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吃回扣”的绝好辩解

2011-11-18 12:39 作者:净水斋主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在当今,“回扣”是司空见惯的了,可以说行行业业都有人吃。就行业而言,其中流行最早的可能要数医务界。

上个世纪80年代初,我的一位从医的朋友,一天晚饭后兴冲冲地来我家聊天。坐下后,没顾上喝口茶,就喜不自禁地说:“今天拿了个红包,参加会议的一人一个。”“开什么会?”我莫名地问。“医院里开的,凡是有处方权的都参加。”“表彰会?”“不是!是院方根据药品推销员的要求开的,药品推销员要我们在开处方时开他推销的药。今后凡是开了这种药的,都可以拿到钱,开得越多拿钱越多。今天的红包也是药品推销员送的。”听了这位朋友的话,我几乎无法搭腔。那天的交谈是怎么结束的,我已经想不起来了。

此后不久,就听说了校医院从医药公司进药拿回扣的事。当时,市里医药公司的几个门市部,都找我们学校医院里的人推销药品。为了“利益均占”,就由几个相关人轮流到几个医药门市部进货,所得回扣,院内统一分配。

在我的印象里,自从“吃药品回扣”起,医生就开始富起来了,尤其是那些“专家”医生很快就暴富了。那时候,与富起来的医生具有同等学历、同等职称的教育工作者,难以望其项背,只能自愧不如。

许多年来,我好像对医生吃回扣的事一直不以为然,每每闻及相关事项,都不免腹诽。特别是上个世纪90年代耳闻我在题为《想起了两件医药旧事》所记的两件事之后,就更是耿耿于怀了。此类事象郁积在胸,始终未能排解,直到今天,我才幡然悔悟。

是什么让我悔悟的呢?是一篇题为《医生为何不可以体面地富裕》的短文。我是在2011年11月11日的《报刊文摘》上读到这篇短文的。

短文虽短,但信息量很大。它告知:“一个业内”人士说,“一个顶尖的骨科医生一年可以拿到几百万甚至上千万回扣。”“这或许是事实,但时常忽略了一个问题:医生的劳动价值究竟值多少?最好的医生拿千万元的年收入究竟是异常还是正常?为什么在合法的途径下,医生却拿不到匹配身价与付出的收入,只能选择铤而走险、甚至不择手段?”“有民间学者曾调查发现,中国医生收入上是世界上最差的。发达国家医生的收入是中国同行的40倍左右。香港的医生收入是内地的22倍,台湾是大陆的14倍。即使与印度、巴西、巴基斯坦等不发达国家相比,我们依然是远远落后的。”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原来我国医生的工资收入跟其“身价与付出”太不“匹配”啦!让他们“选择铤而走险、甚至不择手段”靠“吃回扣”来弥补,实在太不应该啦!这样一番比较,实实在在是对医生“吃回扣”的绝好辩解!

不过,我却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假如我们的“最好的医生拿千万元的年收入”不是“异常”而是“正常”,那我们的各级领导干部不是太亏了吗?那些暴露出来的腐败分子中,受贿最多的也不过几千万,只相当于“顶尖的骨科医生”几年吃的回扣,却要被处重刑甚至要吃枪子。

还有一个问题,好像也不该忽略。这个问题就是:年收入“是中国同行的40倍左右”的“发达国家医生的收入”究竟是多少?假如我国专家级医生的年工资收入以10万元计,其40倍就是400万。这样算来,“发达国家医生的收入”比起我国“一个顶尖的骨科医生一年可以拿到几百万甚至上千万回扣”来,就有点逊色了。我想告诉那些“发达国家医生”千万不要为此难过,因为我国“一年可以拿到几百万甚至上千万回扣”的是“一个顶尖的骨科医生”。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