一个占主导地位的一个最重要因素,对于绝大部份选举来说的话,国内因素自己生活因素是第一位的。

而台湾选举当中,他的中共威胁的因素确实是很大的,包括表面对中共的直接的武力威胁,还有利用台湾对大陆经济依赖程度的威胁等等,这些威胁是很现实的。就说如果没有了外在的威胁的话,我想台湾的选举就更完美了。

其实真正应该害怕的不是台湾而是中共,我们只要看一下中共喉舌媒体对台湾大选报道的限制,对台湾大选讨论的限制,就一目了然了。听说现在中宣部已经下了通知,对于台湾大选结果的报导,必须采用新华社的通稿,不能用各地自己的报导。台湾人民能够直接选举总统和立委,对中共的冲击要远远大于美国的选举,甚至要远远大于阿拉伯之春的影响,因为所有中共用来解释说中国人不能享有民主,不能享有自由,不能够有普世价值的这种说词,在台湾经验面前都打碎了。因为台湾是跟大陆是同文同种的中国人,如果台湾人能实行,大陆就能实行,没有任何理由说台湾人能实行大陆就不能实行。

中华民国在与中共的内战当中失利退守台湾,他能够生存下来,看上去是有一系列很偶然的因素决定的。比如说存在一个台湾海峡有台湾一个岛的存在,而且有一个风高浪急的海峡存在,使得当时的中共没有这么大的渡海能力的情况下没有办法一举打到台湾去;而到了内战快要结束的时候,就是台湾外岛作战一系列的中共失利;还有中共支持北朝鲜入侵南韩所导致的美国第七舰队巡防台湾海峡来保护台湾等等,这一系列看似偶然的因素决定了中华民国能够生存下来。首先要生存下来,然后才谈的到后来的发展民主自由,最后成为一个样板,就是真正的中国人所统治的民主的制度。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我们不能不说一个民主自由的台湾的存在,成为大陆民众追求民主自由的样板,确实是人力无法改变的天意。好,谢谢大家。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